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以年龄为生》
我以年龄为生

59紫身如极霆,穹槊豁挥来

妲道珊随即又加快了一些速度。

如果不是为了尽量配合我允晨三人,她早就带着小生穹赶到了。

我允晨三人一觉,自是全力赶追。

尽管自己此前早就有了觉察,但是在亲耳听到答案之时,我允晨内心还是十分震动的!

因为他都没法去服用神级天啄我心丹!

因为神级天啄我心丹即使是神龄境境者也不敢轻易去尝试服用,唯有境练了逆顶及以上术法的强者才能真正服用!

而小生穹则是脱开了她的手,朝最近一处颇为茂盛的藻镜镞囊藤缓缓走了去。

妲道珊不敢疏忽大意,默默跟上,随时保护。

我允晨三人心中虽皆有些许困惑,但也没有出声,紧紧而随。

在小生穹越来越接近藤丛之时,异象渐生!

只见——

藤上本是如囊包裹的花朵,竟是慢慢绽开瓣来,朵心如镞的种更是没有骤射攻击众人,仿佛在迎接谁人的出现!

空气中,花香也越来越浓,分外醉人。

轻风吹,越来越多的藻镜镞囊藤绽开了花瓣,露出了镞种,释放花香!

仿佛,花香就是这藤与藤交流的讯号!

我允晨和拾颉樱两人率先惊住了,因为两人从未见到过藻镜镞囊藤会展现如此近人的一面!

以往,不论是对谁,哪怕是我魔一族,藻镜镞囊藤都是充满了惕意,甚至就是敌意的!

濛巴乌诧异之时,也注意到了两人的神态,心中不禁生出更多困惑,他俩怎的如此吃惊?难道眼前这种现象极其特殊不成?

唉,果然,不论是到哪里,生穹他都是如此特殊!

天地给他的待遇,真是谁也无法比拟!

也许,他已不仅仅是我魔一族的天命,而是这个整个魔界乃至九界的天命!

——妲道珊心底如此感慨着。

“藤藤,我要水中的雷雷和风风,你们去给我拿来。”小生穹对着脚边藤蔓喃喃而语。

话落,所有绽开花朵的藻镜镞囊藤纷纷射出镞种,入水!

顿时,本是一点波澜没有的泊面,漩涡遍起!

这一幕,让我允晨三人完全是看得目瞪口呆。

唯有妲道珊尚能保持丝丝镇定,莞尔一笑,紫纱之下红晕满面!

很快,所有漩涡之中便浮出闪烁霆光的界素圆珠和蕴含风流的界素圆珠来。

轻而易举!

不费吹灰之力!

对他人万难谋取的藻镜镞囊泊界素之密,于小生穹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拾颉樱真的是被震得回不了神,她苦苦不得的宝贝,竟是……如此简单获取!

和濛巴乌一样,一个念头随即就从她脑海生来:

难道这位我魔一族的天命至子,他就是藻镜镞囊泊真正的主人吗?

至于我允晨,此时此刻他已然回想了不久前我真依和他说过的一句话——允晨,藻镜镞囊泊和血漆魔牛谷一样,将会有它真正的主人了!

缓缓地,小生穹转身看向妲道珊,语:“九嬷嬷,好了,你让联联她来吸收吧!”

妲道珊听而却是一接:“生穹,是你帮联联的,你直接和她说,别让嬷嬷再来多嘴,好吗?”

尽管心中明白小家伙这么说,就是让自己来施恩,但是她却真的不想接受,因为她不想和他分得这么清!

他是她的小亲人啊!

何分彼此呢?

小生穹安静了一下,才朝有所回神但却真的无以言表的拾颉樱说来:“字联联,这些密密都是你的,你快吸收。”

多了一个“字”,犹似多了一份属于小家伙的郑重。

拾颉樱深深呼吸了一下,低头抚心,恭敬应语:“至子殿下,大恩不言谢!拾颉樱他日来报!”

说完,她没有多迟疑,赶紧一运自身境力,用心吸收众多漂浮在空中的界雷之密和界风之密!

而这种吸收,又似乎根本不需要顾忌是否与她自己的躯身相融!

也许这就是拾颉樱自身的底蕴吧!

也许这就是生穹特殊的提取!

也就在众人屏息以待的这个时候,那本在囊泊另外一处采取花瓣和镞种的宿柔铤和虞胭柔,便循着盛开的奇异花象来到了众人所在位置的附近,暗然惊观起来。

虞胭柔忍不住心忖,如此众多的界雷之密和界风之密是哪来的呢?还有,这五人又都是什么人呢?这种盛开花象又是他们中谁弄出来的呢?

宿柔铤心中虽然同样惊疑不定,但很快他便将目光锁定在了小生穹身上!

因为他看到了小生穹的两对漩涡眉头,这就让他想到了他叛离不拘社时所遇到的永七!

对于永七还有凡女态劫馨,他宿柔铤是十分恼火的,因为他那时的探识夺谱计划差点因为两人泡汤!

此番,又遇到如此奇异眉头特征的人,他立刻就动了劫人探识之心!

他觉得也许可以通过小生穹来查清永七的真实来历!而眼前这几个制造如此不凡花象的年轻人虽然看上去身份颇为特殊,但都不过只是圣龄境而已,这对他一个堂堂神龄境四季来说,完全算是毫无阻碍!

一念思定,他即以密语对虞胭柔说来:“虞小姐,你先入我界环待着吧!”

虞胭柔听而皱眉接问:“你要干什么?”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宿柔铤并不打算立刻说明。

虞胭柔闭上了双眼,身影一化流氤,进入了宿柔铤腕上界环之中。

下一瞬,宿柔铤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小生穹!

在这刹那骤变里,却是我允晨率先回击!

永曦轨术!

七条实色全圆形曦光轨迹自我允晨身上弹斥出,直迎宿柔铤的神龄擒手!

似乎他我允晨早就察觉了宿柔铤的存在。

在宿柔铤微微吃惊的又一瞬,巴乌律起——

羽、丝、珠及相互融合状的血色巴乌音符,尽数配合七轨攻向来敌!

宿柔铤惊色陡变深,先机似已失。

轰隆隆!

轰隆隆!

四野激荡,战光不绝!

两个魔界雄子初对堂堂不拘社叛离经首竟好像丝毫不落下风!

一边,满脸愠怒的妲道珊已牢牢抱住小生穹,同时又释出自身的四?图力为尚在吸收关头的拾颉樱隔绝这激烈战波!

而小生穹则是静静地望着战况。

很快,宿柔铤终于缓过神来,他已是恼羞成怒!

他真是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两个小小圣龄境四季竟是能够让他如此措手不及!

两人的配合无间,差点就让他狼狈而坠!

尹噬!

坤噬!

吉噬!

三大神龄噬波戾然而爆!

霎时,整个藻镜镞囊泊都受到了震动,一些隐藏的界阵被部分激现而出!

而两个本已占据些许优势的魔界雄子则是被一击震退,噗血踉跄!

不过,两人神色并未有丝毫畏惧,只是有了一些凝重!

得胜的宿柔铤快速瞥了两人一眼,他此时虽然依旧恼怒,但却深知事情绝不能久拖,他必须速战速决!

于是,他猛然释放全部境为,直取被妲道珊牢牢抱守的小生穹!

我允晨和濛巴乌见状自是豁命来挡!

与此同时,赫见墨染樱花七联同现,与两人一齐击挡宿柔铤强大袭势!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天摇地动,巨响如潮!

三个圣龄境一同出手虽是默契十足,但无奈宿柔铤终究是一个实打实的神龄境四季,而且他心中已动了燥火,所施展的噬波已属他之全态!

砰!

砰!

砰!

我允晨、濛巴乌、拾颉樱三人应声倒飞,噗血难立!

不过,宿柔铤身上的衣物也被三人破裂了,些许伤痕留在了他的躯身之上,让他感到了一阵不小的疼痛。

可以说,此时此刻,他宿柔铤的内心也已经有了悸意!他已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认为自己今天可能太鲁莽了!

因为眼前三个圣龄境在魔界的身份绝对是非同凡响!

还有,这个牢牢护住小家伙的女子,她的神态竟是如此威赫,仿佛就是……魔界帝胄出身!

就在他心中如此惊疑不定之际,妲道珊已将小生穹收入了她腕上界环之中,然后雪白之光绽现——

三生定穹槊已掌她之皓手!

她妲道珊怒了!

真的怒不可遏!

既是因为受伤的我允晨三人,也是因为对方竟敢来针对她的小生穹!

而槊现瞬间,宿柔铤双目剧缩。

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得赶紧离开,不然,今天他很可能得交代在这儿!

觉起,心惧,他立刻折身欲遁!

然而,已拥有滓啄身速的妲道珊岂能让他逃离?

只见紫身如极霆,穹槊豁挥来——

整个藻镜镞囊泊,整个魔仙城,乃至整个魔界都仿佛受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定格!

时间停止。

万物尽寂。

唯有至奥槊光直穿遁人身躯!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

而眼前这个境为尚只是圣龄境三季的女人,却是能够服用,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身上的非凡血统吗?

牵着小生穹御空而行的妲道珊随后又一简单解释:“生穹他非常特殊,天生拥有着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往后,你们肯定会慢慢清楚的。”

听着这话,我允晨三人皆是陷入了沉思。

在我允晨如此思忖之时,濛巴乌和拾颉樱两人也是在震撼中若有所思,时不时暗凝小生穹。

59紫身如极霆,穹槊豁挥来

不,绝不只这么简单!

固然她有着道魔、初仙、妲氏象族的三重血脉,固然她额头上有着一种霸纪问穹属性的力量,固然她有着令至上完全卜测不了的命格,但是我族的天啄我心丹却是源于始祖!

一个非是我魔一族的圣龄境三季,是绝对没法来服用我族神级天啄我心丹的!

“殿下,你……是如何服用的?”我允晨继续追问来。

妲道珊没作隐瞒:“是生穹帮的忙。”

我允晨、濛巴乌、拾颉樱三人再次震动不已。

始祖虽未入列霸纪问穹榜,虽未流传于当今九界,虽未显见众多纪史之书中,但是他却可以说是漫漫甲子轮回里的界学第一人!

由他所创造的天啄我心丹,自是有不可言喻的无上禁意存在!

很快,五人终于来到了藻镜镞囊泊的一处岸边!

一至,妲道珊内心便有所震动,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个藻镜镞囊泊上隐藏着不少强大界阵!

除非……有我族之人帮她服用!

这个人……应该就是至上,又或者——是我族这位横空出世的天命至子!

始祖的强大,即便是一些霸纪问穹者,也难以相提并论!

我以年龄为生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