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征域证道》
征域证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战

“那如何解释他仅靠一个试炼便直接做到了第一的位置上?要知道就算是阴阳剑宫的那两姐弟也才只到了第九十七、九十八!”此时暗阁的影也开口说话。

“说道纳兰那两姐弟,他们人呢?”印莺莺一边说一边向着四周扫视,寻找纳兰两姐弟。

“在那!他们去找牧辰羽和灵儿了!”纪彤儿开口说道。

东北方向的一个百平小擂台,此时只见一人正在和商盟的印莺莺在比试,而与印莺莺比试的那人在看到牧辰羽后,动作一顿,直接被印莺莺击倒。

“战斗中最为忌讳分心,与我战斗本就毫无还手之力,此时居然还敢看别处!”印莺莺此时脸色有些不悦的看向倒在地上的对手,战斗中分心印莺莺认为此人是在侮辱她。

“我认输!”只见那人站起身来直接认输,兴致冲冲的跑下擂台准备去吃瓜看戏。

“纳兰师姐、纳兰师兄!”纪灵儿见到两人走近,也打了声招呼。

“早?过会儿该吃中午饭了,我还以为你要爽约呢!”纳兰雅雪难得说话的语气中除了冰冷还带有一丝不满的情绪。

“你们……该不会……”此时纳兰雅云直勾勾的看着牧辰羽和纪灵儿两人手牵着手。

“如你所见!”牧辰羽举起牵着灵儿的手在纳兰雅云的面前晃了晃。

“这样啊!那可惜了!”纳兰雅云摇了摇头,然后便收起了失望的眼神。

“别说有的没的了!上擂台吧!”纳兰雅雪满是战意的看向牧辰羽。

“行吧!灵儿师姐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牧辰羽点点头,然后看向纪灵儿轻声的说道。

“嗯!小心些!”纪灵儿点点头。

随后纳兰雅雪直接一跃,轻身如飞般的便上了擂台,而牧辰羽也紧随其后,再次上了这个千平的大擂台上。

众人见牧辰羽上了擂台顿时一阵骚动,他们就是在等这一刻。

“准备好了吗?”两人准备就绪后纳兰雅雪直接气势一改,咄咄逼人的气势扑面朝着牧辰羽而去。

“嗯?就纳兰师姐一人吗?纳兰师兄不上来吗?”牧辰羽在面对纳兰雅雪的气势逼迫下,面不改色的问道。

“我一人便可越级挑战元婴境后期修士,若是我姐弟二人联手就连生死境的修士亦可一战,我知道你也很强,就先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纳兰雅雪说道。

“既然是纳兰师姐的意思,那来吧。”牧辰羽不以为意,说着便动了起来。

看到牧辰羽施展了步法靠近自己,纳兰雅雪也不硬接,也施展出步法来躲避并说道:“踏空步!昨日我有在此观战,知道你掌法、指法和拳法的厉害,也自认为自己的掌法略逊你一筹,所以比试武技我不会与你正面战斗!”

牧辰羽看到纳兰雅雪的步法有些吃惊,没想到纳兰雅雪的步法居然能做到在空中短暂的滞留两步,本就能一跃极高极远的身手再加上纳兰雅雪那轻飘的身形,动用步法后仿佛月宫的嫦娥仙子缓缓踏空而来一般,引得擂台小无数人惊呼和着迷。

“纳兰师姐好神奇的步法!”牧辰羽惊讶的纳兰雅雪。

“过奖了,这步伐算得上我剑宫的一门镇教之法。”纳兰雅雪语气依旧是冰冰冷冷。

“我手中的这把剑名叫‘霜月’,是阴阳剑宫两把仙器中的其中一把,而与之同出一脉的还有我弟弟手中的另一把名叫‘艳阳’的仙剑,仙器的威力高出灵器不知多少,接下来你可要小心了!”只见纳兰雅雪缓缓的拔出了自己手中的剑,霜月剑通体皎洁如月,清朗中又略带朦胧,霜月剑更是散发着寒光,剑意逼人,放佛剑体自我有灵一般,桀骜的示意众人不要近身。

“好剑!那就让我看看纳兰师姐的剑法是不是配得上这柄仙剑!”牧辰羽此时被寒意逼人的霜月剑也激起了斗志,整个人不再藏拙,势气全开的压向纳兰雅雪。

“灵心剑法第一式,斗杀!”

“阴阳剑法第一式,寒月无声!”

牧辰羽和纳兰雅雪顿时缠斗在一起,两人的战斗完全超出了众人的理解范围,一个先灵境中期和一个金丹境后期修士的比试威力已经远超了元婴境!甚至两人的战斗连原本守护擂台的几十道防御阵法都给激活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这是什么级别的战斗?”此时众人看着擂台上的两人,六神无主的喃喃道。

“先灵境和金丹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实力?究竟是他们变态还是我们菜?”

“肯定是他们这些怪物有问题!怎么可能会是我们菜呢?我们才是规规矩矩的修为,实实在在的实力,不向他们!一群修为和实力不划等号的变态疯子!”

“俺也这么觉得。”

就连此时印莺莺、纪彤儿、炎斗等人也有些傻眼,看着场上剑法对拼已经快到出现残影的两人,他们真的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

“那是阴阳剑宫的小丫头吧?多年不见实力又强了不少!”此时昨日的三个筑仙境老者再次出现,只是这次还多出了一位。

“当年她爹带着她和另外一个小子来找我,非要让我教导他的儿女,拗不过她老爹的请求只好将她们姐弟两人留在身边教导了数个月,不过不得不说她们两姐弟确实是为剑而生!”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童颜鹤发穿着一身灰色麻衣的老者捋着胡须说道。

“可看样子这丫头终究敌不过这个小子,这小子到现在了还在藏拙!”另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看着擂台上的两人说道。

“丫头确实要败了,比剑法尚且能挣上一二,但比试终究不是只比剑法,而是要看能不能把所学本事全部融会贯通。”

“纳兰师姐,我不想比了。”此时擂台上的牧辰羽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纳兰雅雪愣了一下。

“仙器不愧是仙器,终究是灵器所不能比的,我的轻语剑在与师姐的霜月剑对拼时即使有我灵力保护也终是留下了两三道伤痕,现在我趁手的兵器就这么一把,可不能让他毁在这里,还是速战速决吧!。”牧辰羽有些心疼的看着轻语剑身上数道的伤痕,其中更是有一道伤在了剑刃上。

“抱歉……”纳兰雅雪有些过意不去,自己使用仙器确实有些欺负人了,但不使用仙器根本无法和牧辰羽战斗到现在。

“师姐不用道歉,比剑就到这里吧!接下来就是比试了!”牧辰羽说完便再次出手了。

“白虎伏妖啸!”

看到牧辰羽的动作,纳兰雅雪脸色微变,迅速与牧辰羽拉开最大距离,更是直接果断了的封了自己的耳识。

“吼!”一声虎啸音波震耳欲聋的朝着纳兰雅雪袭去,但因为纳兰雅雪的正确判断,功法造成的效果有些微乎其微。

“风影遮神步!”牧辰羽不给纳兰雅雪反应的机会,在音功发出后果断的使用步法直接突进到纳兰雅雪脸前,抬手便是一掌。

“游身掌!”

“踏空步!”

牧辰羽本是朝着纳兰雅雪小腹丹田位置而去的一掌,被纳兰雅雪躲开,但这一掌却没落空,反而在纳兰雅雪跳起时打在了她的右大腿上。

扑通!

纳兰雅雪因为右腿的异样导致落地时直接栽倒在地,牧辰羽不给纳兰雅雪爬起来的机会,轻语剑直接搭在了纳兰雅雪的脖子上,一切皆在瞬间完成。

“纳兰师姐你输了!”牧辰羽笑着说道。

纳兰雅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腿又看了看牧辰羽,然后开口说道:“我认输!”

而此时其他擂台也都是相似情况,劣势一方直接果断认输,然后下擂台去围观牧辰羽,看看牧辰羽今日来演武台又要干什么。

“什么情况?”印莺莺被众人的反应给弄蒙了,迷惑的看着周围,此时所有人都盯着牧辰羽和纪灵儿两人却不知这是何意。

“若是能动用阵法……不!若是动用杀手锏的话倒是可以做到,但若真如刚才那人所说,牧辰羽云淡风轻、不屑一顾的就秒杀了所有人……我想我是做不到!”天阵门的凌天皱着眉说道。

“哼!还用说?那人当然是夸大其词!他一个小小的先灵境中期修士怎么可能做的到?”丹柏林不屑一顾的说道。

一顿天花乱坠的讲述后,那人便意犹未尽的离开了,而印莺莺、纪彤儿等人都抬头看了一眼破仙榜,此时众人才发现原来破仙榜第一,十万多战力数值的牧辰羽,此时战力已经接近了十五万!随后众人皆是脸色震惊的看向牧辰羽。

牧辰羽踏入演武台,此时便吸引来了绝大多数的注意,就连此时在场上比试的人也纷纷停手看向牧辰羽。

“疯女,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都跑去围观你妹妹了?”印莺莺下了擂台走到纪彤儿的身问道。

“我怎么知道?”纪彤儿此时也有些蒙,昨日纪灵儿只告诉了她牧辰羽比试中受伤,然后她这个傻妹妹便当众扒着牧辰羽的衣服去看了他的身体,因此引得第五阶学院基本所有人都知道了两人的关系,至于昨日牧辰羽的辉煌事迹则被纪灵儿避开没有提,所以就连此时的纪彤儿也不知道众人在围观什么。

“我……”纪彤儿瞪着双眼却无话反驳。

“你们谁可以?”印莺莺此时开口问了一句。

“若是……若是说前期那些还好说,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我自负也能与他们耗上两三个时辰,但被消耗两个时辰还能同时面对排名第十一到第三十名的二十人……我做不到”炎溶窟的炎斗说道。

“我也是……”隐门的公孙陌也勉强的点点头。

“哎呀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们有空缠着我这个一问三不知的人浪费时间,还不如去抓一个凑热闹的人过来问一下来的省事!”纪彤儿被几人围在一起询问事由有些无语。

“你这个当姐姐的对妹妹的事一问三不知还说的理直气壮!”印莺莺直接白了纪彤儿一眼。

此时牧辰羽和纪灵儿两人手牵着手站在原地看着向他们走来的纳兰姐弟,纳兰雅雪和纳兰雅云两人在看到牧辰羽来了演武台后两人就快速的结束了战斗并向着牧辰羽走来。

“纳兰师姐、纳兰师兄早啊!”牧辰羽心情畅快的向着两人打了声招呼。

“这位同学,问一下你们这是在凑什么热闹?”印莺莺嘲讽了纪彤儿一顿后便拽过一名经过的学员,然后询问事由。

“是你们啊!你们几人昨日不在演武台可能不知道,昨日啊……”那人见拦住他的竟然是十门的核心天才们,好巧不巧除了阴阳剑宫的两名亲传弟子不在,此时余下的另外九个门派弟子全部聚在了一起,见到这阵容他更是鼓足了劲的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把昨日的牧辰羽神化,为得就是希望能激起几人的好胜心,然后去挑战牧辰羽。

这时其他十大门派的几人也都聚集到了纪彤儿的身边询问她原因。

征域证道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