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道诏苍穹》
道诏苍穹

8 未知生灵

那狗只是汪了一声。

韦不是邪笑了一下,一个纵身下跃,轻足点在大石之上,蹿了出去,一道黑影侵入了暗夜里,消失不见了,那狗紧跟其后。

深山野林中。

月盈有余,一人一狗穿梭在浓密的森林里,日夜有度,饿了吃食山果野味,困了栖树而息。

瘦弱的黄狗已不是之前的狗,硬要说出其中的不同之处,那就变得实壮和圆润了,由之前的土黄狗变成了如今的大金毛。

经过一个月的摸索,自从上次打坐被“电”之后,便知晓了自己已经开启了修炼的门道。对此他兴奋无比,入梦之余仍是笑不合嘴。打那以后更是日夜勤加修炼,沉稳循进。

周围的一切崩坏不堪,就像到处洒落垃圾的垃圾场,面目全非,烟雾遍布全场,迷乱茫茫,如若晨间大雾,以及地面数不及的大小深坑,哪是一个惨字得了。

不停的嘶吼声,及口角边的不停滴落的涎液,无不凶猛震慑人心。

一头形似牛状,虽无犄角,獠牙却似角,顶在前方,锋利如刃,尾若灵蛇,时不时的在摔打,足似虎抓,刚猛无常。

一头形似飞鹰,实不是鹰,满身鳞片,乍乍作起,展翅如蝠,首如龟脑,抓似鹰足,三尾齐发,如箭矢般凌厉无比。

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里,他没见过这样的生灵,不对,应该说是怪物也不过分,因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无处不在冲击他的认知,这已经不是常识的问题了,或许就是《山海经》里的生灵跑到这个世界来玩耍的。

如此震撼的场面,他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只能大气不敢喘的躲在暗处偷偷的观望。

酣斗多时,飞翅生灵凌起兽首,顿时一条火龙扫向地面的獠牙生灵,獠牙生灵也是不急,盾起一道防护界,挡住了凶猛的火龙,

“砰”

两强相撞,巨声震响山林,能量散发的涟漪随即扩散开来,两头生灵各自被震退开来。

与此同时,獠牙生灵借被震开的力道,四足紧紧吃地,蓄力向前奋起庞大的身躯,趁其不备,抬起巨抓拍向飞翅生灵,其见势不妙,却已然躲闪不及,实实的吃了一抓子。

本以为飞翅生灵会就此殒命,谁知它也不是省油的家伙,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拼个两败俱伤吧。随即三尾如刃,聚力划向敌方的脖子。

由于触不及防,飞翅生灵在巨大的力道面前,倒飞出去,就像一个断了线的纸燕,庞大的身躯撞向地面。

“砰”

又是一声巨响,尘雾乍然,不时,飞翅生灵勉强的震起双翅,长鸣一声败走了,鸣声中参杂了不甘。

面对败落而逃的飞翅生灵,獠牙生灵仰天长吼不止,待飞翅生灵消失了身影,才停止了吼叫。纵是这般,此时獠牙生灵情况也不容乐观,颈部鲜血如泉,喷涌不歇。力乏体竭之际,巨大的身体轰然倒下,一动不动,同时发出一响巨响,泛起阵阵尘埃。

作为吃瓜群众已久的韦不是,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抵不住好奇心的他,想去看看,但是又怕獠牙生灵死而不僵,临死之余一口把自己吞了。

毕竟刚才的激斗还在他脑海里历历在目,小心为好,不曾想那毁天灭地的实力,自己的弱小简直不堪一击。

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他还是经不住好奇,看了看身旁的狗,像是在征求狗的意见,说道:“敢不敢……

那狗向他吠叫了几声,像是在说:“谁怕谁啊……”

韦不是会眼一笑,说道:“走……”

说走就走,立马遁起脚步,带狗掠向了獠牙生灵所在的地方。

俗话说的好富贵险中求,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因为他依稀记得其他小说都是这样的桥段。

上次的不经意的情况下打出了气,却极为不稳定,时有时无,要不得心法和要令,除了打坐之外别无他法,致使自己曾一度的想要放弃。

颓茫之际,他想起了传统小说里的修仙方法,先是炼精,再有化气。这所谓的炼精其实便是内丹术建基气功的第一初级阶段。所谓精气神,实以元精为基要,须元精与元气相结合,转化为一种流清无质的结合的精炁之物,至此方能随河车运转,始成丹胎。

慌乱,一切都在慌乱之中,疑惑,一切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寂静美幻的夜,此刻再也不存在了。兽潮过处,狼狈不堪,树倒地陷,若不是树木够大,怕是一人一狗也不得幸免了。

好不容易等到兽潮殆尽,内心疑惑不解,又抵不住好奇心的韦不是打破了人狗之间的气氛,说道:“要不……去看看……”

由此阵势,韦不是毛发乍起,冷汗遍及全身,时不敢敢怠慢,紧咬住不知是什么野兽的大腿肉,一个箭步跳到了一颗参天大树上,才堪堪的松了一口气。

(感谢唯懿峰白猫,书友5973,纯金se,无巧言,纭散,一踏糊涂,米米拉拉等人投来的推荐票,谢谢)

修炼一途,便是要天人合一,致虚极,守静笃,冥首恒,纳天地,随自然,返成循环,生生不息。

对于他来说,后面那些胎啊元神啊之类的太过遥远,现阶段只要巩固和稳定基础最为重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好高骛远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贪功冒进,便会得不偿失。

巨声响破天地,火光爆起,照亮了整个夜空,阵阵巨声传来,地面就像海潮般沉浮,人狗都站不稳。

本来正啃食骨头的狗更是夸张,唯恐不及,吓得丢下骨头,足下三而作一,蹿到了韦不是所在的大树来。

或许是太过心慌,爪子抓力不稳,险险就要掉下去,韦不是眼及手到,猛的拽住狗头,硬生生的把狗拽了上来,上来之后龇牙咧嘴,汪吠了几声,但在他的眼里,却是另一番风趣,像是在说:“你姥姥的,这是要拧断我的狗头啊……”

韦不是也不势弱,说道:“哟,还有脾气了……”

星夜当照,堆火如炬,袭破了这夜空的美。一人一狗围坐火堆旁,吃肉啃骨,大快朵颐,咂巴砸巴声响的侵扰了寂静的夜。

“轰隆……”

只见两头犹若小山般的生灵巨兽扭打在一起,低吟斗狠,实是不相上下。

两头生灵不知是何物种,体形真心的巨大,远远的看去,犹如在眼前般。

一个月的丛林生活,即使风吹草动都使得他警觉异常,下意识摸起了自己的武器,沉住心气,目窥四野,耳窃八方。

霎时间,阵阵强风袭来,树林哗哗作响,但是更多的脚步声踏面而来,由远及近,借着火光,眼及之处,只见三五作群的野兽纷纷逃离,极力的远离那传来巨响的地方,嗷叫恐慌,慌不择路,就像是败兵之军一般。

虽然之前他能在慌乱之下打出气来,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未达到那种境界,这其中虽然只是一步之隔,但是想要到达谈何容易。

道诏苍穹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