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魑魂之华夏守护》
魑魂之华夏守护

第五章特殊身份的女野人

电光火石间,姬云三人冲到大车阵前,然后三人调转马头继续冲刺,待他们回到骑兵阵前时候,身后的六个野人才齐刷刷的倒地身亡。

失去了马匹的野人,面对这样装备精良的守护者骑兵,他们再矫健的身手都不堪一击。

姬云身后的骑兵方阵发出轰然的叫好声,这样的战斗,与其说是一场战斗,不如说是一场屠杀表演,因为姬云在到达骑兵方阵时候,还刻意向山顶高台上的父亲举枪示意卖弄了一下。

急促的鼓声响起来了,弓弩兵快速的跑到三圈空隙中间,前方黑压压的马队越来越近,但这一次,他们人数虽然很多,但被死人死马迟滞了速度,趁此机会,守护者箭如雨下,六轮箭羽过后,前方已经堆叠了一丈来高的死人堆。

剩下上千悍不畏死的野人冲破了箭阵,眼看着野人马队越来越近,姬原一声令下,弓兵如潮水般退到大车后面,只留下弩兵做最后几波狙杀。

这是改进的秦弩,可以连发五次,射程达到一百来丈,弩兵射完五连发后快速的退入车阵之后,方盾后面的步兵立马抽刀举枪看着越来越近的马队和马上呼喝的强壮野人,这是最危险的时刻,这些野人的弹跳力和爆发力让步兵心有余悸,因为只要他们跳入圈内,那肯定会有死伤,论单打独斗,守护者不是野人的对手,即使守护者身上有精良的皮甲防护,手上有锋利的刀剑都不是野人的对手。

姬云想抽回铁剑再刺,但那野人已经顺着刺穿身体的剑刃滑落下来,他下意识的握左拳朝野人打去,拳头重重的打在野人的前胸,但他的手臂也被临死前野人利爪抓伤。

姬云朝着地上汩汩流血的野人吐了口不屑的口水,然后抬起左手看着那皮开肉绽钻心疼痛的手臂,猛然间的,他只感觉头昏目眩,然后就失去了意识一头栽落马下。

“安吉丝,安吉丝····”紧张关头,吊在旗杆上的鬼方女人大声嘶吼起来。

冲到盾圈前的骑士眼睛不自觉的向小山顶发声处看去,一部野人在战马竖立前一刻弹跳了起来,一部野人则拉着缰绳朝盾阵两边飞快的转向,这些转向的野人一齐扭转头,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疯狂嘶吼的鬼方女人。

姬云不屑的看着冲上来的十几个蓬头垢面的野人,姬云是个很帅气的男人,他有着鬼方人特有的高大身材和白皮肤络腮胡须,他骑着一匹全身披着皮甲的高头大马,这样的皮甲对中原铁骑不堪一击,但对于使用石斧石箭的野人已经足够精良了,再说,这样的护甲重量轻,机动性好。

姬云横直长枪,双脚一夹,他身下的战马扬蹄而动,他的身后,是同样护甲的两个亲兵护住左右,三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朝野人冲了过去。

面对野人的是姬原的第四子姬云,他是骑兵百人长,姬原十子,长子次子和三子已经阵亡几年了,剩下的七个儿子,最小的姬冰今年才十八岁,在方城做守门令,其余五子同大多数姬氏子孙一样散落在五百方城做寂寂无名的守护者,姬云今年二十二岁,从伍六年,一直勇不可当,所以一年前就因战功升为骑兵百人长。

第5章

姬原手扶剑柄回头看了眼吊在旗杆上嘶吼‘安吉丝’的女人,然后看着几十匹远去的野人马队,这鬼方女人,难道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姬原顾不得多想,因为跳入盾圈内的几百野人此时已经和步兵绞杀在一起,很多步兵已经出现了死伤。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得到游击总兵姬原的提醒,前锋营千人长山甲立马会意,他连忙调整战术,命令步兵留出丈许上山通道,然后沿路截杀,渐次狙击通道内的野人。

北周没有太子,更没有世子,连公子也没有,事实上,周天子对姬氏子孙特别的绝情,姬氏子孙三百年来,开枝散叶的不下于万人,但有记载的子孙,目前五百方城能做到城主的只有五十一人,像姬原这样能够兼任二百一十号方城城主和游击总兵的历史少有,剩下的不要说想轻易的升到千人长,即使百人长都需要周天子亲自审批其功绩。

所有姬氏子孙,六岁起送入木乃神山守护者训练营同千千万万的普通孩子一起训练,十六岁分配到方城做普通守护者,能不能活下去全凭运气,想娶妻生子,那就必须比普通的守护者挣更大的战功。

所以,方城没有贵族,没有宗亲,升不到百人长,姬氏子孙连娶妻生子的资格都没有,那些野合所生的后代,是不会被北周认可的,所以姬氏子孙上了战场,会比普通守护者更勇敢,正因为喜欢冲锋在前,姬氏子孙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这也是为什么姬原十八兄弟只剩下六人,姬冰十兄弟只剩下七人的原因所在。

“传令兵小一,传令下去,野人目标是这个鬼方女人,”姬原大声道。

小一得令,翻身跑下观测高台。事实上,游击总兵并没有命令什么,好像只是带了个口信,但小一跟在姬原身边时间不短了,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所以,跳上战马后,他回头冲守在旗杆下的一帮像他一样年轻的传令兵吼道:“姬公有令,看好这个鬼方女人,如有不测,拿箭射死她。”

回转身,余下的野人已经四散分开想从骑兵方阵的间隙里穿过去。姬云三人提枪朝人多的人群追去,三人配合默契,再加上马比人快,等三人再冲到车阵准备转身的时候,身后的几千骑兵用声震寰宇的轰然声音喝彩,因为这一次姬云很轻松的结果了三人,他的左右亲兵一个杀了三人,一个杀了两人,剩下一个野人冲到骑兵阵前,被骑兵百人长余由一箭射透。

姬云卖弄似的在车阵前用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转身,猛然间他听到骑兵方阵发出一声惊呼,他下意识的顺势抽出挂在马鞍前的铁剑向上一挥,只听见铁剑入肉的‘噗嗤’声,一个喷着血的黑影飞速的顺着剑锋扑向自己。

这是个很有效的战术,当野人发现战阵中出现一条上山通道后,散乱的野人立马跳进那个空隙处直线朝山上狂奔,但他们忘了那条通道只有一丈来宽,两边的步兵随便一个刺枪都会收割掉他们的一条生命,更不要说埋伏在木盾后的弓弩手,就这样近的距离,他们又身无披挂,所以很快,几百疯狂野人只剩下十几人冲过了车阵。

车阵后的骑兵,此时正严阵以待的等着这些奔跑中的野人,一个个锥形骑兵阵之间本来就有间隙,所以也不需要刻意的留出通道。

这些拿着石斧和棍棒的野人矮身一跳可以轻易越过一米多高的盾牌方阵,野人掷出的石斧又快又准,野人即使徒手,只要靠近守护者步兵,都可以轻易的扯下守护者的手臂,掐断守护者的脖子。

魑魂之华夏守护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