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我扶男二上位后》
我扶男二上位后

第六十七章 巧舌如簧

整个大堂鸦雀无声,槐安感慨道:“顾爷咋懂这么多!”

这时,刺史衙门外突然停下来三匹马,三个身着红衣的宦官下马往大堂里来。

“圣喻到!”

“刘大人!”顾蔓打断他,“沈清河什么时候认罪了?他只说了脚印是他的,玉佩是他的,什么时候说人是他杀的?或许是他之前外出游玩,到过三里亭,留下了脚印,又遗失了玉佩呢?”

“一派胡言!”刘贤大怒:“他方才已承认是凶手,还说杀人偿命!”

“凶手?”顾蔓笑了笑:“说凶手就是杀人凶手了?说不定是他踩死了一只耗子呢!还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来就是一句俗语,是不是只要说了杀人偿命的人就都是杀了人的?况且大人有所不知,这沈清河有间歇性精神病,有时候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怎么能当真?”

这么及时?

顾蔓也懵了,难道皇帝早就知道江宁的事,知道刘贤纵子胡作非为,隐忍至今?或者宁伯远丧亲之痛太甚,参了刘贤一本?

传圣喻的宦官环视一圈,朗声问道:“徐骞何在?”

原来不是发落刘贤的!

顾蔓颇有些失望,她指了指一边打瞌睡的徐骞:“在那!”

徐骞中午喝了几杯,方才又听那验尸审案无甚趣味,便靠着椅子睡着了。

沈清河赶紧去叫醒他。

“呃……审完了?”徐骞伸了个懒腰,“走吧!”

“师父……”沈清河提醒道:“接圣喻了!”

“什么生鱼熟……”徐骞嘟囔着,却在看清眼前情形忙闭了嘴,愣愣的不知所措。

“你就是徐骞?”传喻的宦官问道。

“……”

“接圣喻吧!”

……

顾蔓伸着脑袋往屋里瞧,只见徐骞又是跪谢,又是磕头的,却听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说这圣旨不是当众宣读吗?怎么还搞得如此隐秘,将闲杂人等都赶到了外面,连那刘贤都不例外。”

沈清河解释道:“大哥有所不知,这圣喻不同圣旨,圣旨是天子与六部共同商定,而这圣喻只是天子一人之言,自然不能让旁人窥听,想必这道圣喻是什么机要紧急的事。”

“原来是这样!”

说话间,那三名传喻宦官已出了房门,未多言一句,径自走了。

顾蔓见徐骞缓缓走过来,看样子,酒醉和瞌睡都醒了。

沈清河小心问道:“师父,圣上有何喻旨?”

徐骞看了他一眼,严肃道:“清河,咱们即刻回京!”

看徐骞的神情,恐怕是京中出了什么事。

沈清河点点头:“是!”

刘贤眼见几人想走,忙命人拦住:“沈清河乃是嫌犯,不得离开江宁!”

“谁敢!”徐骞转身看向刘贤:“刘大人,沈清河乃圣上亲封‘骠骑校尉’,属六品武官,刘大人要定他的罪,需先请示圣上!”

沈清河:“……”

刘贤呆立当场,心里隐感不妙,方才那道圣喻……难不成圣上已知这个沈清河的身份?

顾蔓哈哈笑道:“刘大人,等你拿到圣上喻旨再来捉人吧!”

说罢,几人大摇大摆走出衙门,只留那刘贤恨的咬牙切齿。

走远后,顾蔓才问道:

“徐将军,方才你说沈清河被封什么校尉可是骗那刘贤的脱身之计?”

徐骞一本正经道:“这等大事可是能胡说的。这是圣上的旨意!”

“难道那圣喻……”

徐骞点点头:“正是!”

菱儿兴奋道:“我就说沈公子一定能……”说到这,意识到不妥,默默闭了嘴。

宁樱柔声道:“恭喜沈公子!”

沈清河:“……”

徐骞握着手中的圣喻,只觉得发烫,“圣上还封我为‘镇军大将军’,率军前往崎门关!”

------题外话------

还有一章,晚一点(捂脸)

“巧舌如簧,砌词狡辩!”

刘贤气的哆嗦,作为主审的那个县令更是话都插不上一句。

她指着那几个纨绔子,“他们也证实了,所以是否是因死者服用五石散太兴奋生了幻觉致其落水,谁也不知道。然而大人对五石散一物似乎并不关心,反而一心要将令公子的死归咎在我等身上。前朝便是举国服食五石散致使国人意志消沉而亡,当今圣上重前车之鉴,对此毒物可是深恶痛绝!眼下江宁服食五石散成风,大人若有那闲心,是否该整治整治这不正之风!”

刘贤此时已是有些站立不住。

“笑话,本官有何颜面要你保全?”

刘贤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他不慌不忙说道:“方才,沈清河已认了罪,这是在公堂之上,岂容尔等这般儿戏!”

“狡辩?”顾蔓冷哼一声:“整个审案过程都是公开的,由鼎鼎大名的左推官亲自勘验,事实摆在眼前,真凶可能另有其人,大人不去找真正的凶手,咬着一个精神病算怎么回事?”

槐安拉了拉菱儿的衣袖:“这精神病是什么病?”

顾蔓又道:“左推官向来两袖清风,大人说他被人收买可有证据?”

顾蔓叹口气:“既然大人不在乎,那我说出来也无妨。五石散有毒致幻众所皆知,当今圣上英明,明令禁止服用。可令公子却已嗜服成瘾,是大人教子无方?还是说包庇纵容,知法犯法!”

刘贤一听脸色苍白,一时竟无话反驳。

顾蔓继续说道:“方才我不过是提醒了左推官,死者或许生前服食过五石散。而这点……”

刘贤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君子风度,哈哈冷笑:“传闻铁面无私,清正廉洁的‘玉面推官’也不过如此,竟也贪图小利,被人收买,令死者蒙冤,让真凶逍遥。”

左俞清一言未发。

众人皆惊,刘贤神色仓皇,此时来圣喻,绝非是给他加官晋爵,难不成是京中有何变故?

那金阳县令更是两股战战,早知如此,他是怎么也不会来趟这浑水。

“方才你二人独处一室后,左俞清便改了口,不是被你收买又是为何?”

顾蔓不屑轻笑,“方才我只是有样证物要呈给左推官,为了顾及大人你的颜面才未公开!”

菱儿想了下,解释道:“大概……可能就是脑子不正常吧!”

我扶男二上位后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