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皇女的进阶之路》
皇女的进阶之路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这也很简单。”

诺克心想:难道她是怕我拒绝决定隐姓埋名了?

毕竟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让她所做的一切不连累皇室的名声。

诺克不这么认为。

身体上受的伤尚且会留下疤痕,心灵上的创伤虽然看不见,却会影响人的一辈子。如果当这种伤痛的施加者是自己的亲人,这种伤痛会更加刻骨铭心。

以前,他为自己有一个聪明懂事的女儿感到骄傲,这个孩子比任何其他的孩子都省心。也正是这份省心,反而让他习惯性地认为这孩子能够自己解决很多事情,不需要他这个父亲过多的操心。他从未站在孩子的位置上去考虑过:孩子再懂事,她也是需要父母的爱护和认可的。

“我希望皇宫的人都不要以任何形式干涉我任何学校生活。”

“行。”

......

伊菲格蕾丝开出了一些列违反皇室传统的条件,她认为诺克难以接受,没想到诺克居然全部答应了下来,这倒令她非常惊讶,比阿特丽斯公主也非常惊讶。

诺克把伊菲格蕾丝用过的帝国银行会支卡交给比阿特丽斯,请她好好照顾伊菲格蕾丝。等她什么时候想回宫再回去。

诺克回宫之后心情异常糟糕。

他想去素来溺爱伊菲格蕾丝的皇太后那里去诉个苦,却发现母亲不在。

一问才知,两个老太太在林中城堡前的花园里织毛衣,他就找去了。

在两个老太太跟前的草坪里,两只黄白相间的小花猫正缠着一只黑色的大猫,一直往它身上蹭,另一只追着要咬它的摆动的尾巴。大黑猫一脸生无可恋的蹲在那里,任凭两个小家伙折腾。

看到这只大猫他就想到自己,这只大猫目前只有两只崽,他有7个孩子!一个已能独立思考的孩子就已经那么难对付了,后面还有那么多个!

他治国所奉行的对敌政策一向强硬,从不向人妥协,从不在有优势的情况下让己方利益受损。如今却跟自己的亲生女儿“签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敌人不肯屈服,打就行了,打服了即可。可生得这么个女孩,打又不舍得打,骂也不舍得骂,而且目测是个打骂也没用的主……

真是太憋屈了!

一想到如此,他眼酸了。

见诺克两眼眼泪花地走过来,两个老太太面面相觑。

两位老太太想:难道他又跟皇后吵架了?

劝架,是她俩最近做的最多的事情。自从少了个伊菲格蕾丝,这俩总有点不对付。

诺克愤懑不平地控诉:“老天是让她来惩罚我的吗?!”

太皇太后捋了一下毛线:“夫妻俩吵架吵成这样,何必呢?”

夫妻么,床头吵架床尾和,和不了分床睡呗。至少给家里一个清静!

诺克被祖母的误解噎了一下,他赶紧解释:“是伊菲格蕾丝,她还活着。”

俩老太太听到了莫大的喜讯,激动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是说真的吗?”

“她在哪儿?!”

“她病好了吗?”

“我想见她!”

……

隔代亲疯狂至此,诺克更加凌乱:“我都被她气成这样了,您二位能否给点面子不要这么激动?!”

我也是你们亲生的,好的也关心一下我啊!

太皇太后先收拢了表情:“因为这是好事,可喜可贺呢——所以,你为什么要哭呢?”

诺克跟两位长辈说了今天的事情,连吐槽带哀怨的那种。

两个老太太瞪大眼睛:他居然被自己的女儿气哭了!

皇太后心想:你也有今天哇!

从他小时候开始调皮的那一天,她就一直在等待今天。

“嗳,这是身为家长的修行必经之路。”太皇太后用停下手中打毛衣的活儿:“几乎每一个带孩子的家长在孩子成长中都有被孩子气哭的经历,只是孩子不知道——知道的也不会相信。大家都这么过来的,没什么好丢人的。对吧,伊莎贝拉?”

太后伊莎贝拉使劲点点头。

诺克看母亲一副“大仇得报”的痛快模样,心想:难道我当年也是如此?

如此,他也不好意思掉泪了。

在这两位还在时,他还能以一个孩子的身份在她们面前诉说自己孩子的不懂事,等这两位都不在了,他又能向谁诉说呢?

“只要孩子还能跟你谈条件,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并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且有修复和缓和的空间。”伊莎贝拉太后说:“如果她不想跟你谈,她可以当场离开并且把自己关在屋内,或者直接离家出走——这些都是你当年做过的。这才开始,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等他突然明白了这个问题,孩子已经麻木了。此时,他宁可自己的女儿蠢一点、笨一点、糊涂一点。希望孩子也像其他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跑到他跟前求他帮忙;希望这孩子也像其他和父母失散后回家的孩子一样扑到自己怀里哭;希望这孩子像别家久病初愈地孩子一样欢天喜地在家里楼上楼下地找家里的变化.......ぷ999小説首發 www.Θm m.Θm

他想把一个一开头就失控的孩子重归于他的控制之下,但这不能急于求成。他决定先退后进。

伊菲格蕾丝说:“不,我不要以现在的身份去就读。”

皇女这个身份,对学生本人和学校来说都是一副黄金枷锁,使人不得自由。

反正那个学校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指望王子皇孙是真正来学习的,无非是划水过日子顺带混个亲民的好名声。

比阿特丽斯公主在一旁护犊子:“表哥,她还是个孩子,你跟她说这些大道理做什么?”

“作为一个父亲,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我又何曾一生下就是他人的父亲?只有在你出生之后我才成了一个父亲。满朝的臣子都在催促我结婚生子、为国家留下一个继承人来维系国家的未来,可他们这些人,从没有人教我怎样去做一个父亲,直到奥都斯丁出生后我都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心理准备。我能想到的就是我的孩子们对这个国家的作用,而不是思考你们作为我的孩子我该做些什么。给父亲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做父女好吗?”

伊菲格蕾丝相当怀疑:“真能如此吗?”

“比如呢?”

伊菲格蕾丝感到非常意外:“我想通过招生考试入学。”

诺克心里吐血:如果没考上,皇室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但也罢,如果她考不上,正好打消她这个念头。

他说:“也行,你考不过我再为你另做打算……”

诺克问伊菲格蕾丝:“不妨交流交流,什么事都得有个商量。比如说,你说说你想做什么?”

“做一切你反对的事情。”

“我要住在学校的宿舍里。”

“可以。”

伊菲格蕾丝当然是不相信他的话,她想直接刺激刺激他,所以当场拿出曾经最敏感的话题:“我想去马特亚帝国大学上学。”

诺克居然说:“没问题,我能为你争取贵族入学名额。”

学会算计才是成人,她凭什么相信他?

皇女的进阶之路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