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致命偏宠》
致命偏宠

第494章 礼金一块钱

他父亲早在十年前的一场维和行动中去世,留下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也因此宗老爷子格外偏疼这个小孙女。

此时,宗湛掸了掸烟灰,目光直视着宗悦,“如果不想嫁,现在说也来得及。”

梁婉华瞬时看向宗湛,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贺琛。”

闻声,记账先生拿着毛笔在记账簿上写下了名字,抬头就见那位自称贺琛的先生已经走进了婚宴厅。

他又随手打开薄薄的红包,挑着眉头往里面看了看。

宗家不怕悔婚,但不能容许门楣受辱。

宗悦强行要嫁给黎君,上到帝京下到宗氏,没人理解,更没人看好他们的结合。

这么大的婚礼盛典,宗老爷子却没有来,足以表达出宗家对这门联姻的态度。

眼下,宗悦紧抿着唇和宗湛在镜子里对视,几秒后,她坚定不移地说道:“三叔,我要结婚,不后悔。”

“好。”宗湛掐了烟,弯起的薄唇也流露出一丝赞赏。

宗家儿女,既然选择了,就该有这样的执着。

……

十点半,签到台附近走来了一位脚步稳健的老人家。

他一袭棕色中山装,体态有些瘦削,右手腕还缠着固定腕带。

转眼,一张银行卡被放在了签到台上,记账先生抬头一看,愣了愣,连忙放下笔起身相应,“九公,您怎么来了?”

偌大的南洋城,没人不认识金牌入殓师仲九公。

九公眉目温和,和对方握了握手,朗声道:“自然是来参加婚宴的。”

记账先生热切地说了好几句欢迎,低头看了眼银行卡,便兀自说道:“您是黎家主这边的贵客吧?”

毕竟九公这样的身份,为了黎广明而来也说得过去。

然后,九公指了指另一本记账簿,“黎俏。”

记账先生’啊’了一声,懵然地拿过属于黎俏的记账本,机械地写下了他的名字。

至于礼金,银行卡写了数字和密码,十万元。

不一会,又过去了几个人,记账先生刚喘口气,一个棕色的牛皮纸袋被递了过来。

他抬头,顿时笑了,“黎小姐,您来了。”

记账先生自然认得黎俏,笑呵呵地准备站起来,黎俏则弯唇点了下桌面,“这个,记在我大哥的名下。”

“这是……”

黎俏单手插兜,从签到台走过,并淡声道:“景湾别墅的产权证。”

记账先生:“……”

哦,今年最热卖的高级别墅楼盘。

他记得好像有人说过,景湾别墅起价就是八千万,而且还赠送私家园林和停机坪。

约莫过了十分钟,电梯里又走来几个人。

记账先生来不及多看,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婚宴厅里热闹的场面给吸引了。

全景婚宴厅内,水晶灯和窗外的阳光交相辉映。

每个人进来都会被厅内奢华贵气的布景所震撼,以香槟金为主色调的现场,气派的宛如皇家盛典。

任谁都看得出黎家对这场婚宴有多么重视。

然而,当下的这一刻,很多人却纷纷张望着前排某贵宾桌。

“那真的是九公?”

“当然是,我们家以前请他主持过丧礼,没想到黎家竟然和九公还有交情。”

“那九公旁边的人是谁?他的学生吗?”

“怎么可能,你们谁见过学生翘着腿在老师面前抽烟喝茶的?”

“那个人……我好像在城西见过。”

那张能容纳十人落座的主桌,此时就坐着贺琛和仲九公。

与此同时,另两道身影从厅外走进来,尔后……直奔着九公所在的贵宾桌踱步。

有人感慨那位身穿浅蓝色衬衫的男人样貌很英俊。

同样也有人小声惊呼,那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好像是某医学领域的国家级院士。

今天在场之人,有不少出身权贵的上流名门。

但要么是家里有钱没有权,要么就是家里有权却够不上强权。

总之,那张贵宾桌出现的几个人,看上去都不是什么背景简单的路人。

黎家……这么深藏不漏?

而签到处的记账先生,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婚宴厅的热闹了。

因为他正看着手中的一张支票和一摞现金,默默地开始思考人生。

支票礼金三百万,是名唤苏墨时的男人放下的。

一捆现金正好十万,是一位江翰德老先生留下的。

而且,他们随礼的对象,全是黎俏。

记账先生抖着手把礼金明细记录清楚,刚吁了口气,又来了三个人。

还是奔着黎俏而来,城北顾瑾,礼金一百万支票;城东乔子漾,礼金一百万支票,城南秋桓,礼金一百万支票。

当那张绿幽幽的钞票映入眼帘的时候,记账先生都惊呆了。

他记录婚宴礼金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抠抠搜搜的嘉宾。

梁婉华别开脸,用拇指擦拭着一下眼角。

宗悦没有父亲,今天陪她出嫁的,只有母亲梁婉华和三叔宗湛。

宗悦一身洁白的婚纱坐在梳妆镜前,脸上是含羞带怯的笑容。

记账先生连声点头,“好的好的,请问您怎么称呼?”

本来以为是张支票,结果是一元纸钞。

你他妈是怎么好意思花一块钱来吃这种顶奢喜宴的?

黎家夫妇也在上百桌的婚宴厅热情地招呼着客人。

她背后的不远处坐着宗湛,手里夹着烟吞云吐雾。

宗悦的母亲梁婉华为她整理着头饰,眼里满含不舍和愧疚,“小悦,结婚以后……记得常回家看看。”

“妈,会的。”宗悦透过镜子看向梁婉华,咬着嘴角红了眼眶,新婚意味着远嫁,母亲的伤怀也冲散了她心头的喜悦。

记账先生一边摇头,一边把记账簿的贺琛二字加粗加大。

随着时间流逝,记账先生忙得不可开交。

宗湛瞥见她的神色,勾起薄唇笑意微凉,“二嫂别这么看着我,咱家谁都知道,她这次结婚,不是嫁给爱情,而是嫁给了自己的幻想。

所以,小悦,三叔今天只跟你告诉你一句话,只要你踏出这个房门,那么不管你后不后悔,这场大婚你硬着头皮也得给我完成。”

……

楼下,新娘房。

人家桌上的伴手礼都将近千元一份!

致命偏宠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