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
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

第1010章 付诸东流

更何况是每次都能完美犯罪,不留下任何证据,且能在苦说师徒三人追过来时逃之夭夭的卡达·烬。

伪装了劫笔记写过信的卡达·烬交给了一个孩子,用一块美味的糕点作为代价,驱使着小家伙将信送到了叶舞家中。

然后便是等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金魔…”

屹立在迦言河畔的道森,面无表情的看着港口上的骚乱,这行骚动的始作俑者自然是梦境的主人劫与金魔,他们两人一追一逃的或是跳上小船,或是跑上木制长廊,又或是进入摆摊的人群商贩中引起一阵鸡飞狗跳。

可叶舞却什么也没找到,因为那个约她而来的男人正在烟火的阴影中。

不光如此,卡达·烬还尽到了一个死亡舞会召开者的责任,他按着劫的肩膀,看不到面容的银色面具下传来幽幽低语:“待会儿你可不要乱喊,因为那会让炸药提前爆炸的…你可不要破坏了这个我为你精心构建的舞台。

等到天上的烟火结束的那一刻,我的陷阱就会触发带来更为盛大绝美的烟火,到时候她喷出的血雾将会如那条裙子一样让码头染上深紫,她的肋骨将会变成最美的花朵在空中绽放,然后‘砰’——的一下化为漫天白雪,但是你放心,她的脑袋,她那张绝美的脸会稳稳的落在这里,落在你的怀中,到时候我在帮你把脑袋切下来,你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啊,你能想象那种场景有多么神圣美丽,令人着迷吗…哈哈哈!”

卡达·烬的笑声就像恶魔的低语,光是描述就残忍到让劫难以遏制的痛哭流涕,即便在定下这次的“诱饵”计划时他早就有此心理准备。

可事到临头,却还是不免担心、害怕故意与自己分开的慎与师父,无法想象他们不能及时赶过来的可怕后果。

但光是如此还不够,这对卡达·烬来说只是身体上的痛苦,他所搭建的死亡舞台一向是在受害者身心俱伤时,才会将其杀死。

所以卡达·烬故意拿出来自双城的单筒望远镜,将其放在劫眼前,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叶舞站在明亮如昼的烟火中,看着她满脸幸福的寻找着灯火阑珊处的他。

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卡达·烬又一次趴到劫的耳边,发出可怕的低语:“这世界上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本来这个叫做叶舞的女子也因归于此类…但她却有一个令人拍案的故事,让她的灵魂变得有趣了起来,比如说一个事先就许给了最好朋友的姑娘,一段暗中不被师门允许,一旦发现就会被所有人唾弃的禁忌爱恋。

啊,这简直太有趣了,太有趣了…我觉得应该更改一下计划,等你的师兄,师傅赶过来时,让你那友爱的师兄看看他的未婚妻当场生死,然后接到一封你所书写的亲笔信,明白她是在与你私会时被杀的,这个剧本怎么样?”

“不,不,不!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说,我说,我全都告诉你,这只是一个陷阱,我……”

情绪就此崩溃的劫倒豆子般说出诱饵计划,眉头微皱的卡达·烬前迈一步又停下,他的尊严不允许他提前放弃这盛大的死亡舞台。

“作品,即是一切!”

低吼着的卡达·烬拿起象征着“暮光之眼”的那枚金色枯叶信物,就要将这个有大概定位功能的魔法道具远远仍出去,他不求拖延多长时间,只求能多一些时间来等最后的烟花落下,到时候等大爆炸一响起,追过来的那两个师徒就会如往常那样优先忙着救人,而不是抓他。

咔擦、轰隆——!

可惜的是晚了一步,击破船舱的慎带着闪电,全身青筋暴起一拳砸来…劫向卡达·烬传达了错误的信息,因为这枚信徒就等同于苦说的眼睛,而不仅仅是能知道他们的大致方位。

虽然他们因为要执行诱饵计划,而故意和劫隔开了一个城镇的距离,让行事一向谨慎,但一出手就必然做到底的卡达·烬踩中了陷阱,然后不惜大耗魔力通过精神领域而来。

按照常理来说,这是违反均衡之道的行为,但劫是均衡子弟,涉及到他安危的举动并不算违反。

所以慎来了,一拳就将严重低估了魔法手段的卡达·烬轰到在地,让他残忍的计划彻底付诸东流!

在虚灵分身忙着与幼年丽桑卓建立更深的“亲密”关系时,作为“苟弗”变成“戒”见证者的道森,也因此为契机利用幻梦树的力量,打开了劫有关于金魔的种种可怕记忆。

在这些可怕的记忆中,作为一个经历过前世记忆,听过不少,看不过不少,也曾一把火烧死数千人的道森本以为自己算得上心智坚毅,见多识广,可还是低估了人性的恶究竟可以有多么的深不见底。

道森无动于衷的看着卡达·烬将昏过去的劫带到一处停靠在岸的无人船舱内,这里面有他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处刑工具,但他并没有使用它们,而是来到在桌子前,模仿着劫那歪歪扭扭的独特字体写上了“叶舞亲启”的词语。

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

可他又何尝不是在算计苦说三人呢。

,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

那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绝不重复的以“四”个为一组的人类死法,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道森的对残忍的认知,也让他对“美”这个概念再也不敢有任何一丝奢望,卡达·烬就是一个披着恶魔皮的人类,宛若投胎转世搞错了一样。

又或者说这是上天给人类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生命无法承载意义,但死亡可以,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场盛大而隆重的死亡。

道森并不知道最后抓捕到金魔时的最后细节,但他见了很多金魔作案的场景,也尝试着分析、还原了他的行为不止一次,所以他很清楚名为卡达·烬的男人在打什么算盘——迦言,是叶舞的家乡。

而叶舞每年都会在绽灵节前返回家乡,而她和慎、劫都有关系,亦是盛大死亡舞会必不可少的演员。

“果然写信了啊…”

随着两人而移动的道森望向发出闷响的地方,是狡猾的金魔出其不意的偷袭了还只是学徒,连魔法都无法熟练使用的劫,将他砸得晕倒在地。

只不过金魔没有第一时间去杀劫,应该说他并不屑于这种过于简单的杀人方式,哪怕这个人是追了自己好几年的可恨家伙。

等待着夜晚逐渐降临,烟花开始在河畔上空绽放,等到月上柳梢头时叶舞乘船而来,她身着一袭紫色布裙,外面披着淡粉色长衫遮住妙曼躯体只露出凹凸有致的高挑身材。

她头戴金色钗子,点了腮红,描过细眉,涂上口红满脸期待的立在船首,带着掩盖不住的幸福笑意扫向四周,似乎在找着什么。

这是金魔,是卡达·烬,是自称为“戏命师”之人的矜持,所以哪怕是劫被抓住了,他也不会马上下杀手,而是会精心布置一场盛大的“舞会”,来为这场长达几年的追逐划下句号。

哪怕卡达·烬明知这是一场陷阱,是那师徒三人故意设下的圈套,就要以这白发小子的命来赌他不会马上杀人。

砰——!

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