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在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世上第一枪》
世上第一枪

第三十章 家贼难防(一)

智能和尚道:“施主谬赞了。其实你我之功同源,都以吐纳为基础。只因施主显得浮躁,急于求成,内力运接不上所致。看来施主方才用的内力,定是半路出家,不是从小练起。”

郑明让智能和尚一语道破,心生后悔:岂是我试他?是自己向他表白。这和尚武功高绝,恐在吕万年之上。于是不敢多言,转身便走。

智能和尚又道:“武学万法归一,施主学好自己本门武功,亦能达到境界,何必还去贪图别人的功法呢?”

陈兴文频频点头:“大师精妙之论,兴文收益非浅。”

智能和尚回道:“驸马爷过奖了。”

陈兴文不经意地问:“我始终想不明白,少林寺不缺武学秘籍,可怎地非要收回大力金刚掌法呢?”

智能大师道:“多年前贫僧曾与洛阳神龟照过面,面具人的内力与他同出一辙。只是练的时间不长,火候还差甚远。还不能与司马施主相比。”

司马俊杰疑惑道:“是他不尽全力吧?在洛阳我曾与之交手,其内力绝非在我之下。”

智能和尚微微点头:“或许吧。但他内气不够精纯,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千里风问:“大师肯定他的内功是半路出家?”

智能大师首肯道:“一定!”

千里风点点头:“这般说来,他一定不是洛阳神龟的嫡传弟子了。估计他是通过某种手段获取龟息大法的心法,才加以练习的。可自从洛阳神龟和鬼见愁死后,江湖上再也没有龟息大法的消息,他是怎么得到的呢?”

洛阳牡丹插话道:“这几年我少出江湖,江湖之事不甚了解。连你千老弟也不知道的事,那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了。管他呢,到了三月初三,自然会有结果。”

陈兴文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谈论江湖的事,他自然是插不上嘴,可他略有所思,欲言又止。大家知道他不懂江湖之事,也没人注意到他。

不觉间便过了正月。

唐素素在厅里正对几个仆役安排事情。陈念竹跑到她的身边,嚷道:“妈,今日我要娘带我上街买糖葫芦。”

唐素素没好气地把她扯到一边,“你没看妈在忙着吗?去院外找思祥哥哥玩去,娘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陈念竹扭捏着身子:“我昨日答应花花妹妹,要送糖葫芦给她的,今日一定得去。”

唐素素有些不耐烦:“妈没空。”

李娇娇见状,过来抱住陈念竹,“念竹乖。你妈正为大伙忙着呢。你要去买糖葫芦,我们去找舅妈去,让她带我们去。街上坏人多,没她带去不行。你们几个小孩,不能乱跑哟。不然坏人把你们拐走,就再见不着爸爸妈妈啦。”

说着话,便见一个人走进厅堂来。陈念竹眼尖,叫了声:“唐爷爷。”

唐素素朝门处看,惊喜道:“哟,是唐叔来了。快请,快请!”说着挥手对几个仆役道:“你们先去忙吧,以后你们听唐叔的安排就是了。”说完走过去牵着唐叔往櫈上坐。

李娇娇引颈看着唐叔,“这?”

唐叔不敢坐下,而是朝着李娇娇道:“这位是?”

唐素素笑道:“看我高兴得忘掉介绍了。这位是乐长公主,我的娇娇姐姐。这位是唐叔,我们的老管家,他来了,我就轻松啦。”

唐叔当即给李娇娇作跪拜礼:“草民见过公主。”

李娇娇上前将唐叔扶起:“唐叔不必大礼,都是一家人。坐下坐下。”

唐叔起身道:“谢谢公主,那老奴就不讲规矩啦。”说完坐到櫈上。

.

智能和尚手拨念珠,道:“我佛慈悲为怀,那吕施主仗着大力金刚掌,恃强凌弱,打家劫舍,少林岂能容他。只因他当年有恩于少林,方丈师兄才与他订了协议,不让他再传于人。”

陈兴文似乎理解了智能和尚所说机缘的事,道:“司马虽是吕万年外甥,但品行迥然不同,听说他是在吕万年死后,在翻遗物时发现秘诀,才练了此功。吕万年虽作恶多端,但在此事上确守承诺。”

智能和尚只好用空着的一只手应付。

两人手掌相交,发出“啵”的一声。郑明被震退了好几步,惊骇之色,藏于面具之下,但眼神流露出惊骇之色。“大师内力,不同凡响。在下阅人无数,今日却试不出大师的功夫来。”

智能和尚是到药材铺去捡几付药,泡成药酒,给陈兴文使用。他提着药,从药材铺里出来,便见戴着白面具的郑明拦住了去路。他曾听司马俊杰说过白面具人的事,心里微微一怔,表面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淡淡道:“阿弥陀佛!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施主为何要拦住贫僧的去路?”

智能和尚摇摇头:“非也。少林功夫强在种类多,并重于基础,修行还得靠个人。贫僧以为,不论哪一门功夫,只要修行到家,都可能成为天下第一。少林之所以人才辈出,不是武功的心法了得,而是修行的意志坚定。”

智能和尚微微点头:“贫僧也看出司马施主与他舅舅不同,所以给了三个月期限。但当初吕万年也是本本份份,谁又想得出后来成为巨匪元凶。贫僧担心的是再出一个吕万年。”

陈兴文道:“大师说的机缘,我算是理解了。”

陈兴文学着练武之人抱拳道:“望大师指教。”

郑明道:“听说大师来自少林,深通武学之道,特来向大师领教几招。”

智能和尚偏过一边,“施主说重了。贫僧武学之道,略懂皮毛,本意是为强身健体,实不敢与施主论高低。施主还是另找人吧。”

郑明迎上去:“大师过谦了。看掌!”说着双掌朝智能大师打去。

陈兴文笑道:“岂敢班门弄斧,能得大师指点一二,定终生受益。大师若有心指教,我一定用心去学。”

智能和尚也笑道:“正合贫僧之意,驸马爷若练一套少林步伐,轻功或许能更高一筹。”

郑明此行在千里风的监视之中。大家一致认为他便是白面具人无疑。

待智能和尚回到唐府,司马俊杰问智能和尚:“大师是否知晓那面具人用何种功夫?”

郑明摸不准智能和尚的底细,只听六嫂说来自少林寺,至于来干什么以及武功如何都不得而知。他很想找亲自去探一探,可唐家戒备森严,不乏绝顶高手,觉得风险太大,不敢轻易进去。于是,他吩咐监视唐家的手下,若见智能和尚离开唐家,马上通知他。

一日,郑明得到线报,说智能和尚出门上街去了。他立即化妆,潜出一夜销魂,要去试一试智能和尚的武功。

智能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接着又道:“驸马爷何不趁着娃娃学武的当儿,也与贫僧切磋切磋?”

世上第一枪最新内容 记住 老\幺\小 \说 \网 w\w\w。l\a\o\y\a\o。\o\r\g

  • 加入收藏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