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味变 改变土妹子未删减版

      ᔛ鉴定这幅唐寅的《秋风纨笂扇图》,江寒更多的是采用找破绽的方法,没办法,他的年纪摆在那里,文学魨修养比不上那些精研此道的专家,他只能出此下策。

      黄教授有沼意乞提点江寒,他指着这幅仕女图,对江寒讲解道:“唐寅的作品融合了宋代院体技巧与元人笔墨韵味为一体,形成自己独特盢的绘画风格,他的人物画往往具有很高的写实功力,画봣中的人物不仅形态准确,同皮时独具神韵。” 鄥

      他又给江寒指了指几处细节,开口道:“这幅临摹作品虽然画得很像,却呆板无神,缺少灁一丝神韵。要知道,作品往往和画家壆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画家会把自己的앱情感融入作品当中。临摹的作品往往形似而神不似。”

      黄教授没有藏私,他把鉴厊定此画的过程由易到턩难,一点一点分析给江寒,包括一些鉴定古画的小ި窍门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他。듹

      ấ 有了黄教授的指点,江寒这次再看向这幅临摹之作,他也能发现弥画家落笔的生涩,侍女神傩情的呆板,这是之前他没注意䋡到的。

      黄教授和江寒还在那里探讨书画的鉴定知识镄,一旁的胡正志有샽些站不住了,他想打断两人的谈话,又有些顾忌黄教授的地位,整个人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江寒早就看到了,但是他没说,虽然胡正志是在气急之下한说出的那些话,但ꉻ是江寒可没有那么大的气量,晾他一下也无妨。

      툐终⃐于,黄教授把该讲鐞的都讲完了,胡正髮志第一时间出声问道:“黄老,我㐺这幅画还值ꈲ钱吗?”

      鷋黄ㆭ教授倒是好说话,胡正志问ﺈ他他也不隐瞒,直嬴接回道:“这件《秋风纨扇图》虽不是唐寅的真迹,也是清代名家临摹的精品,也能值个一百来万,可惜不曾留款,쭆不然价格还能涨点。”

      黄教授可不是随口一说,这是有市场依据的,在这之前,一幅清代王翚莀仿唐寅的《竹溪高Æ逸图》卖出了112万元,还有清代高简的《仿唐寅笔意》也卖出了115万元。这幅《秋风纨扇图》比之前面两幅临摹得更加细致,可惜没有落款,不然最少能卖到150万元。

      听到黄教授的分析,胡正志的脸色总算好了一点,虽然依旧亏钱,但是多少能捞䐟回一点本钱。

      其实䑃胡正志之前榦并没有说实话,他埊的确是在国外拍卖会上拍핁到的这幅仕女图,但是只是个很小的私人拍卖会,参加的人并不多,买下这幅唐寅的作品也只花了三百万,卖家保证这幅画쬍经过科学方法验证,绝对有四뼐五百年历史,他这才画大价钱买了下来。

      ∕ 现在想来,卖家只是玩了个文字游戏,这녦张《Ⴌ秋风纨扇图》仿作采用的是明代的纸张,有四五百年历痖史不是很正常吗。还好,这张画还能收回一百万,不然胡正志想要死的心都要有了。쒽

      小心翼翼卷起画轴,放回长条木盒,胡正志灰溜溜地抱着木盒走出了鉴宝室。

      “小江圫,可以㒴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水平,ꕐ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以退位让贤喽!”孙家成打趣道。

      “哪︽里,哪里,孙老又在说쁊笑,我这次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以后还需要各位前辈多多指点才行。”江寒倒是很谦虚,他的确还有许多不足,这次如果没有鬼眼的帮忙,他铁定翻车。

      李宏义也出声说道:“老孙眎说的没错,我们在你这个年纪可没有这么厉害的眼力。”ϕ作为江寒在古玩协会的领路人,李宏义还是很看好江寒这个年轻人的。

      就连一直沉默寡言的古玩协会会长唐盛海都难得的出声夸奖了道:쟌“继续加油,有什么玉器类不쟼明白的可以来问我。”䁬

      江寒借着툯这次难得的机侔会,终于得到了几位前辈庲的认可,被允许参届与后面的鉴定。

      古玩圈ﲅ说到底它还是个圈,在这个圈里,你就不得不和其他人产生交集,正是这些交集才让一些人记住了江寒这个人。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古玩需要专蜘家帮忙鉴定,这次古玩交流会,江寒和四位专家㺫一共鉴定了十四件古玩,有真有假,ത除了第一件绿度母铜鎏金佛像狞江寒没有参与鉴定,其余的古玩他也在一旁鉴定⁜。

      短短时间,他就ͷ从四位专家身上学到了很濴多古玩鉴定上的知识,江寒深感这次交流会来的值了。

      ꘤䙖见没有人需要帮忙鉴定,四位专家坐在雅间里喝茶聊天。

      聊着聊㡶着,李宏义向其他人透露道:“小江啊!他在一周之前捡漏到一把邵大亨的莲子壶,最꨷后卖给了何玉轩何胖子。”

      “还有这事,不对呀,以你老李的个性,这把莲子壶你居然不出手?”孙家成有点不敢置信。

      李宏㥬义哈哈一笑,解释道娥:“何胖子答应把他的清雍正胭脂红釉小碗借给我研究,我才肯把这把莲子壶岱让给他。”

      쇠 众人都知道何玉轩多么宝텻贝那只清雍正胭脂红釉小碗,为了买下江寒的莲子壶,居然同意借出他的心头肉,可见这把邵大亨的莲子壶必然是紫砂壶中难得一见的精品。

      说道这里,李宏义想起江寒还带了藏品过捜来交流,便提议让江寒把他带的藏品给几位专家欣赏欣赏。

      江寒有些不好意思,从口袋里뚊拿出天眷通宝、迼靖康通宝和子冈牌,这三样东ᠮ西都不大,放在口袋里也不占地方。

      “这三件古玩是我前些天的收获,算是捡了个漏吧!”江寒很是谦虚。

      起初,四ꈩ位专家还有说有笑,当江寒把他的⚟藏品递给他们鉴赏时,几位专家都愣了。

      䮃他们本以为㛕一个刚入行的年轻人能有什么튭了不起的收藏,不曾想江寒不声不响间就浉拿出了三ཇ件顶级的古玩。 㗲

      㑦黄教授和李宏义还好一点,两人一个是书画༓鉴定专家,一个是瓷器鉴定专家,对古钱币和ᑐ古玉有了解,孱但没有ꚡ那么直观。

      孙家成和唐嗶盛海就不一죻样了,他们在古玩行摸爬滚打了半生,天眷通宝、靖康通宝和子冈牌他们也没见过几次,纘倒不是说非常值钱,只是说流传下来的数量ퟍ不多,想要鉴赏也没有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