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他们大概没想要你的命,哥哥。쎱”哈迪斯看着滚动的屏幕,有些奇怪。消息被他发到了陈安宇的手机里,自己的哥哥总不可能对着一片空气吃饭,他考虑周全,所以边看手机边吃饭是入乡随俗。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那则由“屠龙协会客服”回复的消息上写着,并不卖身嫌疑,可以试着做做看。

      意思是这份合同没有生命危险?

      陈㇣安蹽宇一脸迷惑,怎么说他们也摧毁了雕像,扰乱濍了街区,ꎲ还闹出了龙命,屠龙协会却告诉他霸王合同没有生命危险,不是霸王合同。这怎么叫人相信,驻陈安莶宇觉得会不会是龙人截胡了协会的客服,把别人的账号给黑了,实则是一个混血种对他发来消息…

      “看样子真的没什么问题。”哈迪斯一脸高兴,毕竟这胱事因他而起他心里还是清楚,这会儿知道没问题了,㉬就和小孩子犯错大人和他说没事一样,接受地很快“我在他们谈判的时候就知道,这事大概也就那样。”小孩又回复从前的欠打样ಳ儿。

      뇆 陈安宇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可屠龙蠗协会的logo是那么的醒目。他们从不쾡犯错,至少在他的记忆中,任何事껂都绕不开屠龙ﰁ协会这四个字。

      珠“报备一下就行。”哈迪斯拉了拉籡善解人意哥哥的手臂。“哥哥,你想翋啊,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杀了你解恨,而是和你谈判,怎么样也都是……说不准他们觉得有什么事情比一条人命更值钱。”⧧

      哈迪斯这次说得有理,陈安宇也想到了,毕竟一群蝗虫在面对庄稼做出了如此多无理的行为后,㘳还心ᛱ平气和地与他们谈判,并且这份合同没有生命危险,可想而知,可想而知。

      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驲原来我这么牛逼쇍……”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潜入了一个帝国干翻了他们的首领,就在你被抓住以为杀你报仇雪恨的时候,那个캸帝国一致上下对你开了个审判会,考量你究竟该不该死,明明᠈你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因鑁为你有足够的价值让他们忌惮,他们还会考虑放了你与你合作,峀因为你活着的价ᒷ值似乎比死去的首领藵高的多。

      陈安宇现在就有自己是那名被开会的人的感觉,也不埩知道是不是错觉。

      “对对,说不准他们是看上了另外两旷人,一个߹魔法师,一个守夜人,礋两人怎么看都比哥哥有价值的多,对对,就是如此。哥哥的命不值钱,就和碎钻一样,贴上了好看的衣物才值钱……嗯嗯……好像也不值钱。”也不知道哈迪斯哪里学来拆了台的本事,一如既儿往的欠揍。陈安宇真想一拳打在这张一本正经“开玩笑”的小孩脸上,告诉他一点儿也不好笑!

      这个小屁孩明明说过他热爱舞台剧表演,在舞台上光芒万丈,那他就没想过有人在轀舞台后使绊子,在他跳得正得意的时候把横梁给拆了让他摔个狗吃䊕屎是什么感觉。陈安宇深以为然下次有必要让他知道ᄔ知道。

      “没办法啊,谁让某个人惹槗出事情来,也不知道神区的混血种多不多⽐,有没有波塞冬厉Ⱟ害……”陈安宇幘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地戳哈迪斯的梁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幻想中,他变成了一个戴帽子的小人蔊,拿着铁棍暗戳戳地捅着舞台下的横梁,正一脸坏笑等着上面的表演者摔下来,传出狗䳿吃屎的哀悼᱒声,他现在就要听见观众的惊呼与嘲笑声。

      哈迪斯一脸尴尬,果真戳了他的梁子,“我那时没了力气,我说了力量耗尽,等我力量恢复,他们全上都拿我没办法。”

      “那你去干啥了。”咦,又是没力量,你咋那么强调没力量了,怎么之前有力气说话,偏偏在神区就没了呢,你说这事巧不巧。没力量촚你还在舞꿸台上跳舞,怎么没把自己腿跳断啊喂。

      陈安宇手里的铁棍峢已经袟摆到明面上,他不再是㝞暗戳戳的,뫫而是挥舞,尽情地在舞台地下挥줸舞,一边挥舞一边狂叫,伴随着舞컼台上舞者惊呼和求饶大喊“不要”的哭喊声,犹如利刃的华尔兹奏响。

      “我༰……我…Ƞ…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

      轰的一声,舞台倒塌,舞者摔在了地上,摔断腿的舞者发出哭喊。 䘢

      哈迪斯消失不见蚐了。

      陈安宇站在“废墟”中,呵呵两声,尽管他发现倒塌的横梁有一些砸在自己身上,有些疼。但他还是觉得爽快,对哈迪斯的埋怨发泄出来让他胸口一阵发抖。又怼了熊孩子一次。手边的披萨冷了不少,被걢他쬤两三口塞进了肚子里。⡈

      “重新搭个舞台。女士们先生们要快,餐舞台表演就快开始了。快快快!”戏剧课老师蒙丽莎自蹿信且焦虑的声音在练舞室回荡,伴随着啪啪啪快芆节奏的鼓掌声,空气里一股咸咸湿湿的脚臭味,陈安宇坐在栏杆詴后边,턜捂着脚——舞房里开的空调实在是太冷了,木质地板又是冷冰冰的。他的双烰眼盯着两腿之间的手机屏幕,上边是均衡教徒给他的邮件。他在ꄠ等教徒什么时候给他发消息。

      艾诗坐在他边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她穿着短袖长裤,只露脚在外面。不一会儿头ଭ低下,传来平稳的呼吸声。陈安宇发现艾诗睡着了。

      这节课是每个礼拜三下午的社团课,陈安宇这个插班生被随机到了戏剧课,目前看来有些无聊…戏剧老师蒙丽莎似乎很忙。她觥指挥的同学把一个妤个桌子拼在练舞房的中央,几名同学爬上桌子,拿着袋白纸对着头顶的白炽灯高声呼唱。他们下个月也就㗶是学期末在学校大会堂有汇报演出,排练时间紧张,现在争分夺秒地做最后的练习。熡

      陈安宇被吓了一跳,不知为何,他好像看到了七八个哈迪斯站在桌子上唱歌䎿的样子——大概쥑是他念叨过舞台剧表演的事请。一群哈迪斯依然高声歌唱。他们跳下舞台,开睪始尽情舞蹈,脸上洋溢着笑容。无数双脚踩着间奏在眼前晃来晃去。发出“咚咙”,“咚咙”让人心头一颤的声鹠音。

      这种感觉就像是哈迪斯对着他大笑,得瑟地说,“哥哥,看吧,舞台没倒!”真的没倒,一个哈迪斯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哈迪斯站起来。

      这个鎡磨人的小㯏妖精又回来了。

      “安宇陈。”蒙丽莎满意的笑容引入眼帘——刚才的节目很成功。

      “涩这里。⸍”陈安宇听到任课老师叫他,连忙站起身。绝对不是因为被哈迪斯吓到,得了某种后遗症。

      “퉬你感觉怎么样。”蒙丽莎老师眼≊睛瞪得大大的,笑骒容满面,显然在询问刚才的表演,她的笑很有感染力,త让人忍不住也想笑着回答她。

      “璲还不错。교”陈安ॿ宇笑着挠了挠头。虽然表演让他想到了很多苁的哈迪斯,但不得不说唱得很好听,舞跳得确实好。

      “嗯……”

      忽然,蒙丽莎老师牵起陈໳安宇的手,陈安宇还没搞清楚状况,他就被拉到了练舞室的中间,所有人都看得见的地方,没一双眼睛落下。他站在蒙丽莎身边,无数双眼睛看着他。

      ᳤下面响起热烈掌声,陈安宇⭈看着每位同学眼里或多或少的好奇。蒙丽莎老师突然说了句“让戶我们欢迎新同学。”

      “加入我们。”蒙丽莎老⻎师扯着自己的手,“我们正好缺一个表演者,艾诗会做你的搭档的,你觉得攏怎么样。”

      “额……我……”雅思7.5的口语在ꐜ这一刻都不管用,䯢陈安宇不知道怎么说接下来的话。被瞆那么多人看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脸皮薄到可怕。

      这晭节课是要干䡎啥来着……他还没有想好……

      他看到墙角醒过ହ来的艾诗,一脸怪笑地看着他,还办了个鬼脸。譜

      陈쭃安宇一瞬间还ꉯ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幻想的小人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向自己的大哥。

      Ⲽ 他点了点头同意。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