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少辣娇妻

      用鹿角攻击只是小七发泄不满的情绪的行为体现,顶了一会儿它发现赵若鸣不还手也不改口,就知道硬抗下去肯定没有结果。

      眼睛一转,它决定要智取:可以先表面上答应下来,下来等愚蠢兽不在的时候再偷䏐偷吃掉兰草。

      反正树洞已经报废了䐺,这棵兰草没有地方躲!

      “哟哟!”愚蠢兽,本鹿最听谷主的话。本鹿不吃小兰草了,你快走吧ٕ!

      小七连忙点着小脑袋,还用脸蹭着赵若鸣:一怀副本鹿很乖,本鹿很听话,你说啥就是啥的样子。

      㶐 要是第一天认识小七的话ﷳ绝对会被它这种行为骗到,加上它的៩确很美丽很可爱,看上去就代表了一切真善美的样子⽂。

      别看它“哟哟”叫似乎很开心,鹿角亮都不亮,这就是最怴大的破绽。

      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就算没有完完全全了解这只小鹿鹿,也能樦猜个八九不离十。

      秸 者怕小七这只不让人省心的鹿下来偷偷吃掉这棵兰草,赵若鸣决定把兰草带回去养。

      又一脸严肃对小푿七补充道:“现在增加《仙㹅居谷居住准则》第三条:小七不准吃掉这棵兰草,不然永远断供!”

      闻言兰草也不终于不抖꾩了,一片半叶子连忙搭在一起,拱手作揖:多谢兄台救命罌之恩!䉤

      “唔咕!”哇呀呀,气死个鹿!

      “唔咕!跠”《仙居谷居住准则》一共就两条,你现䍲在还临时增加第三条!

      “唔咕!”你这是赤果果对本鹿搞针对,本鹿不服!

      小七气得原地爆炸在那摇头晃脑半天,然后它觉得这种行为不够解气,又开始满地打滚。

      这还是赵若鸣第一次看见小七因为生气出现这个行为。

      ⒩怕这小家伙自己把自己气出个好歹来,安慰道:“小七乖,不就一棵草吗,咱不吃了。不行我带你去田里吃大萝卜、大玉米……”

      “唔咕!唔咕!”本鹿不依!本鹿不依!

      “那⹝我带你去找药材吃൦,纯野生的大药材……”ᐞ

      “唔咕!唔咕!”药材不香!药材不香!

      “那我们去摘野果子,很甜的……”

      믘 “唔咕!唔咕!”果子都是酸的!果子都是酸的!

      Ū 斲 飯 ……

      赵若鸣哄了很久哄不好,小七也是精力旺盛。

      它켎在地上绕着圈儿滚,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时不时还原地旋转。

      줻 赵若鸣眼角一抽,也쥧不知道这只死鹿跟谁学的在地上撒뚕泼打滚。

      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赵若鸣也不管跟个小泼皮一样的小鹿鹿,带着兰草先回去。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墖 这件事就得表现得的决绝一点,要是自己的态度犹犹豫豫,说不定会给小七造成一些不切实际的幻䪼想。

      他回到家从厨房里拿出来一个大碗把兰草种进去,随手给了它一点灵气便把它放在了篱笆下。

      兰草感受着赵若鸣的灵气,心中很是感激: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多谢兄台治病之情。

      对赵若鸣行完礼,它发现院中还ꙟ有两个有灵智的:一个是桃树,一个是雪狼。

      又用一片半叶子抱在一起,弯腰九十度冲着桃树和小白行了一礼。

      是的,就海是那种古时候儒生那种弯腰搭手礼。

      这株兰草夭夭是知道的,虽然没有ʘ见过面却从大人口中听说过。

      原来它住在东山第二峰,也就是之前小白居住的地方。

      正因为它来到了谷里这才让东山第二峰空了个坑,才让小白﫽一家有了安家的地方。

      按理说混沌莲子心没有成熟之前,大人是不准那些住在峰上的生灵下来的,不过这棵兰草不一样。

      呡它被咬过一口,本体有所残缺无法得到混沌莲子心的力量。

      大人一直对他睁只眼闭只眼,只有小鹿鹿对它很上心。

      一晃一千多年过去,本姑娘都以为这棵兰草已经遭了小雷鹿鹿的毒手,没想到它居然顽强的活到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藏了一千多年。

      现在被小哥哥带回了院里,等会儿小鹿鹿回来之后肯定会有好戏看。

       夭夭知道兰草的存在,兰草却不知屩道夭夭的存在。

      见夭夭一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还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又给了夭夭一礼:桃树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

      夭夭:本姑娘叫夭夭,小兰草你还挺懂礼貌的,比小鹿鹿可爱多了。

      兰草:夭夭姑娘,小生知晓了。

      兰草又对小白行了一礼:雪狼兄台,小生这厢有礼了。

      小白:耶嘿!兰草兄弟你挺有眼x力见的哈山!

      小白自己都䌻分不清꬞自己是狼是狗,没想到这棵兰草不光挺会㶞说话,还很有礼貌。

      嗵扫了一眼:凡动期九重,马上冄就可以化形了。

      翨 修为比小屁鹿强很多还比小屁鹿知礼节,加上眙这还是谷里的生灵,应该也很有来头的样子。

      徖 这就让小白瞬间对兰草好感度大增:兰草兄弟你马上能化形了,到时候咱们愉快玩耍!

      兰草面对一树一狼的夸赞,笑得很腼腆。

      又对它们深搭一礼:小螎生有暗疾在身,若是无法治愈则永远无法鋴踏进化形期。还有,子曰:三人行,必ⷙ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小生自知还远远不够,需要向二位多多学习。

      兰草有暗疾无法提升修为,夭夭有暗疾无法恢复实元力,这是同病相怜的感觉。

      顿时夭夭对兰草的好感也提升不少,见它一句话一礼仪很是费劲儿的样子,便道:小兰草你不用如此多礼,我们很好说话,小哥哥他也很好说ୠ话。

      小白:夭夭姐说得对!咱们这里除开那只小屁鹿,大家相亲相爱一家亲,兰草兄弟你不要拘谨。

      兰草瞬间感受到了满满的温情,想不到谷里除开那只小鹿,其它生灵都是如此友善可爱。

      自己躲躲藏藏一千多年,看﹧样子终于否极泰来。櫁

      果然自己的子还是对的:只要不₹放弃,奇迹总会发生的!

      忍不住又是一记大礼:礼不可废켏,礼不可废!子曰:君子敬而无失,与树与狼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夭夭见它甚是有趣,忍不住打趣道:兄弟我们㖵是当不成了,要不你自欷宫一下,我깤们还能当好姐妹!

      兰㯞草闻言顿时感觉那啥一凉,有点想瑟瑟发抖: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夭夭顿时没了好脾气:滚!

      夭夭发火了,兰草开始瑟瑟发抖。

      兰草ᕵ觉得有些话即便再害怕也要说,用有点颤抖的微弱声音道:子曰:勿言粗鄙!

      夭夭:……

      赵若鸣看见兰草给它们行礼,知道它们一定是在交流什么。

      ⿫也就自己现在修为不够,不能加入它们的聊天,错过了不知道多少有趣瞬间。

      当然,也幸亏赵若鸣不知道它们在聊什么。

      要是闁知ﴍ道这棵兰草这么烦人,说不定直接把它连根拔⬪起:小七,来张嘴,啊~

      见兰草开始瑟瑟发㔑抖,赵若鸣忍不住有点想笑,这棵小兰草看起来胆子很小的样子。

      小七吃草,你看츔见它发抖也就算了。

      四四和小白又不吃草ꕝ,跟ⱓ它们待在一起有啥好抖的?

      既然你喜欢抖,以后就叫“抖抖”랻吧。

      赵若鸣走过去祥给了一点灵气安抚它的情绪:“抖抖,不要动不动就瑟瑟发抖。你只要别违反《仙鵦居谷居住准则》,没有谁会妑找你麻烦。”

      兰草用一片叶子挠了挠头,很疑惑:为何兄台你对着小生叫“抖抖”,小生不叫这个名字……

      夭夭:这是我们的新谷主,姓赵。ﹾ小哥哥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帮别人取名字,而且还是个取名鬼才。 ꄌ

      兰草吸收着灵气很快镇静下来:哦!哎……赵兄有所不知,小生我……子曰:先抖其身,而后言之。

      小白一头问号:兰草兄弟,你这句是啥意즼思?

      ﰨ 夭夭:意思就是“抖完了再说”。

      兰草有点害遖羞:夭夭姑娘걕你要这么牞解释也可以。子曰……

      夭夭:闭嘴,滚!

      兰草瑟瑟发抖폛。

      赵若鸣都无语了,刚给完灵气你又抖?

      ḃ一言不合就发抖,ỗ一棵草你抖啥抖,你又不是个抖M!

      不管这些奇奇怪怪玩意儿,赵若鸣刚刚坐到桃树下,小七回来了。

      小孩子撒泼打滚也看个环境,没人搭理的话一般很快就好。

      对着小七感知了一下,开虽然还有点不高兴,总体来洗说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

      小七回来之后看见院里的兰草,眼睛一亮,直接化作一股旋风冲了过去。

      它刚张开嘴,赵若鸣一脸严肃拖得老长的声音响起:“小七……”

      “唔咕!”홴哼!本鹿就是闻闻,又不吃!

      小七得到了赵若鸣的警告,立马闭上了嘴。

      叧在吃掉兰草和永远被断供之间,傲娇的小鹿鹿还是分得清楚的。

      只见它用大黑鼻子使劲儿往兰草身上蹭,最后用鼻子把整颗兰草都压进了土里。

      兰草紧紧陷在쎢土里,连发抖的资格都没了:赵兄救我!夭夭姑娘救我!白狼兄台救我!

      ᧨ 赵若鸣看得十分无语,又不紧不慢喊了一声:“小白。”

      只见小白慢悠悠走过去,伸出爪子把兰草从土里抠了出来.然后又慢悠悠走到石桌边,懒洋洋趴在赵燱若鸣脚边。

      摸了摸这只大狗,还是小白最省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