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树直播传媒集团

      通常来讲,没有谁能同时修习两种功法,这是个修行死胡同,当然也出想过一体双修的情况,但往往无法精进,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很快就会被历史所淘汰。

      更不必提同时修习两种不同体系的功法了。

      不过既然太一说可以,那应该问题不大,人家可是存在了数万年的老怪物,对于太一巅峰时具体什么修为,他自己虽然没有明说过,但绝对是天花板。

      司徒空随即爽快的点了点头。

      司徒青峰见他如此乖巧听话,自然越加心喜,自己一生没有儿女,醉心于修炼,寻思着从小辈里培养一个作为接班人。

      可好不容易这一辈出了两个娃娃都还不错,一个被大祭酒忽悠去习圣道,还有一个直接被自己老爹带去了楚南宗。

      现在没想到以前最不起眼的老幺,如今资质比起两个哥哥还要出色,这不是寻到宝了么,得抓紧下手,免得被楚南宗的两位再要了去。

      “你是老三,我也是老三,咱们爷孙俩还真是有缘,哈哈哈哈。”司徒青峰越想越欣喜得意,不由的笑出声来。

      司徒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三爷爷还不错,起码一点老辈的架子都没有。

      可是,若要跟着他修行,自己势必去不了帝都了。

      司徒空念头一转,略作担忧的开口道:“三爷爷,前些日子蛮王谷的人在楚南对我们公然出手了。”

      司徒青峰也收起笑脸,开口道:“看来这蛮王谷是打算要撕破脸了。”

      “所以,我打算先去帝都,将事情经过和我爹交代一下,顺便留在帝都做些准备。”

      司徒青峰低头不语,做了一番考虑之后,沉吟道:“那我跟你一道去一趟吧,我也许久没回楚南宗了。”

      司徒空倒是有些惊讶,自己这个三叔祖师是司徒家留在祖地的底蕴,极少外出,这次虽说出了蛮王谷这事,可这个时刻他更应该留在淮水群以防不测啊。

      “三爷爷,您就不必去了吧,我自己去说明一下情况不就行了,这敏感时刻你还是留在这里的好。”司徒空连忙劝阻道。

      司徒青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笑道:“不碍事,我秘密的去,秘密的回,不被人知道不就行了。”

      司徒空听他说的这般轻巧,无奈的苦笑,便又要开口打算再劝劝,司徒青峰倒是又开口了。

      “这万一你一去,我二哥要和我抢人,那不就麻烦大了。”

      司徒空满头黑线,都这时候了,这三爷爷还想这玩意,也太大条了,都是司徒家的前辈,谁收还不是收啊。

      “我说三爷爷,您这也太小气了,我爷爷即便要让我跟他一起修行,我与他说明已经答应跟您修行不就行了。”

      司徒青峰顿时就炸了,也顾不得什么长辈风范,破口大骂,“你那爷爷就是个老绑子!从小到大骗了我多少次,老子到现在无儿无女,你那爷爷逃不了干系!”

      司徒空大惊失色,这什么意思?难道这三爷爷鸟儿被自己爷爷也弄坏了?

      随后试探性的问道:“三爷爷您不会是…”

      司徒青峰那会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着这个,疑惑道:“不会是什么?”

      司徒空打量了下司徒青峰全身,这体格这颜值都是上乘,不由更加惋惜,这个好一男儿郎,偏偏就不行,如果还是自己亲爷爷的原因,那罪过可就大了,不免更加愧疚,“三爷爷,以后我就是您亲孙儿,既然答应跟着您修炼,说什么也不会再跟别人的。”

      司徒青峰突然瞧着司徒空这般,心里也是嘀咕,你愧疚个啥?先前自己也没说什么啊,就是了自己无儿无女…

      “嗯?”司徒青峰越想越不对,这小王八蛋难道是以为自己不能人道不成!?

      “小王八蛋在想些什么呢!老子我健全的很!老子无儿无女是因为!算了算了…总之和那东西没关系!”

      司徒青峰狠狠朝着司徒空头顶就是一记脑瓜崩,老脸通红的狠狠道。

      “哎哟”一声,司徒空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蹲在了地上嗷嗷直叫。

      司徒青峰这才略感满意,愤愤然开口道:你们这一脉尽是些不正经的祖,你那爷爷更不是个好人,就会骗人,反正我是不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去,那老东西看见好的就想拿。”

      司徒空噙着眼泪,摸着还在疼痛的头,心想着自己现在这体质,同辈里可以说数一数二了,被普通敲一下竟然还能这么疼,神通境的体魄是要多强悍。

      忙不迭开口道:“您自己不说清楚,我哪知道,下手这么重还,我尼玛还是个孩子啊!”

      司徒青峰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别在老子面前装蒜,就你现在这体质,我就是再敲几下你也不会有什么事。”

      说着似乎怕司徒空不信似的,要想下手去敲,吓得司徒空一个踉跄,连忙摆手,“别了,三爷爷,我信我信!”

      司徒青峰这才罢手,“你准备准备,明日我便来接你,至于不灭功就等回来后我再慢慢传你吧。”

      司徒空连连称是,有司徒青峰这个神通境在,可以大大加快到达建安城的时间。

      送走司徒青峰后,司徒空又是一阵叹气,明日便要起身,还想着拖几日将修为提升至灵海期再去的,眼下只能先去往帝都再做打算了。

      而且到了帝都,自己还得小心翼翼,不能暴露自己的修为。

      想到这些,司徒空就是一阵头疼,夹着尾巴做人实在太难了。

      回到房间,司徒空疲惫的倒在床上,也顾不上修炼了,他想仔细消化下最近的一切事情。

      太一这时突然开口道:“小子,想在建安城不被束缚住手脚,我倒是有个办法。”

      司徒空一听顿时就清醒过来,“要不得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真是我的老宝贝。”

      太一顿了一下,狠声道:“别逼我爆粗口,以后若敢再这般与我说话,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司徒空只觉浑身一阵冷颤,心里也打起鼓来,不敢再出言轻浮,“您别气啊…我这新时代的青年,说话难免有些俗气,还请太一前辈见谅。”

      太一这才缓和下语气,道:“办法有一个,不过需要的东西困难了些,还要你去趟温宅。”

      “去温宅做甚?我娘亲不是已经送了株灵芝过去了。”司徒空疑惑道。

      “恰恰那株野灵芝,你还得讨要回来。”

      司徒空差点骂街,“我好歹是个侯府公子,哪有送出去的礼再要回来的道理,还要脸不要!”

      太一也知道不妥,可是那株野灵芝却是关键之物,只得开口道:“我自然也知道不妥,可是种神大法必须要灵物才能施展,不然你再给我找一株药龄约莫五百年左右的灵草过来。”

      司徒空沉吟片刻,开口道:“您这不难为我嘛,灵草本就稀少,还要五百年以上的。”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种神大法需要我用修为将你的修仙体质强行剥离,注入灵物中,以灵物养之,这样你就可以放心去建安了。”

      司徒空一脸错愕,“还能这样?这也太逆天了,这不等于我可以分身了么?”

      太一略做停顿,轻声道:“也不能说是分身,你的修仙体质是不具备自主意识的,只能将它放在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来保持灵体不坏。”

      “那也挺夸张了啊,可这灵芝…我怎么要回来呢?”司徒空苦恼道。

      太一叹了一口气,随后道:“那还是我想办法吧,我这有本《罗素经》,虽说是本修仙心法,但是妖族修炼心法,他不可能练成。”

      司徒空翻了翻白眼,“那有什么用,把他给温伯有什么用?”

      太一不满道:“你小子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见司徒空不再说话,太一这才继续道:“虽说人族无法修炼,但其中记载了世间灵草的一切资料,这对学医者来说可以说是宝贝中的宝贝。”

      司徒空连连点头,所谓术业有专攻,这本心法虽说对于人类修行无用,但对于学医者,这东西价值就大了,世间灵草的生长习性、生长地点、药性等等,这些寻常医者穷其一生都无法全部知晓,灵芝虽说极为珍贵,可这本书的价值更高。

      没再做多犹豫,司徒空将太一口述一一记录,不多时,一本被阉割的《罗素经》便被他写成了一本册子,司徒空大笔一挥,在首页写上了《佰草集》三个大字,他万万没想到就因为这本书,在不久之后会引起一场风暴。

      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司徒空手拿这本《佰草集》兴冲冲的便往温大夫住处赶去。

      就在出府后不远,却瞧见温大夫一脸心焦的捧着那盒灵芝朝他迎面而来。

      两人相望一眼,都加快脚步走近,还没等司徒空开口,温大夫一脸急切的开口道:“少爷、这礼物太贵重了,我温某已经有欺世盗名之嫌了,哪还敢收下侯府这等灵物!既然正好碰见少爷,我这便将灵芝归还,否则我是寝食难安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