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域名

      黑剑,本身不叫黑剑,在几千年前是赵家的叶剑,黑家老祖在大限将至的时候从赵家偷了出来,但怕被赵家人发现,只能用阵法包裹叶剑全身。

      在黑家老祖逝世之后,黑家人也尝试用过黑剑,不过都因为不能接受元气和稍微碰碰黑色就会脱落的原因放弃了使用,之后就一直摆放在老祖的灵堂上,阴差阳错却被赵家的人偷了回去。

      但最终还是没有发现黑剑的秘密,却让白蓝天一招普通的爆炸炸开了已经快要自我销毁的阵法,露出了本身的叶剑。

      白蓝天端详着手中的小剑,只有巴掌大小,筷子粗细,却绿光不断,证明其本身还有上代使用者灌输进去的元,拿起小剑在地面上轻轻一划,青色的光顺着地面蔓延开,一个丈许的洞出现在了地面上,白蓝天也掉入了洞中。

      他没有着急从洞中出来,却是看着洞的边缘,一层绿色的光满满消散,手摸上去却是一层硬硬的基质,看来木系的攻击效果是如同植物生长一样的吸收,将所有的东西都吸收在了边缘。

      白蓝天由衷的感觉没啥用,虽然自己不能修炼木系,但他可以掠夺木系武者的元气,从而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

      从洞中爬出来,白蓝天看到被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的房间,不由得苦笑,反正有李叔在,他会把一切修好的。

      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公鸡的叫鸣声就吵醒了白蓝天,虽然他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但还是很累,毕竟昨晚修炼跑的实在太多,睡的又实在太晚。

      打了一套黄师傅教的锻体拳,外面的天也渐渐的明亮。他跑过去让管家把自己剩余的锻体药材打包起来,准备今天送给铁柱。

      破天荒的,王婶并没有摆摊卖包子,白蓝天也大概知晓原因,便敲开门。

      给白蓝天开门的正是铁柱,白蓝天将打包好的药材递给铁柱,对他说:“铁柱,你要去了学院还是要锻体,这些药材给你用。”

      “谢谢你,但是今后请不要叫我铁柱。”可以看出铁柱很开心,但对于白蓝天还是叫他铁柱有一点意见。

      “行啊,你小子,当武者了小名都不要了?”白蓝天只是当铁柱有架子了。

      铁柱苦笑:“不是这样,我是觉得就是因为你们叫我铁柱,柱子是木头做的,所以我才是木系,如果别人叫我铁疙瘩,我是不是就能变成金系。”

      “那咋不叫你铁汁呢,你想不想变成水系?”白蓝天无语了,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算了,不说这么多了,你什么时候走?”白蓝天也知道流程,按照武馆要求是三天内就要去报道,但具体还是看个人意见。

      铁柱没有思索,说出了早就想好的回答:“今天中午午饭后,那个来帮我们测试资质的黄教练带我一起走。”没想到那个中年男人也姓黄,说不定和武馆的黄师傅还是亲戚关系。

      白蓝天想了想,对铁柱说:“这样,你把材料放下,我还有一点事跟你说。”

      铁柱也没问什么事,把锻体材料放下后,就跟着白蓝天来到后山,路途中还看见一群穿着黑袍的人,铁蛋还疑惑为什么这群人看起来这么疲惫,白蓝天只是笑笑不说话。

      到了后山,两人经常一起锻体的山洞,白蓝天掏出叶剑递给了铁柱。

      此时的叶剑已经失去了青色,但是在砍向东西时还是会有青色元气。

      “这是啥?”铁柱只觉得这把小剑非常袖珍,像一个玩具,拿在手中把玩,也不觉得有啥奇怪的地方。

      白蓝天摇摇头,要不说铁柱是个铁憨憨,宝贝在他手中都看不出来:“这把剑叫叶剑,把手的地方刻着一个叶,我就给他起名叶剑。”

      “不出我猜测,这把剑应该是一把帝品气器,具有存储功能,你试着像闪避砍一下。”白蓝天说出自己的猜测,这把武器不可能是液器,因为叶器都会有明显的存储元液的地方,这把武器显然没有。

      铁柱半信半疑,使劲朝山壁挥去,白蓝天一看坏事了,拉着铁柱赶紧跑出山洞,刚出了山洞,山洞就塌陷了,轰隆隆的砸下来。

      “你是傻子吗?划那么大干什么,让我看看还剩多少元气。”白蓝天一把抓回还在发愣的铁柱手中的武器,聚集精神看向叶剑,发现叶剑的青色已经很淡了,似乎再使用一次就会完全消失。

      “你这一次最起码把三次的元气耗掉了,只剩一次了,拿着防身吧。”本来这把叶剑就是给铁柱的,但谁知道只是试验使用,铁柱就把三次用量的元气用掉了,这样算下来,叶剑可以存储五次的元气量。

      按照功法记载,每一个阶段的武器都分为凡、徒、师、王、皇、帝五个等级,分别对应存储量为零、一、二、三、四、五,能存储五个元气的叶剑很明显属于帝品气器。

      “威力这么大?只能用一次了?”铁柱有些后悔之前划的太大。

      白蓝天安慰:“没事,等你到了武者,把叶剑炼化,就可以把你的元气存入就可以继续用了,但肯定没有别人元气威力大。”

      铁柱听到前一段话还挺开心,毕竟可以恢复,但后面就不高兴了,威力没有别人的大,证明还是浪费了三次机会。

      “行了,别苦丧着脸了,八大家族的族长都没有一件帝品气器,你还没成为武者就有了,还不开心。”白蓝天决定将帝品帝器有多珍贵告诉铁柱,“你只有二十天赋,只能炼化一把武器,这把就够你用一辈子了。”

      “行,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铁柱知道了叶剑的珍贵,把叶剑贴身收好,捂的严严实实,像极了王婶捂银子。

      白蓝天自然不是白给铁柱的,刚好铁柱提出了这个话题,他就顺势说下去:“我不需要你的感谢,你只要加入高能派就行。”

      “啥是高能派。”铁柱很疑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会是白蓝天瞎编的吧。

      “笨!如果有人告诉你前方高能你会怎么办?”白蓝天反问。

      “避开?”铁柱不自信自己的回答。

      白蓝天满意的点头:“不错,就是避开,你想想今后我们门派强大了,我们在什么地方办事,有人过来我们就可以说——前方高能。”

      似乎是沉迷于自己起名字的水平,白蓝天说这句话时还不自觉的望向天空,等待铁柱的赞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