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视频在国线产

      出了门之后白云山立刻先给高山一実发了消息,告诉她已经确定了某只大阪鸽子的位置,没有什么危险,让她安心下来,得到了先去休息的回复后,便径直前往了药局。

      时间还没有到深夜,街上的霓虹灯在雨水的洗礼下显得焕然一新,白云山踩着城市的倒影前进,举着雨伞行走在街道上的他仿佛撑开了一片夜色,鞋底溅起的水珠就是这片夜色里闪烁着的星辰,然而仅仅一瞬之间,便湮灭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夜风拍打在他的脸上,传来了沁心的凉意的同时也让他冷静了不少,刚才在公寓里吃惊与尴尬的情绪较多,反而让他忽视了一些问题,现在想来,不由得立即皱了皱眉头。

      毕竟他虽说是经纪人,但也是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与手底下的小偶像们正常来往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如今女孩晚上独自一人跑来他家,这就有些超脱了正常来往的范畴了。

      要是被狗仔,尤其是文春之类的看见,想都不用想,绝对是一个大新闻没跑了。

      对于这点,白云山自己倒并不害怕,以他如今的情况,有便宜学长加坂本先生两道保障护航,即使真的出了这么个新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反倒是考虑到霓虹的社会风气,对女孩的打击反而会更大。

      不要说她还是偶像了,还有着恋爱禁止的规矩在,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模特或者女主播,出了这档子事,以霓虹的社会风气,受到的关注与谴责肯定都要比他这个男方要大得多,最后一番谢罪道歉是肯定的,偶像之类的也是做不成了。

      这就不是白云山想看到的了。

      尽管说以目前乃木坂的名气来看,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很低,但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眼红或者找麻烦的人,因为利益因为种种关系,他们找麻烦的理由总是能让你刷新认知,不得不防。

      毕竟团队刚建立没多久,就爆出了若月佑美大头贴事件,虽然那个时候白云山还没来,但是从事后的回溯中却也能够察觉到这些隐藏在幕后的恶意,自己这些staff经纪人,可就是给小偶像们遮风挡雨的雨伞,任何一滴饱含恶意的雨水透过缝隙洒落进来,都是他的失职。

      尤其是联想到了初次见面时,若月佑美对自己诚惶诚恐的态度,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内疚道歉,白云山的眼神不禁沉重了一些,如果当时自己在的话,这些其实应该都可以得到很美好的解决方法。

      只可惜当时自己并不在乃木坂,只能任由女孩被雪藏,一直到今年才重新开始,恐怕要等到第三张单曲才能再度焕发光彩。

      白云山是不可能任由其他成员再度出现这种情况的。

      那么,应该怎么解决风险呢?

      白云山一边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一边开始思索。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药局。

      稍微说明了一下情况,买了些退烧用的药品之后,他将装着退烧药的袋子夹在了腋下,随后一只手撑开雨伞,一只手推开了药局的玻璃门。

      同样明亮的灯光下,白云山缓步行走在雨中,眼睛却渐渐明亮了起来。

      如果是换做普通的经纪人,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没有什么办法,如果真的很不幸附近有狗仔或者文春的人拍到了,也就只有先赶快让女孩回宿舍,然后给上面报告这件事情,希望能借助索尼的资源强压下来而已,将这件事的坏影响压制到最低。

      但是对于他而言,他却有更加简单粗暴的办法。

      他缓步来到了梧桐坂附近,然后对着脑海中的系统吩咐了一声,便静静地伫立在了原地,轻轻闭上了眼睛。

      一阵无形的风吹过。

      旋即,以他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地图缓缓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建筑,道路,以及附近的每一座雕塑每一把长椅,都清晰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个红色的小点分布在四周,每一个小点都代表着一个人,有些静止,有些正在移动。位于公寓内的人自然是不用去管,他所需要确认的,只是公寓外面游荡的闲杂人等罢了。

      心中有了决断,白云山撑着雨伞平静的出发,向着公寓外最近的一个的小点走去。

      ......

      在梧桐坂附近的一条巷子里,有着一个衣服脏兮兮的流浪汉,此时正依靠在墙角上打着盹,时不时一阵凉风吹过,便被雨水浇醒,嘟囔着骂着脏话,抱怨着这突如其来的鬼天气。

      流浪汉最近看了一部雨夜杀人魔的电影,这是他年轻时便留下来的兴趣,他以前很喜欢看电影,但自从破产成为了流浪汉之后,便没有什么机会进影院去看了,去租CD也没有机子给他放映,好在前段时间去某个相熟的CD店老板里蹭了段午睡时间,便借着机会看了这部电影。

      电影情节自然是忘得差不多了,只是记得那个雨夜杀人魔长得一点也不可怕,看起来普普通通,也不知道是不是导演的脑袋被门夹了,选了个这样的白痴来演。女主倒是挺不错的,十分养眼,希望续集还能看见她。

      流浪汉一边心里默默写着自己的影评,一边忽然又想到了刚才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的两个女孩,看起来岁数不大,其中一个女孩更是长着一双浑圆结实的长腿,纤细与肉感并存,看起来比电影里的女主更养眼,只可惜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想到此处,他不禁暗自咬了咬牙,暗骂了几句脏话,然后一只手抓了抓大腿,准备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发泄一下——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举着雨伞来到了他不远处,静静的盯着他。

      男人一手举着雨伞,一手提着一个普通的塑料袋,里面看不出装着什么,伞下的灯光有些晦暗,看不清楚面容,只是感觉眼神异常的平静,平静到有些不正常。

      流浪汉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也不知道是被冷的还是被眼前忽然盯着自己的男人的眼神吓到了,只感觉那眼神里隐藏着丝丝的冷漠,仿佛要是确认了什么立即就会冲上来揍自己一顿一般,十分的可怕。

      男人沉默着与其对视了几眼,随后便转身离去了,哒哒的脚步声在巷子里回响,流浪汉则却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来,但却一个字都不敢发出声来,身体一阵阵颤抖,顿感劫后余生,脑子里也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原来真的有雨夜杀人魔!这一定就是雨夜杀人魔!他刚才一定是在确定我睡着没有,一旦我睡着了,一定就会从那个袋子里掏出刀来把我割喉!实在太可怕了,太可怕......我得赶紧离开这里,吓死我了——

      联想到刚才的电影,流浪汉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哆哆嗦嗦的提着裤子连滚带爬的逃跑了,连头也不敢回一下,似乎那个男人随时都会返回一般。

      ......

      就在流浪汉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搬家时,被误以为是杀人魔的男人——也就是白云山,则轻轻摇了摇头,心里也松了口气。

      附近已经排除得差不多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狗仔或者偷拍者,这倒是件好事——

      白云山低头看了下时间,时间距离自己出来时已经过去了近十多分钟,房间里的女孩这个时间差不多应该也换好衣服了,这个时候回去,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啊——”

      “麦麦——没事吧?”

      “我没事......”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巷子口却传来了一声惊呼,以及女孩们慌乱的对话声,顿时令白云山的脚步一顿。

      麦麦?

      这不是深川的名字吗?

      白云山疑惑地扫了一眼,迟疑了一下,随即大步走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