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app直播平台

      东平起床,艰难的拆下纱布,用药水清洗伤口,然后重新包扎。

      本来他想动用能力杀死造成伤口化脓的细菌的,但他昨天实在是用了太多次能力,已经对这感觉恶心了。

      他现在一想到进本就烦,特别是他想到只有一只手灵活的时候,就更烦了。

      他是宁愿动手上药,忍受更长的治疗时间,也不愿意再面对任何boss了。

      当东平搞定伤口的事,艰难的穿上衣服后,来到餐厅觅食。

      在餐厅里,恩和遥正吃着早饭。

      遥咽下嘴里的食物,招呼了一声。“哟,早啊。”

      东平用左手拉开座椅坐下。

      “咦,谁这么好,竟然从对门给我买了几笼包子回来。”

      遥翻了个白眼。

      “还能是谁,你看我像是那么勤快的人吗。”

      于是东平向恩道了声谢,开始大快朵颐。

      遥吃完了早饭,趴在桌子上,眼睛一会儿看着恩,一会儿看着东平,视线来回移动。

      “总感觉你们不太对,昨天晚上出去致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咦,你怎么换左手吃饭了?”

      东平嘴里塞着包子,含混地说道:“昨天遇到坏人,见义勇为,把自己弄受伤了。”

      遥很好奇,两步蹦过来,拉开他的衣领。

      “真的?我看看。”

      东平被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下,扯到了胸口肌肉。

      “别,嘶!”

      遥举起双手以示清白。“什么情况,我可没碰啊……伤的很严重?”

      东平哼了一声,不理她,只吃着包子。

      “你看你,总是逞英雄,哎……”

      遥叹了口气,但难得的没提前下桌,而是在东平吃完后,主动上前收拾碗筷,参与洗碗工作。

      恩自始至终都面带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的互动,没有说话。

      ……

      终究,东平还是得到丽人美容院去推那些各种皮肤毛病的日常boss,没办法,定好的事,不能失信于人呐。

      由于伤口很麻烦,所以东平在进入副本后,直接把那块地方用【硬化】保护了起来,这样虽然不灵活,但好歹无论是摩擦还是拉扯到伤口时,都不会太痛了。

      他是多想能利用副本里的读档来恢复这烧伤啊,可惜办不到。

      这惯用手一但受伤,即便不疼,也让他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许多能轻易解决的问题,都变得麻烦了起来。

      能用“痘痘收割机”或炸药一次性解决的还好,遇到boss稍强,没被这些搞定,需要东平补伤害的情况,那就焦躁了……

      东平这次虽然在现实中花的时间跟往常一样,但在副本里的工作效率很低下,刷一次的时间够以前刷好几单的了,对他而言,工作时不但痛苦无比,进度的推进慢得跟蜗牛一般。

      在他艰难的搞定上午的预约顾客后,他已经烦闷的不愿说话了。

      不过是一只手受了伤,就让他如此挫败,这让他最近被自己能力搞得有点飘的心态,直线落地,甚至在地上撞出了一个深坑。

      现在他深刻地明白了,他的本质仍是一个碳基猴子而已!

      即便在众多碳基猴子中,他仍只是处于中等水平的货色。

      他在现实中并不能重生,被激光稍微擦一下就就会疼的要死,要是被子弹命中脑袋,他瞬间就会毙命。

      他只是有那么点时灵时不灵的预见能力,能够规避一些问题,但他并不具备真正的预见性。

      他不能见微知著、一叶知秋,他只能盲人摸象、管中窥豹。

      他很难通过智慧来推测复杂的事情,他就不是一个聪明到能用智慧碾压对手的人。

      他内心没有遥坚强,洞察力更是远远比不上恩,对上没得病前的恩,他屡经强化的身体竟然连肉搏都输给他。

      除掉突然出现,改变他第二人生的能力之后,他就只是个失败的穿越者而已,连文抄公都做得磕磕绊绊。

      而他的能力真的能给他安全吗?

      他可以用能力杀人,但武器也可以,他可以超视距杀人,武器还是可以,他可以一次杀很多人,武器比他杀得更多!

      现代武器可以把一栋建筑轻易摧毁,而他的能力呢——连一块砖头都不能毁灭!

      所以,他有什么可自信的?

      东平现在异常清醒,开始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太自信了,他的能力有其极限所在,而他自己的本质也并不优秀。

      他必须认清现实,要更加小心谨慎,不然别说超脱时空,回到地球之类的野望,就算是在这边的生活也是安宁不下来的,随时可能死于非命!

      这并非危言耸听,昨天晚上,射向他肩膀的激光,若稍微偏一点,命中他的脖子、眼睛,或者说这卫兵拿的不是激光枪,而是用火药枪械,那事情或许就完全不同了。

      死真就是这么轻易。

      他如今的安然无恙,其实是有赖于朋友的真诚以待,以及强者的自我约束,而非他手段有多么了得……若第三博物院真对他起了歹意,他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现在清醒一些后,东平回顾自己得到能力以来的诸多事情,发现他在很多时候都太不小心了。

      他若真的想苟,就应该彻底隐藏起来,一点异样都不露才对,就算要利用能力牟利,也应该做戏做全套,搞出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出来,而非像现在这种佛系态度,随缘保密,遇到他人怀疑,还要现编答案糊弄,别人真的猜到甚至干脆就承认……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真的能苟得住吗?

      人是很难坚持做违反本性的事情的,他本来就是个很不会说谎的人,现在你让他成天活在谎言里,也实在是有点难为人了。

      人的一生本就是由一个个选择组成的,东平做出这样的选择,源自于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够小心的行为方式让他冒了更大的风险,但也让他拥有了更多的朋友,得失之间,如何衡量,真不好说。

      这种不好说,在于他无从分辨自己的这些选择究竟是对是错,一次选择中又有几成是对,几成是错,或许不到最后关头,他都无法找到答案。

      他想了半天,只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很饿。

      正好,几十分钟前,詹风打来电话,说要约着一起到勇者厨房吃饭,东平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到十二点了,连忙一个激灵窜起身。

      “谁中午饭没着落的,跟我一起……哦,不必选了。”

      此刻由于已经下班,人几乎走光,只剩下恩一个人还在打扫卫生。

      东平拽着恩就往对门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