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嘿咪兔视频

      发到第三张明牌时,桌上的型更是好看。朱达贵是三条3,而巴布鲁是个顺子牌789,还是红心同花。郑若拙也是三条,而且是三条A,金吓醒则是一对K和一个Q。

      “同花说话。”

      “梭哈。”

      巴布鲁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他的底牌是红心6,现在是红心6789的顺子,五和10都没出,最后一张牌很有可能出同花顺。

      巴布鲁的下首是郑若拙,他有三条A,当然不会在乎。他的底牌是红心10,已经断了巴布鲁一头,他的三条A几率很高的。

      只有金吓醒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的底牌是K,明牌是一对K和Q,如果最后一张牌不来K或才Q的话,他已经比郑若拙要小了。但他还是跟了,梭哈也只要四百万,或许最后来张K呢?

      最后是朱达贵,他故意犹豫了一会,看着桌上的一堆筹码,也扔了四百万在桌上。

      朱达贵的钱到位,荷官开始发牌,巴布鲁是张红心J,郑若拙是张方块10,金吓醒则是张Q,只有朱达贵没有拿到好牌,他只有一张4。

      看到朱达贵愣了一下,郑若拙很是得意:“餐饮快速运输者是不是有些失望啊。”

      朱达贵点了点头:“是有些失望,你们都这么大的牌,我怕赢不了。”

      郑若拙环顾众人,问:“这局是不是再加点外围啊。”

      他现在可以说稳操胜券了,巴布鲁的红心10在自己手里,他拿到红心J,最多也就是同花,自己是铁支,铁定赢定他了。

      金吓醒是两对,就算他底牌是K或者Q,也是个铁支,但没有自己的A铁支大。

      至于朱达贵,看他刚才的样子,搞不好就是三条3,整个桌面上的牌,估计他的最小。

      金吓醒首先盖牌:“我不挡大家的财路。”

      他敢肯定,郑若拙是个A铁支,自己输定了。没有拿到最后那张K,他很难赢。再说了,就算拿到K也不是稳赢,还有巴布鲁的同花顺呢。

      朱达贵惊讶地说:“老金,你这弯转得有点急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老金急转弯?”

      就算金吓醒不参与外围,他一样可以赢桌面上的钱。直接盖牌,难道猜到了自己的底牌?

      金吓醒轻轻摇了摇头:“这把我就是个陪衬。”

      他对郑若拙的性格摸得很透,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不会轻易赌外围。

      “金先生很明智,知道自己两对没戏。巴布鲁先生,有没有兴趣赌外围?”

      巴布鲁问:“赌多少?”

      他虽是同心,但郑若拙和朱达贵都是三条的台面,如果底牌是四条,或者是葫芦,他就输了。

      朱达贵突然说道:“现在开牌不是挺好的吗?”

      “怕啦?你也可以跟金先生样盖牌的。”

      朱达贵淡淡地说:“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这些钱都是赢你们的,你就算赌一个亿我也没问题。”

      “那好,就赌一个亿!”

      巴布鲁不是稳赢,他的同花只值一千万:“这么高?你们两个赌外围吧,我只看台面。”

      他可以不参与外围,但如果同花最多,桌上四千万还是归他。

      郑若拙和朱达贵如果赌外围,不管输赢与他无关。就算他们都比自己的小,外围的钱也由大牌拿走。

      “郑先生这是要一把让我回到解放前。没问题,今天反正赢了,就算这把输了,还是赢了大几千万。”

      “敢不敢一把梭哈?”

      “那不行,我还得留点本钱翻身。这样吧,我留十万。”

      朱达贵拿出一个十万的筹码放到口袋里,剩下的钱全部推到桌中央。

      旁边的景神仙一见,连忙过来帮忙,他的任务不就是给朱达贵推筹码的么?

      “大约一亿七千万。你要是赢了,我只能去外面再从转盘玩起。我要是赢了,买辆跑车送外卖。”

      “朱达贵,你疯啦?一把赌一亿七千万!你留点钱回去用不好吗?”

      耳麦里突然传来方婧雅的声音,她虽然没有视频,可听声音还是知道现场的大概情况。朱达贵这是要跟郑若拙对赌,而且一把就赌一亿七千万。

      郑若拙将底牌红心10亮了出来,同时也站了起来,意气风发地说:“开牌吧,你可以出去了。”

      金吓醒看到郑若拙的A葫芦后,暗暗庆幸,他的K葫芦盖得不冤枉。

      巴布鲁看到郑若拙的红心10后,默默将自己的牌盖了起来。怪不得郑若拙要赌外围,原来是吃定自己不可能是同花顺。

      朱达贵将自己的底牌亮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我以为你是四条A呢,怎么是个10?”

      郑若拙顿时跌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你是铁支?”

      朱达贵笑了笑:“我就怕你是A铁支,没想到赌对了。侥幸,真是侥幸。”

      这一把,他赢了两个亿,现在他的本金达到了三点八亿。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要知道,昨天他手上才十万筹码。

      郑若拙怒声说道:“你是铁支,最后拿到4的时候为什么要叹气?演的一手好戏。”

      “我想拿A,只要拿到钱,就能稳赢你的,没想到是张4。还好,你不是铁支,否则我现在要跳楼了。还继续吗?要不要抽根烟缓缓?有降压药不?”

      “继续,有本事把我的钱全部赢光!”

      “那倒不会,我不是这样的人,就算你输光了,也绝对会给你路费,不会让你走回去的。”

      朱达贵在贵宾室赢钱,方婧雅和黄志益在房间静静地等着,等着郑若拙出手。刚才郑若拙一把输了一亿八千万,估计要段时间才能缓过神。

      黄志益带好耳麦,说:“我下去看看。”

      昨天郑若拙就输了一个多亿,今天又输了两个多亿,就算他手底下有个集团公司,也不经这么折腾。

      接下来,朱达贵玩得很轻松,三个多亿的筹码摆在面前,他想不轻松都难。他每次看底牌,也不再避着景神仙,不是信任他,而是想知道他与金吓醒的暗号手势。

      比如说,黑红梅方是怎么表示,从2345到JQKA又是怎么表示。

      十几把后,朱达贵基本上知道了。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狠狠教训景神仙和金吓醒的机会。

      ps:新书不容易,如果觉得还可以,请多投点票支持一下,谢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