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豫老公

      从体育馆出来,身后的噪杂被锁在那喧嚣的场馆中,郑活总算感觉稍稍能够呼吸了。

      但心头还是无比的压抑,痛苦悔恨的情绪始终如一条毒蛇在啃噬着他的心灵。

      输掉了比赛,输掉了天兰杯正式赛的资格,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彻底成为一个笑话了。

      没有什么“输了比赛就回家继承百万家产”的梗,事实就是,当他赌上了一切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却还是功亏一篑时,他以后不管再过上怎么样荣华富贵的生活,都不可能再快乐了。

      就好像关在笼子里的百灵鸟,看起来再光鲜亮丽,可它真的有笑过吗?

      郑活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该往哪去,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但他就是不想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好像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前面体育馆的看台通道里突然走出一个美丽身影,转过身,正好和郑活打了个照面。

      那身影映入郑活的眼帘里,让郑活迟钝的大脑动了动,突然反应过来……那是苏菲!

      此时所有人都在体育馆里庆祝比赛冠军的诞生,苏菲却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她是来……找我的吗?

      郑活昏昏沉沉的脑袋里涌起这个念头,但马上就被自己打消了。

      她还在生我的气,怎么会来找我呢?一定是凑巧遇上了吧。

      我现在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在她眼里,一定十分可笑吧?

      笑就笑吧,反正我……早就习惯了。

      郑活干脆拖着沉重的步伐,就像没有看到苏菲一样,继续向前走去。

      前面的苏菲却也像没有看到郑活一样,向这边走来。

      两人的距离靠近,擦肩,又拉远……

      自始至终,谁也没有将目光投向彼此。

      就好像两个陌生人,在这清冷的秋夜里突然彼此经过……

      在与苏菲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郑活似乎感受到了苏菲的温度,但那温度,却马上又拉远了。

      郑活无声地笑了起来,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说不清的快意,他大步向前走了出去。

      ——就这样吧,这种生活根本不属于我!

      什么校园生活,职业生涯,都是给那些更无拘无束的人的,像我这样戴着枷锁出生的家伙,从一开始,就不该踏入这里!

      那就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他的脑中突然浮现一个宁静祥和的地方,那是一处永远能够让他感受到安宁与自在的天地,他突然间迫切地想要回到那里。

      没错,回去吧!

      回……家吧!

      ……那里才是最好的地方!

      郑活突然间有了方向,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远。

      他却没发现,他身后的那个美丽身影,已经停下了脚步,回头用忧伤的目光,深深地注视着他……

      这个夜晚,注定凄凉。

      …………

      郑活买了晚上最后一班的电车票,去到了这座城市边缘一个偏远的地方。

      那里有着牧场和草原,有着溪流和人家,有着繁华都市里绝对不会有的缓慢生活节奏,却也有着城市里绝对感受不到的平静与祥和。

      那是一处广阔的庄园,同时也是……郑活的另一个家。

      郑活有两个家。他从小长大的那个家,在另一个繁华的城市里,那个家里有老头子和天天。而他之所以选择来到这个城市上学,则是因为这里有着他的另一个家,这个家里……有着他的母亲。

      那个温柔而又美丽的身影,从小就是郑活最喜爱的对象,只是在郑活十岁那年,她受不了郑天霸无尽的工作与应酬,就选择来到了这个偏远的乡下,经营了一座自己的庄园。她隐居在这里,远离了那个纸醉金迷的世界,过上了平安祥乐的生活。

      郑活虽然必须要在城市里上学,但只要一放寒暑假就会带着天天跑到这里来玩。他在这里可以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戏水、爬树、漫山遍野地跑,没有拘束,也没有烦恼。这里成了他的第二个家,同时也是他最大的避风港。

      郑活踏下电车,顺着一条平整的溪边小路向前走去,一路沐浴着明媚的月光,欣赏着旁边溪流潺潺的流水,踏过起伏的山丘,又走过五彩的花田,最后来到一片广阔又清幽的庄园,这里正是他母亲隐居的地方——云霞庄园。

      他推开庄园的大门,踏着干净平整的泥土,走到一栋典雅大气的白色建筑前,敲敲门,不一会儿门开,里面出现一个端庄美丽的身影,正是他的母亲——柳云霞。

      郑活在母亲的面前,突然间卸下了所有防备。那些一路上咬牙忍受的痛苦与悔恨,再也不需要压抑了,他可以无所顾忌地释放着自己的痛苦,因为眼前,正是他最亲近的人。

      他微微一笑道:“妈,我回来了……”

      然后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

      棋研社里,突然失去了郑活的踪迹。

      自从那天晚上的比赛过后,郑活就消隐无踪了。

      苏菲一开始还能够假装不在意,但到了第二天,她的心里就莫名地慌张起来。

      她突然有种感觉,那天晚上的那次装作互不相识的擦肩而过,可能就是两人的最后一面了。

      她出奇地焦急起来,去找了和郑活一个班的陈萌萌,找了郑活的朋友王哈哈,甚至还去找了郑活班上的班导学姐,却没人能告诉她郑活的去向。

      郑活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苏菲突然感到悔恨。

      那天晚上,她本来是想去安慰郑活的,可看着郑活那样一脸沉默地走过来,她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只好假装不在意的,从郑活身边走过。

      那一刻,她的心是刺痛的。

      ……如果那一刻她开口了,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如果她没有犹豫,没有懦弱,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安慰了郑活,郑活会不会还在身边与她说说笑笑?

      可是现在,郑活却好像真的不在了……

      一想到郑活以后不会出现在她的生活,她就感到喘不过气,巨大的恐慌,几乎将她淹没。

      她突然下定了决心,奔跑了起来,一路寻找着,来到另一个美丽少女的面前。

      生性倔强的她,本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做的……

      她看着眼前的兰莎,深深地问道:“郑活,去哪里了?”

      兰莎露出了有些愧疚的表情,轻轻道——

      “他……回家去了……”

      这一刻,苏菲的心,忽然沉入了谷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