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污ask下载

      “小知,你终究还是来了。”

      “皇上没什么可以相信的人,是他让我来的,我要把你平安带回去的。”

      楚阳因为被围困,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他带着这么多兵,而且做决定的也是他,他不能出事,我让他去休息,楚阳却坚持要与他的副将们商讨破敌之计,我就直接打昏了他,他对我没有防备,一下就昏倒了。

      等他醒来时,已经过了半天,他生我的气,但我并不在意,反正他是休息好了。

      我知道楚阳不会真的恼我的,果然,我就在营帐外与那些士兵们一起撒了泡尿,还打了一架,他就叫我进去了。

      我嘿嘿笑着,楚阳爱干净,我就把自己的手在一个士兵身上抹了两把,然后进了营帐。

      “我们在商量退敌之策,你却在外面与士兵打闹,我看你是还不知道到现在的情况危急啊。”楚阳声音很严肃,我知道那是做给大家看的,因为楚阳在我面前从没有发过火,也没有板过脸。

      “将军,我自然知道,只是是将军不让我参与啊。现在我进来了,正好可以算我一份。”

      楚阳一直担心我只是懂兵书而缺少实践经验,怕我纸上谈兵误了大事。我想证明给他看,在营帐中分析当前柔夷与我大凤朝的形势,最后我立下军令状,两天后就会带着我的士兵袭击柔夷营地,定会斩下柔夷小王五人首级。

      楚阳摔碎了杯子,大骂我鲁莽,军令状一旦立下,就没有挽回的余地,我若做不到自己答应的事,就只有用自己的脑袋祭天了。

      我也不理他,骑马偷偷跑到山上,那里能看见柔夷营地的大概情况。

      一天后,我带来的大军终于来到我们面前,我进行点兵,罕见的给他们训了半个时辰的的话。

      “三军听令,此次突击柔夷,论功行赏,杀柔夷副将及以上将领者,一人赏黄金十两,赐良田十亩!”我自己有钱,这是那些大臣当初为了拉拢我送给我的,我没有给他们准确的话,但他们送来的礼,我都照单全收了,里面值钱的东西我都让人拿去换成了银子,最后在折成金子,存了起来。

      士气大振,就连楚阳的兵都有些心动了。这一天,皇上从皇城从来圣旨,封我为车骑将军,命楚阳为右将军,一同攻打柔夷。

      第二日,天降大雨,这正是天佑我军。我带着五千骑精英小队,在雷雨交加中再次潜入敌人后方,我的副将则穿戴成我的模样,带着剩余大军走西路进攻柔夷。楚阳从东路包抄柔夷,两面夹击,前面是汹涌的江水,他们只能向后跑,但后方已经被我拦住了。

      这一战,不负众望,只是我一人就杀了敌军五个小王,三个副将。我军中有勇士,更是共击杀敌军副将及以上地位之人达十七人,杀敌两万,虽我方也有损失,但杀敌过当,这次功劳定是不浅。

      战役持续了一天一夜,敌我双方都各有损失,但明显是柔夷大败,从边境连退几十里路。

      楚阳杀了柔夷王的儿子,生擒敌军两千人,招降近万。但楚阳却被敌军一直暗箭射伤,硬撑着到战役结束,最后毒素入骨,体力不支,直接砸在了尸体上。

      我亲眼看着楚阳倒下去,我跑过去把楚阳背回营帐,大喊军医过来。但军医都在摇头,说毒已入骨,这是没有生机了。

      我不信,若不是副将拦着我,我早就把他们杀了。此等庸医,不能救该救之人,那死了也好!

      但老天还是舍不得就这么让楚阳死的,一个军医说,古有刮骨疗毒,也许可以试一试这个方法。

      这个是很疼的,但比起命,这点痛,也算不得什么。我让军医去准备,但军医竟然直接吓尿了,丢人,我一脚就把他的肋骨踹断了几根。

      最后还是我来的。楚阳昏迷了,我怕他因为太疼而下意识咬住自己的舌头,我局在他的嘴中放了一块厚厚的绢帛。东西已经准备好,我拨开楚阳的衣服,我看见他的后背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伤疤,那些印记明明我也有,但我看着楚阳身上的已经结痂的疤痕,心里还是不舒服。

      我的手竟然也有些颤抖,我打了自己一巴掌,才冷静下来。我慢慢割开楚阳的伤口两侧,我看到楚阳浑身抽搐,嘴中的布帛也掉了下来,眼看着楚阳就要咬住自己的舌头了,我只好把自己的手臂迅速放在楚阳的嘴边,楚阳真是心狠啊,我手臂上的伤口一直跟着我到最后。

      我没有办法,就给楚阳灌了些蒙汗药,把布帛重新给他放到嘴里,还用长布条缠了几圈,这下应该不会掉了。

      我专心给他一点一点刮着附着在骨头上的毒,整整一个时辰,我浑身都湿透了,但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终于,我把他打得伤口处理干净,让军医进来,给楚阳处理伤口。

      楚阳失了太多的血,恐怕得养上许久。

      半月后,皇上的圣旨又传来,直接在军中封楚阳为大将军,我成了骠骑将军,来人还带来许多赏赐,说是犒赏将士们的。

      这一消息振奋三军,我也很高兴,楚阳终于成了大将军,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楚阳终于可以正常行动了,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皇城还传来消息,说姨母生了一个小皇子,这下整个楚家更显贵了。

      这次柔夷虽然损失惨重,但整个柔夷的实力还是与我大凤朝不相上下的,他们有侵略大凤朝的野心,这次柔夷王又痛失爱子,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边疆的安全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楚阳身体好了之后,军中都很高兴。大家提议举行个蹴鞠比赛,大家一起高兴高兴。我没兴趣,我的兵没人敢来劝我,他们就只好去央求楚阳。楚阳一点都不知道感恩,竟然与他们一伙,非拉着我去参加蹴鞠比赛。

      我对楚阳,始终都是不善于拒绝的。我代表红队,楚阳代表蓝队,我们各带着十名队员,就在三军的围观之下开始了一场蹴鞠比赛。

      赢得一队,可以在今晚的庆功宴上只等着吃就行了,而且还有烤全羊来吃。楚阳不喜欢弄虚作假,我也没有丝毫让步。我听着我的士兵们激动的加油声,自己也融入他们之中,这是第一次,我在除了楚阳之外找到的一丝存在感。

      我身后的兵,是我从皇城带来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我招来的,当时皇上不仅没有可信之人,就连可用之人都没有。

      我奉命去招兵,但因为我年纪小,也从来没什么名气,是没有人愿意跟着我的,我就用皇上的名义,算是哄骗他们跟我来了边疆。我从来不认为我们除了领导与被领导之外,还会有其他的关系。

      我渐渐融入这场比赛中,最后,也许是楚阳身子没有好利索,也许是我们这一队更在行一些,终是我们赢了。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着烤全羊,军中不许喝酒,大家喝着羊肉汤竟然也有了几分醉意。

      我看着他们,觉得也许疆场才是最适合我的生活。也是在那天之后,我在边疆的每一场战役中拼尽一切杀敌的原因,不止是楚阳了,还有我带来的这些兄弟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