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律直播二维码友情下载

      张府。

      堂上摆着香案。

      苏味道手里捧着一幅圣旨,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图案为祥云瑞鹤。

      堂下母子三人低着头,互相对视一眼,皆觉得奇怪。

      在他们想来,这圣旨肯定是给昌宗的,陛下时不时会赏赐一些东西以示圣眷。

      可平常的传旨官是门下省的小吏,这回却是宰相!

      实在怪哉!

      张易之斜瞟了苏味道一眼,心里忍不住哼起歌来。

      “我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想念你白色袜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

      这位苏宰相虽说在史书上不甚出名,但他的后代出了个名人——苏轼苏东坡!

      就在张易之胡思乱想之际,苏味道主动开口问:“臧夫人,令嫒呢?”

      呃?

      三人讶异,接圣旨要小麦芽在场作甚?她才六岁啊!

      “咳……”苏味道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圣旨就是给令嫒的,她人呢?”

      给小麦芽的……三人更加疑惑不解。

      难道小麦芽惹祸了?

      不能够啊,就算惹祸,陛下也不可能降罪给一个六岁稚童。

      “奴家女儿还在屋里睡觉……”

      臧氏战战兢兢的说道。

      苏味道和颜悦色:“无需紧张,她可是陛下钦点的小神童,一篇《三字经》令老夫自愧不如!”

      话罢状似无意看了张易之一眼。

      轰!

      臧氏彻彻底底的震住了!

      自家女儿是神童?

      拉完屎,还得亲娘帮着擦屁股的神童?

      睡觉尿床的神童?

      臧氏恍在梦里,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张昌宗难掩脸上的震惊之色,他咽了口唾沫。

      “没有比这更荒唐更不和情理的了,苏相,你怕是弄错了吧?”

      弄没弄错问问你旁边的那位就行……苏味道微微一笑:“六郎,陛下亲口所言,怎会有错,速速去请张神童接圣旨。”

      张易之把头埋得很低。

      他大意了,太大意了!

      没想到随手之作就能上达天听,这不符合他一贯低调的行事风格。

      幸好版权归小麦芽了。

      “奴家去喊麦……窈窕来。”

      臧氏行个万福礼,便疾步朝后宅走去,有些迫不及待。

      女儿是神童,天底下做娘亲的,谁能不欣喜若狂呢。

      不过她稍稍冷静片刻,就恍然大悟,《三字经》?

      不就是易儿教的么,原来是易儿的功劳啊。

      ……

      半盏茶时间。

      臧氏腋下夹着一个小不点,小不点睡眼惺忪正在闹腾。

      “娘,你好烦呀!我要睡觉觉!”

      “待会再睡,圣旨来了。”

      “圣旨……圣旨能吃么?”

      等苏味道见到传说中的神童,不禁有些无语凝噎。

      女娃子,你先把眼屎擦干净好不好?

      “张氏女窈窕,接旨!”

      苏味道展开圣旨,掷地有声。

      小麦芽很懵圈。

      “不许出声,快跪下。”

      张昌宗抓住两条小短腿,把她的膝盖按在地上。

      苏味道吐字清晰,缓缓念着圣旨。

      “门下,朕膺昊天之眷命,天下文风昌盛。六岁神童能著书,百姓闻之欢喜,朕龙颜大悦,特赐……”

      黄金五十两!

      良田五百亩!

      ……

      老娘竟被封为太夫人!

      短命的死鬼追认襄州刺史,他该含笑九泉了。

      臧氏乐得合不拢嘴,赶紧招呼小麦芽领旨谢恩。

      小麦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照着葫芦画瓢。

      一连串繁琐的流程结束,苏味道恭贺道喜后便离去。

      当大厅摆着一箱黄金、一张田契、数百段绢布绸缎,还站着几十个歪瓜裂枣的仆从女婢。

      小麦芽哭丧着脸,趴在地上撒泼。

      把她从被窝里拖出来,就这点东西?

      “还以为是什么大手笔,连醉霄楼的香饼都没有,陛下太小气啦!”

      “慎言!”

      臧氏把她拎起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装作很愁闷的样子。

      “麦芽呀,这些娘替你保管,长大了再还给你,待会娘还给你买香饼。”

      “真的呀?”小麦芽破涕为笑。

      她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亲了。

      张易之和张昌宗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咱们小时候也是这样被坑的……

      “对了,大锅,我答应守口如瓶,跟谁也没说喔。”

      小麦芽“蹬蹬蹬”跑过来,抱住张易之大腿,带着邀功的意味。

      “嗯,麦芽是乖孩子,值得信任。”

      张易之开口,有些无奈道。

      臧氏和张昌宗见状忍俊不禁。

      就在这时。

      “夫人,府外来了几个贵人。”

      门房跑进大厅,气喘吁吁。

      张昌宗斜睨:“何人?”

      “太平公主殿下,韦王妃携女安乐郡主,上官舍人,厍狄御正,还有各位宰相国公的夫人……”

      门房顾不上喘气,一口说完。

      母子三人又又震惊了,这可是豪华阵容啊!

      臧氏急声吩咐:“快快大开中门迎接!”

      “易儿,她们来所为何事?”

      等门房走后,臧氏又紧张得手心出汗,她哪里接待过这场面。

      张易之看了一眼呆萌的小麦芽:“看望你的宝贝闺女咯。”

      陛下钦点的神童,还是陛下小奶狗的亲妹妹,谁不想来蹭蹭热度呢。

      留下这句话,张易之便躲进后宅。

      远离权贵,低调谨慎。

      ……

      李裹儿有些忐忑。

      她刚刚入京几个月,就已经仰慕了一个男人。

      可能是单纯的仰慕,亦或是少女怀春。

      神都城传闻中,那个丰神俊逸,相貌甚过谪仙,才华横溢还是个浪漫的诗人。

      不屑权势富贵,宁愿身死也不肯做奶奶的面首,大丈夫的风骨展露无疑。

      她很想亲眼看看,张易之到底有多俊美。

      在她心里,虽然恨不得阉割上次掌掴她的狗杀才,但不得不说,那个狗杀才实在是俊朗,生平罕见。

      可那个狗杀才空有皮囊,心却是恶毒的。

      不像传闻里的张公子。

      那一定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吧!

      想到这里,李裹儿耳根有些发烫,白皙的脸颊布满红晕。

      韦氏有些奇怪:“怎么了裹儿,可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天有些热。”李裹儿赶紧解释。

      韦氏不忘告诫道:“待会收敛你的娇蛮性子,张家可得罪不起,不提小神童,为娘都得巴结那张昌宗。”

      她们一家三口入神都,真真如履薄冰。

      平常见个面首也得赔笑脸,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