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人妻工

      时间如同指间沙,一点一点悄然流逝。

      转眼就过去了十多天,期间,朱大有等人的尸体有没有被人发现,项天没有去关注,这些天来,项天除了修炼之外,就是适应镇魔使的身份,闲来无事也还是会去春风阁喝点小酒,听听小曲,倒也没多大的变化,唯一变化的就是,天气越来越冷了。

      江州城内,一处宏大森严的府邸之内,诸多身影齐聚一堂,望着高堂之上的一道英武身影,气氛显得十分的庄重。

      “诸位,此次召集你们前来,是有一件紧急要事需要你们协助。”

      高堂之上,李君昊目光如电的注视着众人,语气有些凝重:“我大唐开国立朝已有两千余年,先帝在位时,天下太平,宇内澄清,百姓安居乐业,妖魔退避世外,可如今,新帝登基在位,各方妖魔却又蠢蠢欲动,伺机祸乱天下,毁我大唐根基...”

      “江州城外,清源镇,前几日已经惨遭妖魔屠戮,镇内百姓死伤无数,更有甚多百姓被妖魔掳掠回巢穴,圈养起来沦为血食。”

      “什么?”

      “清源镇,居然被妖魔袭击?”

      “我的天啊,清源镇那足足有十万户的大镇啊,竟然毫无声息的就这样被妖魔给屠戮了!”

      “这该死的妖魔,居然敢如此胆大猖狂,就不怕朝廷派兵剿灭它们?”

      听到李君昊的话,堂下众人,个个都很惊讶震撼,不过更多的还是愤怒。

      “我去特娘的,该死的妖魔崽子,老子要杀光它们,拿它们的头颅血祭那些惨死的人。”

      孙立咬牙切齿,粗狂的面庞之上尽显狰狞凶恶之色,双眼透出血红,愤怒不已。

      看着孙立这幅模样,项天很是清楚孙立的心情,他曾听孙立讲过,他小的时候父母就被流窜的妖魔给杀了吃了,当时他因为躲在地窖里才惊险的逃过了一劫,过后他被朝廷收养,主动参军,至于后来为何来到江州城,项天就不知道了。

      “的确该死!”

      项天的脸色同样的难看,双眼之中寒芒在闪烁,虽然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这些年来他早已融入了这个世界,刻在灵魂深处的那股种族精神

      哪怕穿越了世界也无法消失。

      当年华夏大地,遭受异族侵略摧残,他没有机会去斗争,如今这个世界,妖魔肆略,为祸天下,世间百姓便没有一天好日子可以过,何其相似,他如今有这个机会,他肯定不会错过,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心中的一缕执念吧,也只有将这群妖魔杀光杀绝杀到胆颤才行。

      “接下来,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配合我们一起前往清源镇,首先查探是否还有幸存生者,其次就是去围剿那些妖魔,以他们的鲜血和头颅血祭我大唐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同时还要解救出那些被妖魔圈养沦为血食的同胞。”

      李君昊目光扫视堂下众人,他不求所有人都有直面妖魔的勇气和血性,但是他也绝不允许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拖后腿,选择逃避退缩。

      呛!

      腰间长刀出鞘,刀尖朝上,锋利的刀身透发着冰冷的寒光,声若惊雷,沉声道:“这是江州镇魔司成立以来,第一次集体任务,我希望在座的诸位,尽心尽力,不要心存任何侥幸心理,敢于杀妖魔者,朝廷绝不吝啬封赏,此次功勋卓越者,除了原本的任务奖励翻倍之外,还将获得前往长安的机会,无论是进入镇魔司总部,还是进入其他学院宗门,还是入朝为官,都可任由其选择其一。”

      “诸位,话已至此!”

      李君昊面色一沉,道:“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随后立马出发前往清源镇。”

      “对了,有不到者,无论任何理由,一律按照大唐律法处置。”

      李君昊的目光再次扫视堂下众人,不顾众人的脸色是否难看,当他的目光落在一道身影上的时候,突然的顿了顿。

      “好强的杀气!”

      饶是以李君昊的性子也被项天身上散发的杀气都惊到了。

      不过惊到归惊到,并不代表杀气重就能空杀妖魔,斩杀妖魔还是需要强绝的实力,于是目光没再作过多停留,不过项天的身影却在他心里有了一丝烙印。

      李君昊退于堂后,堂下众人顿时炸了锅,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有股乱糟糟的感觉。

      “能够屠戮一个大镇的妖魔,那得是多恐怖可怕,这要让我们去围剿它们,这不是等于送死吗?”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事,我当初就应该找借口继续待在捕快所的,那才是人待的地方。”

      立马有人开口吐槽道,另外还有一些人也都点头附和表示赞同,他们这些人要论实力大多数都是二品三品左右,在江州城这个小地方可以算的上高手了,原本以为进入镇魔司,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和富贵可享受,可谁知道这才刚加入没多久,第一次任务就玩的这么大。

      “就你屁话多,先前李统领在的时候,咋就没见你哼声?”

      “现在事已定论,你又在这瞎哔哔,打马后炮的,烦不烦人?”

      “有本事你可不去,反正到时候律法算下来,你也是要被斩头,还可以落得个缩头乌龟的美名,到也挺不错的,哈哈。”

      “你说谁缩头乌龟呢?”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咋滴,想跟我练练?

      “缩头乌龟,缩头乌龟!”

      “哼!”

      “谁说老子怕了,有本事到时候比比,谁斩杀的妖魔多,谁少谁是孙子...”

      “...”

      有人吐槽不岔,自然也有反驳,一时之间,堂内嘈杂一通,当然也有人闷不做声,静静看热闹,反正这些都不关项天的事,他和孙立眼不见心不烦的已经来到堂外一处庭院里。

      凉亭内,项天与孙立并肩而立,遥望远方天际,在那里泛起了一抹鱼肚色。

      “孙大哥,你没事吧?”

      项天看着孙立眼角还未隐退的血红之色,开口关心道。

      “没事。”

      孙立收回目光,声音有些嘶哑:“项老弟,如果老哥我不幸死于妖魔之手,记得替老哥我多杀几个妖魔崽子...”

      “孙大哥...”

      项天欲言被止,只好无奈的不再出声。

      一缕阳光破开黑暗,紧接着更多阳光破开黑暗,洒落无边大地。

      镇魔司门外,李君昊清点过人数之后,又作了点安排,一众人马便尽数翻身上马,朝着清源镇所在的方位策马而去。

      此去,当斩妖除魔,沐浴妖魔血!

      项天挥动马鞭,加快了几分速度,眼眸之中杀意在起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