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遮掩大尺度电影

      布里斯班市,位于摩尔顿海湾边濒海豪宅

      这是属于丹尼斯爵士的一栋浅白色维多利亚式别墅建筑,高高耸立在滨海山崖边,气势非同一般,彰显出昆士兰州首富的雄厚财力。

      楼下大厅里

      丹尼斯爵士嘴上叼着粗大的雪茄烟卷,头上是大不列颠男人标志性的谢顶,灰色的眼眸冷酷而无情,只有对待家人子女才会收敛一些。

      “亲爱的父亲,我穿这一身巴黎流行的奶白色裙子款式怎么样?好看吗?”

      身材高挑的菲奥娜轻盈的转了一下身,带着繁复蕾丝花边的奶白色裙子飘扬起来,衬托出婀娜有致的身材格外动人。

      “非常漂亮,今晚的舞会你会闪耀全场,我亲爱的菲奥娜。”

      “真的吗?”

      “我确信这一点。”

      “那太好了,我真的太兴奋了,谢谢你父亲,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菲奥娜兴奋的跳了起来,搂住丹尼斯爵士的脖子亲吻他的面颊,然后带着一股香风跑远了,还能听到银铃般的笑声。

      如此美丽昂贵的衣裙价值当然不菲,需要上百英镑。

      也就是说,价值等同于一辆价值昂贵的防弹马车,加上一挺九管加特林手摇转管机枪。

      就这么被年轻小姐穿在了身上,仅仅是她衣橱中众多的衣裙之一。

      菲奥娜是丹尼斯爵士的二女儿,正值青春年华。

      大女儿莉莉娅嫁给了海峡殖民地的一位英国官员,如今居住在新加坡,距离布里斯班主足有数千英里之遥。

      除了约翰-丹尼斯这个唯一的儿子,还有小女儿珍妮,今年16岁了,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

      丹尼斯爵士迎娶的夫人奥维莉亚,原本是个年轻贵族寡妇,承袭死鬼丈夫的男爵街,富有而又漂亮。

      击败了众多的竞争者,丹尼斯得以如愿以偿迎娶奥维莉亚,因此继承了年轻寡妇的贵族头衔,并且先后有了三个儿女。

      这里要说一声,大女儿莉莉亚是前任留下的拖油瓶,好在英国佬不在乎这些。

      夫人奥维利亚穿着一身华贵的深紫色衣裙走过来,她的白皙颈脖上有明显皱纹,这是岁月的印记。

      “丹尼斯,我们的女儿菲奥娜今天很快乐,她非常期待晚上的舞会。”

      “我看她期待的不是舞会,而是爱德华家族的那个小混蛋,别以为穿着帝国海军的军服就能掩盖一切,我知道小爱德华是坎培拉到布里斯班红灯区的常客,只会口花花,一个烂透了的贵族纨绔子弟。”

      “丹尼斯,请注意自己的言行。”

      夫人奥维利亚有些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她的下巴依然高高的扬起,显示出贵族女人的骄傲;“年轻人荒唐一些可以理解,小爱德华出生于曼彻斯特古老的贵族,与他们联姻是我们的荣幸,没必要刨根究底,别忘了你自己的出生,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海边穷小子罢了。”

      “夫人,你用不着时刻提醒我这点。”

      “我没有别的意思,亲爱的丹尼斯。”奥维莉亚的语气缓和下来,略感歉意的拍了拍丹尼斯的手说道;“爱德华拥有强大的帝国海军背景,这一点是广受昆士兰白人议员认可的高贵品质,他和弗兰克那个老家伙竞争州长,一旦成功对我们获益良多。”

      “我知道这点,可竞选前景不乐观呐!”

      “怎么会呢?”

      “你不清楚,弗兰克治理昆士兰州这些年虽然广受诟病,但是也有一批既得利益者坚定支持他,而且,这个老混蛋现在和唐人街新崛起的华人领袖李走得非常近,近期在议会中就否决了爱德华提出的禁止华工议案。”

      “我的天,李是什么人,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奥维莉亚再也无法保持贵族女人的淡定,吃惊的红唇里能够吞下一个鸭蛋。

      “李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华人小子,与移民署长官韦克斯福德先生合伙倒卖入籍证明,手里掌握着上万张选票,已崛起为昆士兰州不容忽视的重要势力,十分难对付。”

      丹尼斯吸了一口雪茄烟然后缓缓吐出,任由青色浓烈的雪茄烟雾环绕,反手握住奥维莉亚白皙的小手,说道;“弗兰克这个老家伙虽然才能平庸,但是我们在昆士兰发展的不错,不好彻底得罪他,总要给自己留个后路才行,所以我不希望菲奥娜和小爱德华走得太近。”

      “亲爱的,菲奥娜已经不年轻了。”

      “几个月还等得起。”

      奥维莉亚细想了一下,终于被被男人说服,点点头说道;“舞会中我会看着菲奥娜,不让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切等州长竞选有了眉目再说,近期让她和小爱德华保持距离,以免最后难以收拾。”

      “那就好。”

      夫妻两个人正谈论着,女管家珍妮从门外走进来,手上拿着一封浅蓝色的信笺;“老爷,夫人,这是刚刚送来的一份急信,送信的人说让你们现在就看,非常紧急。”

      “哦……给我看看。”

      丹尼斯拆开了信封,里面只有很简单的二句话;

      不要插手你不该插手的事情,后果你绝对承担不起,这只是个严厉警告!!!

      现在给我趴下,祈求上帝的饶恕!

      瓦特?

      丹尼斯和奥维莉亚同时看到了这两句话,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一种叫做怒火的情绪慢慢升腾而起。

      在昆士兰州这片天地,从来只有丹尼斯爵士威胁别人,什么时候反过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

      还没有等两个人说什么,一连串密集的枪声击碎了窗户玻璃,“哗啦”一声摔在地上变得粉碎,打得窗棂木屑横飞,白色墙壁上出现许多弹孔。

      女管家珍妮猝不及防之间,被乱枪打得浑身冒血,惨叫声戛然而止。

      这时不需要多说什么,丹尼斯和奥维莉亚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迅速趴了下来,然后冒着纷飞的弹雨和玻璃碎屑匍匐前进,躲进坚硬的墙角里。

      “啪啪啪……啪啪啪……”

      从外面射入的子弹密集不停,偶尔能够听到外面人叫马嘶,然后迅速沉寂下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当这一切归于平静后,一向镇定的丹尼斯爵士忍不住颤抖起来,而奥维莉亚男爵夫人则吓的簌簌发抖,已然泪流满面。

      原本奢华的庭院外面,如今一片狼藉,零星倒卧着白人护卫和仆从的七、八具尸体,还有更多被打伤或者吓坏的躲在墙角里,花坛边,一个个狼狈不堪。

      最让人感到可怕的是,马厩里的三十几匹名贵血统的好马,全都被残忍击毙了,此外还有主人的爱尔兰猎犬倒毙于途,当真是鸡犬不留啊!

      这份从骨子里面流露出的狠辣劲儿,让人不寒而栗,拥有足够说服力。

      袭击发生在白人聚居区,街道上同时有5名骑警丧命,袭击者一击即退,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只留下这个烂摊子让自治公署头疼。

      凭借州治安官表现出来的平庸才能,几乎没人幻想能够擒到凶徒。

      当死亡真实展现在眼前,一向狂妄的白人群体沉默了。

      消息传到爱德华议长宅邸,这位一向保持镇定的贵族老爷出离愤怒,知道这是谁干的,弗兰克州长也知道是谁干的,所有的明眼人都知道是谁干的。

      除了那个一直躲在红河谷牧场的李,整个昆士兰州就没有人敢如此胆大妄为,也没有人拥有这么多精锐手下,如臂指使。

      秉承着英国人的传统,在其辖下的自治领中,白人武装力量主要由地方民兵组成。

      在北美是这样,在苏格兰和南非是这样,在澳洲也是这样。

      整个澳洲自治领陆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有一个皇家来复枪营,驻地在堪培拉。

      澳洲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是来自于大英帝国南太平洋特遣舰队,拥有“勇士”号,“老妇人”号和“佐治亚骑兵”号三艘老式军舰,还有包括运煤船在内的几艘军辅船。

      南太平洋特遣舰队加上位于堪培拉的海军补给站,共约有1500余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舰队官兵,属于海军补给站的只有300多名海军水兵。

      这只是账面上数字,其实已经有很多海军士兵擅自离岗,跑到昆士兰州来淘金了,剩下能有一半人就谢天谢地了。

      好吧,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正好海军军官可以吃空饷,发一笔小财,需要远航的时候临时招募人手就是了,港口每天喝的烂醉的水手多的是。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丹尼斯金矿场被残忍屠戮,死亡百余人,约翰-丹尼斯也惨死在枪战中,身中八枪,斜倚在木屋边死不瞑目。

      当这个惊天消息再次传来,原本大声嚷着、发誓要抓住凶手的爱德华议长沉默了。

      他挺直的腰背忽然佝偻了下去,万丈雄心在这一刻被击得粉碎,就像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泯灭,消失的无影无踪。

      响鼓不用重锤,聪明人自然知道枪口对准谁?

      面对噩耗,爱德华议长一下子就被压垮了。

      在昆士兰州作威作福数十年,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个贵族老爷,有资产有家庭,怎么可能与无牵无挂的华人硬拼,光脚可不怕穿鞋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为了理想付出一切,爱德华议长还没有这么大的气魄。

      面对危局,果断缩卵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