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4级全黄

      “嘿咻!今天的国文课就讲到这里。”

      北义高中高二三班年轻漂亮的班主任兼国文老师水树纱织合上教案,却并没有直接宣布下课放学。

      “告诉你们一件大事!”

      她一脸严肃地咳嗽了两声,“本周周五周六进行春季第一次测验。”

      几个已经收拾好书包准备冲出教室的男生满脸心痛。

      教室里隐隐有些骚动。

      “欸!那样岂不是少了一天周末吗?!”

      “这一次怎么这么早?不是应该第四周才测试的吗?”

      ......

      有的在抱怨占用假期,有的在担心自己发挥,有的像五河咲太这样漠不关心。

      五河咲太托腮看向座位在前排的九条星奏,发现她此时正不紧不慢地收拾自己的东西,似乎对考试日期并不是太过在意。

      ‘嘛,毕竟是偏差值一直在74以上的超级优等生......’

      “安静一下。”水树老师敲了敲黑板,“这一次测试是由包括咱们北义高中在内的十所东京国立名校联合举办的联考。”

      “之所以是十所是因为这一次开成高中也要参与进来,所以测试时间临时更改在了第二周。”

      随着水树纱织的说明,教室里越来越安静。直到最后,安静得让五河咲太甚至能够听到旁边女生开始急促起来的呼吸声。

      “而且,咱们这一届以后的每一次联考,都会有开成高中参与。”

      水树老师难得在班级里认真地讲话,班里的学生在听到“开成高中”四个字后,面部表情都变得压抑起来。

      五河咲太朝九条星奏看去,发现对方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水树老师。

      “放轻松,”身为一个平易近人的年轻女班主任,水树纱织用温和的声音开口缓解着气氛,“学校并没有要让你们拼命学习超过他们的意思。”

      “我们只要能够保住原来的名次就可以了。”

      北义,南斋,樱木,三所以升学率著称的东京国立高中名校。

      以往的九校联考中常年霸占着前三的名次。

      保住原来的名次的意思也就是不能考的比另外两个高中差。

      “老,老师...”一位女生鼓起勇气举手提问。

      “请说,大西同学。”

      “开成高中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和我们比吧。”姓氏为大西的女生站起来说道,声音甚至隐隐地带着些委屈。

      与此同时下面传来一阵犹如败者宣言的抱怨:

      “这不是在欺负人嘛...来虐一虐咱们来寻求满足感喽。”

      “啧,一群令人讨厌的书呆子!”

      ......

      “安静!”水树纱织不得不再次维持秩序,“开成高中领导层给出的理由是帮助我们提高学习动力,提高学生学习成绩。”

      “还有,刚才说开成高中的学生是书呆子的滨尾同学,开成高中的足球社可是全国第一。”

      姓氏为滨尾的男生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考试成绩出来以后,和往常一样会在校内公告栏张贴出全校前五十和联考前五十。”

      “希望能在联考前五十里面见到你们其中的名字。”

      水树纱织拿起教案和课本,转身朝教室外走去,“好了!下课,五河同学跟我来。”

      五河咲太皱了皱眉头,下意识联想到是不是有人将他和九条星奏的事情报告给了班主任。

      ‘不愧是人气榜NO.1,消息传播快得离谱。’

      他提起早在国文课上就收拾好的单肩包,跟着走出教室。

      “咳咳~”

      路过九条星奏的时候,少女轻轻地咳嗽了两声。

      提醒五河咲太在结束谈话之后不要忘了去打扫社团。

      活动教室九条已经提前申报好了,在旧校舍二楼最左边。

      但钥匙是今天才向学生会要的,所以放学后还要去打扫卫生。

      ......

      办公室内,水树老师搬过旁边老师的椅子,将五河咲太按在椅子上面,随后坐到他的对面。

      五河咲太此时已经计划好了如何应对班主任的批评。

      “喝茶吗?”

      水树纱织用一次性纸杯倒了两杯热茶,将其中一杯递给五河咲太。

      ‘谢谢。’

      五河咲太暂且将计划放在一边,看样子班主任并没有批评他的意思。

      “很抱歉,”水树纱织满脸歉意地开口道,“高一第三学期的‘幽灵事件’学校并未详细调查便给你下了记过处分,今天上午九条同学找我替你申请消除处分,我才知道这件事。”

      ‘......九条她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么?’

      “所以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通知我消除处分的事情的吗?”五河咲太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又镇定下来,开口问道。

      有处分记录的话会影响到大学录取,是很难办的一件事,会成为他“考上东大小目标”的最大阻碍。

      原本他的计划是考上联考前三、取得优秀的社团成绩来逼迫校方妥协,主动消除处分记录。

      但如今看来好像是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水树老师露出十分抱歉的表情,“依照北义高中的校方规定,消除处分需要经过领导层和学生所在班级的所有任课老师的同意。”

      听到这句话时,一个带着眼睛的刻板中年男教师形象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很抱歉,东野老师并没有同意消除五河同学的处分。”

      ‘果然是他。’

      五河咲太并不觉得意外,毕竟自己在东野悟的数学课上的表现实在突出。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要想争取到他的同意,条件应该是取得一定的分数——这是一个注重成绩偏差值和升学率的教师,把督促学生提高分数当作自己的天职。

      ‘高一时候我的偏差值在40上下,他的要求最多估计也就定下个偏差值65吧,再严格一些或许还会加一条数学达到90分以上。’

      五河咲太一边想着,一边觉得这件事已经十拿九稳,完全不用担心。

      “东野老师的要求是,五河同学的偏差值至少要比开成高中的第三百名要高。”

      “真的十分抱歉,我知道这对五河同学来说太过困难,更何况五河同学还休学了一段时间。

      老师会尽力帮你争取降低难度的!”

      水树纱织满怀歉意地双手合十。

      ‘......’

      五河咲太挑了挑眉毛。

      就这?

      北义高中一个年级340人。

      联考时,年级第三百名的偏差值不过才45左右。

      要知道北义高中可是东京国立综合高中里升学率最高的学校了。

      就算开成高中这样完全专注于成绩与实力的王牌男子高中,

      五河咲太觉得偏差值应该也到不了65。

      “没关系,我觉得这个标准就可以。”

      “五河同学?”水树老师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知道开成高中的年级三百名相当于什么水平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