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室培欲1

      死水阁主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赵兆脸上露出的震惊之色。

      只见赵兆的瞳孔急剧地收缩,仿佛眼前的一切,是得自于九天之上,那样梦幻与不真实。

      待赵兆一番震惊之后,死水阁主也终于开口了。“盒子中是一把被遗弃了的弃剑,这是当初我开辟这死水阁的时候偶然所得。那时这把小剑被埋于泥土中,被寻到的时候整个剑身都是泥土,看上去陈旧不堪。但是我将剑身上的泥土洗去了之后呀,看上去又是十分的锃亮。”

      赵兆听罢死水阁主的话,不免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整个剑身是瑞彩万道。于是他再次低下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把神异的小剑。

      死水阁主看出了赵兆的疑惑。“这把小剑一开始很普通,但师叔祖有个习惯,对于拾到的东西,从不肯轻易丢弃,免得因为一时看走了眼,将真宝丢失,到时候后悔莫及,这样的事情,在师叔祖的身上也不是没发生过。”

      赵兆两眼直直地盯着死水阁主,认真听他讲这把小剑的来历。

      “所以,我将他放在了这檀木盒子里。可是有一天,我无意中打开这檀木盒子,竟然发现这把小剑的表面,有一些其他颜色的光芒,虽然很淡,却很明显。”

      赵兆不由得再次看了一眼手中檀木盒子里的小剑。

      “当时我虽然很惊讶,但是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于是仍旧把它放在这檀木盒子中。直到很久后,我再次打开檀木盒子,竟然发现其中光芒大盛,射得人睁不开眼睛,就像现在一样。”

      赵兆感到很不可思议。“那师叔祖,这把小剑为什么会自己变色啊?”

      “不,”死水阁主摇头道,“他不一定是自己变色,也有可能是檀木盒子的缘故。毕竟小剑自己变色,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

      赵兆也觉得是。“那这把小剑有它自己的名字吗?”

      “没有,”死水阁主却继续说,“不过既然现在师叔祖已经将它送给你了,名字,就由你来起吧!”

      “这…”赵兆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然而这时,一旁的血欲也开口了。“既然师叔祖已经将它送给你了,你就给它起个名字吧。”

      赵兆看了师父血欲一眼,又看了看死水阁主。“好吧,那就多些师叔祖和师父了。”

      于是,赵兆低下头,认真打量着手中檀木盒子里的小剑,刺眼的光芒太盛,以至于连眯着眼都不堪忍受。

      然而,赵兆还是强忍着烈光,一边打量这把神奇的小剑,一边思考该给它起个怎样的名字。

      死水阁主和血欲都盯着赵兆,而赵兆的目光,却在这把散发盛烈光芒的小剑上流转。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然而就在这时,赵兆脑海中却传来了小黑猫的声音。“哎呀你考虑个啥,本喵给你推荐个名字,快,谢谢你的主人。”

      赵兆无语。“煞笔玩意儿,滚!”

      小黑猫却并不生气,“你看,那把小剑散发出了多么绚烂的颜色,不如…不如就叫它色剑,如何?本喵有创意吧?”

      赵兆听了这名字,脸拉得老长,恨不得把本喵从手中揪出来,狠狠地教育一顿。“你…他妈,这起的什么玩意儿名字,怕是在说你自己吧?”

      赵兆虽然对其他人客客气气,但在小黑猫这里,却是毫不给脸,就算把所有的脏话赏给它,也丝毫不觉得过分。因为他觉得那小黑猫把自己坑得太惨了。

      “哟,还挺挑剔的嘛,”小黑猫继续说,“既然不喜欢色剑这个名字,那…那本喵大人有大量,再送你一个名字,如何?”

      赵兆懒得回答。

      不过小黑猫却误以为得到了默认。“既然你默认了,那本喵就再送你一个好名字,银剑,如何?”

      这一次,赵兆更是无语。“你姥姥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嘿,你这人,本喵好心好意帮你起名,不收取任何费用,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本喵?”

      赵兆有些不耐烦。“行,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送你一个名字,你以后就叫剑喵,好吧?”

      小黑猫听了这话,略加思索便道:“剑喵这个名字好是好,不过有点不符合本喵的身份,听上去总少了一些霸气的感觉。”

      赵兆笑了笑,“剑喵十分符合你的气质,真的,不骗你。”

      “是吗…真是这样的吗?”很快,本喵便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

      而就在这时,死水阁主却问:“这么久了,你可想到了什么好名字没有?”

      赵兆摇了摇头,“回师叔祖,还没有。”

      一旁的血欲见状道:“没事,你不要急,毕竟名字一旦起好了,就会一生伴着你,多想想也好。”

      于是,赵兆继续陷入了思索中。

      他想起,曾经的那一柄柄名字威风霸气的剑,让人一听剑名,便不由得豪情万丈。而那些名字,皆是人类智慧的结晶,都是一代代小说家们的泣血之作。

      不论是轩辕剑,还是太阿剑,还是干将莫邪,哪一把不是千古流传,令人闻之则万丈豪情生。

      可是,此刻真要让自己起个名,还真是犯难,有些摸不着北。

      想要就借用古人的剑名吧,反正这天囚境的人也不知道,但总有那么些不如意。想要自己起吧,又半天没有头绪。

      这可让赵兆有些犯急了。

      然而,起名这事,不是急就急得来的,有些事往往欲速则不达。

      只见,赵兆的目光一会儿在小剑身上打量,一会儿又在观摩檀木盒子表面的纹理,一会儿又洒落地面,一会儿又望了望窗外的天际,而思绪也随着目光跳动个不停。

      但是,赵兆心中却在一直告诉自己,名字不一定要威武霸气,但是一定得有它的意义所在。

      毕竟对于一把属于自己的剑,意义更甚于其它的一切。

      赵兆想到了春秋大帝,在死水阁主的口中,那是多么无上的风采,那是多么地天资卓绝。

      赵兆又想到了公子飞雪,他拥有着一副令人过目不忘的容貌,又是血影山庄史上最大的骄傲。

      他想到了许多许多,可是这,并不能给它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名字。

      “不好啦!不好啦!大事不好啦!”突然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惊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