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袁芷竹噗嗤笑道:“怎么,还怕我们白羽洞供不起你吗?”

      常乐挠了挠头,语气为难地道:“那倒不是。

      小弟今年才三年级,离毕业还有两年呢,现在考虑这个还太早了点。”

      看到袁芷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又连忙说道:“芷竹姐,如果你们只是需要兽丹,其实不用专门供养丹师的。

      如果你肯相信小弟,小弟我保证帮你搞定。”

      看到常乐一心为自己着想,袁芷竹还是挺感动的。

      觉得他这人特真诚,也就没再瞒他,把白羽洞现在遇到的困难说了出来。

      原来白羽洞之所以训养灵禽厉害,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兽丹。

      她家的兽丹与普通兽丹有很大的不同,炼制难度较大,不是普通丹师助手或者烧火童子就能随便炼制出来的。

      所以白羽门一直都是请专门的丹师来炼制。

      三个月前,以前专门为白羽洞炼制兽丹的二品丹师,突然翻脸。

      借口兽丹原料上涨得厉害,不但减少了每月兽丹的供给数量,还将兽丹的价格上涨了一倍。

      要知道灵禽每十天要吃一粒兽丹,而白羽洞又是专门饲养灵禽的,每个月兽丹的消耗量都很大。

      这样涨价,他们怎么受的了。

      白羽洞在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原来那位二品丹师新加入了一个叫紫云宗的宗门。

      原来是紫云宗想要通过兽丹,来拿捏白羽洞,目的就是想要控制炼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

      因为紫云宗是一个炼丹宗门,可以借此控制筑基丹的价格。

      白羽洞当然不愿意被人控制,于是宗主咬了咬牙,干脆决定宗门内自己供养一位丹师,花费多少灵石他都认了。

      白羽洞并不缺灵石,每年无论是出售灵禽,还是出售灵药,都可以赚到大把的灵石。

      完全供养得起,多花费些灵石,至少以后就再也不用看人脸色,任人拿捏了。

      可是这也并不容易。

      袁芷竹奉宗主也就是她爹之命,四处寻访丹师。

      可是她能找到的那些二品丹师,一听说是专门炼制兽丹。

      无论白羽洞开出多好的条件,别人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所以她现在是退而求其次,想来真武学院招个会炼丹的学生回去。

      最多多供养他两年,以后专门炼制兽丹应该没问题的。

      其实白羽洞对这个学生的要求真心不高,只要会炼一级丹药就可以了。

      有炼丹的基本功,以后再用大把灵石砸下去,还怕他炼不出兽丹?

      袁芷竹是一见到常乐就觉得特别有眼缘,所以才想把这个机会给他。

      对于那些二品丹师,白羽洞是上门去求别人答应,可是对于常乐这种连一品丹师都不是的学生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极好的就业机会。

      没毛病。

      初次听闻这种修真界中的宗门恩怨,常乐感觉是热血沸腾,听得是津津有味。

      如果再给他整几包辣条,来一杯可乐,他可以再听上几天几夜。

      在听完之后,常乐就在思考。

      想要弄到许多炼制筑基丹的主药,就必须跟白羽洞搞好关系。

      也就是要帮忙解决白羽洞的兽丹危机。

      可是自己又不可能加入白羽洞,以后做一个专门炼制兽丹的丹师。

      自己可是注定要成为海贼……呸,丹神的男人。

      常乐开口问道:“芷竹姐,你们每月需要耗费多少兽丹?”

      “500粒以上,数量越多越好呢。”

      那倒是不多,也就是十多炉的样子。

      常乐又道:“芷竹姐,我想我可以帮你们炼制兽丹,而且可以保证你们花费的灵石只会比以前更少。

      但是我肯定不会加入你们白羽门,你看可不可以?”

      有系统,有模拟炼丹,有丹方分析,所以常乐这话说得非常自信。

      袁芷竹面露为难之色。

      主要刚才是常乐一口一个芷竹姐,叫得亲热无比,她怕直接拒绝,会伤了这个少年的心。

      那兽丹的丹方乃是白羽洞的不传之秘,又怎么能随便告诉他呢?

      以前那位专门为他们炼制兽丹的二品丹师,发过了道心誓言,所以不用担心他会将丹方泄露出去。

      可是常乐还没筑基呢,连道心都没修炼出来,还谈什么道心誓言。

      (道心誓言就是以道心立誓,在修真界中修士最重的誓言之一。

      若是违背了道心誓言,从此道心会出现裂痕,修为不但再无法寸进,还会一直倒退。)

      再说了,让常乐来炼丹,不是等于把拿捏白羽洞的机会换到他手上,这也不符合她爹的要求。

      这下常乐也没辙了。

      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他假装毫不在意地说道:“芷竹姐,你也不必为难。

      小弟只是与你一见如故,想要帮你罢了,并非贪图你家的丹方。

      总之以后你若是有用得上小弟的地方,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袁芷竹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目送袁芷竹骑上怪鸟离开宝桐峰,常乐心中还是有些小遗憾。

      如果能弄到炼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用模拟炼丹再肝个几个月,他很有把握能把筑基丹给炼制出来。

      不过他并不认为今天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

      看得出来,袁芷竹对他的印象很好,只要能维持住与她的关系,以后还是可以通过她买到那两味主药的,反正以后他也不会太缺灵石。

      回到草屋之后,常乐就把这件事情给放下了。

      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三天之后的决选了。

      由于决选的规则每年都会有些不同,所以常乐只能靠自己分析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决选肯定不会是再让学生来炼制自己最拿手的丹药。

      去年常乐没有参加炼丹大比。

      不过去年炼丹大比的决选,他倒是去旁观了。

      当时是由那些宗门代表写下了二十种一级丹药的名称,由进入决选的学生盲抽,抽到哪种就炼哪种。

      其实这样随机性很强,运气成份很大。

      可是对于丹师来说,每一炉丹都有不低的运气成份在里面,所以运气也是丹师的实力之一。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投资,求评论。

      总之各种姿势各种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