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视频破解版贴吧

      船慢悠悠朝入海口行去,赵鑫让桅杆上的纪文军注意村寨有没有快船。

      大概走了半小时,村寨更近了一点,纪文军说:“船长,没有看见快船,但是村寨有栈桥,那一带不是岩石海岸。”又大概走了一个小时,“船长,村寨对面河流左岸没有发现有人居住,也没有船。”

      “船长,对面村寨发现我们了!”纪文军汇报最新情况,“再不发现我们,这些人就都是傻子了,这都快顶到他们家门口了,纪文军,你在上面就不用看他们了,看外海周边有没有什么威胁!”

      赵鑫把王启山叫出来,两人在甲板上看着村里,不一会,村里的成年男子都拿着武器出来了,“这是到这个鬼地方以来第一次见到人类,还是蛮激动啊!”

      “是啊,终于要和外界接触了,心里又是激动又忐忑。”赵鑫深有感触的说道。

      思乡号已经驶入了河流入海口,在河道正中心往里走着,早有司马谦等人在船头探测水深,目前水深是十米,思乡号行进不受影响。大家一边探测一边行进,而村寨里的成年男子都拿着武器在栈桥前端站成一个方阵,第一排是弓箭手,后面二排是木矛,就是用木头削尖烤焦的那种,连铁头都没有,接下来还是弓箭手,前排弓箭手全是铁箭头,后几排的都不是铁箭头了。

      在最左边则有几个大汉,穿着厚厚皮甲,手里拿着大刀,木盾,背着的弓箭看着挺有威慑力。应该是村寨里的勇士。整只方阵人数在四十人左右,在大汉们的后面,则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留着胡须,一脸沧桑。

      船在离村寨栈桥100米的地方停下,这是一个安全距离,对双方都没有威胁,测水深这里还有七八米,估计到栈桥跟前还有五米深。“这个栈桥应该有跟我们差不多大的船停靠,不知是哪儿的船,咱们要调查下。”赵鑫对王启山说,“这个村寨应该缺铁器,但咱们没有,不知其它的有什么可以交换的”。王启山回答,“我们问问就可以了”

      “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想做生意”,赵鑫憋出这么一句话来。但对面明显没听懂,那个老头对身旁一个人说了一句话,那个人去了,不大会叫来一个穿得破烂的矮个男子,让他对话。

      “扣你七挖”那个男子战战兢兢的说出这么一句,赵鑫一听,“TM是个小日本啊,把我们当日本人了”,看向王启山,王启山眼睛亮了,顺嘴说出一句“阿那他挖多库诺修惜贷斯卡(你是哪里人)”

      接下来一番对话赵鑫还是听不懂,甚至王启山中间很激动,大声的询问对方,直到对方叽里呱啦的说出一大段话来,王启山脸色苍白,艰难的扶着缆绳,对赵鑫说:

      “你要有思想准备,我们那一船人可能得罪什么神仙了”,说完竟然一屁股坐下来了。眼眶里噙着泪,不一会儿竟然嚎啕大哭,“哪位神仙啊,求您了,把我们弄回去吧,回去后我天天给您上香,好不好啊,呜呜”。

      赵鑫和其他船员,看王启山这样,心里刷就凉了,长久的猜测终究成为现实,原本还有的一丝丝希冀终于破灭,不由得心中涌起一种无力感。一个个脸色苍白,艰难的站着。

      “启山,你跟大伙说了吧,这时也没什么可以瞒着了,我看大伙都有思想准备。”

      王启山逐渐停止了嚎啕大哭,慢慢稳定情绪,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我们穿越时空了,现在的日期是日本德川幕府时期,具体那一年我还得算算,但明朝万历年的援朝战争就在22年之前。”

      众人听完黯然神伤,长久的没说话,最后还是王启山站起来,“咱们还算走运,这么多兄弟一起过来的,老神仙总算对得起咱们,是吧,兄弟们”

      “是的,咱们就是兄弟,在这异时空要抱团活下去”

      “爹,妈,儿子不孝,这辈子不能孝敬您二老,下辈子求老神仙还让我当您儿子吧!”

      “大伙振作起来,既然来了,我们就要活下来,要活出个人样来哈”赵鑫给大伙疏导,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这个日本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这个村寨里?”赵鑫问王启山,“这里是库页岛,他是对马岛宗氏藩的人,去年驾船来这边收毛皮,船出毛病了,在附近搁浅,他们七八个人爬上岸来,被这个村的人抓住了,在这为奴。”

      “那你跟他咋说的”,赵鑫问,“我说我是前宋在海外的后裔,在这一带艰难为生的”王启山回答“他还说他想让我们救他出去,这里人对他们不好,去年冬天他们冻死了三个人。”

      “你告诉他,让他给我们联络交易,我们看时机想办法。”他们又交流了一番,那个日本人转身对那个老头说了几句,老头就让人扛过来一条桦皮船,放下水就让一个年轻人和日本人一起划过来了。

      两人也不上船,就在船下让王启山把货物样品给他看,他们对这几个货物倒是都要,尤其是木碗,他们要做一个木碗挺艰难,看这个木碗光滑圆润,做工精良,很是喜爱。但给不起什么高价。最后让这个日本人讨价还价,所有的货物换了六捆鹿皮,十条貂皮,其中还有一条难得的紫貂。

      王启山问这个村子缺什么,日本人说他们靠捕鱼,狩猎获取食物,缺铁器,缺粮食,缺布匹。就能提供毛皮,王启山又问,他们有牲畜么,比如牛,马等,回答说没有,但是有驯鹿有狗。不过驯鹿没听说能耕地。不过说他们日本老家那边能买到牲畜,还能买到粮食,如果能把他救出去,就可以去跑腿干这个。

      王启山大感兴趣,和赵鑫商量,认为可行,就跟这个日本人说,等他们回去带点铁器过来,估计这个村里应该没什么可换的,到时用铁器换他们的人身自由。

      日本人一想,也就只能这样了。

      等完成交易,船马上出海,赵鑫记下航路和坐标,朝原路返回,在天黑之前找了一个小海湾停泊过夜。第二天飞速返回原基地。

      思乡号一靠近栈桥,还没有停稳,赵鑫和王启山就七手八脚的爬下船,看见委员会众人前来迎接,马上跟林教授说,林教授和几个头头领着二人到船上餐厅开应对会议。

      众人听了赵鑫和王启山的情况介绍,顿时众人呆若木鸡,有几个人甚至情绪崩溃,抱头痛哭了。赵鑫和王启山虽然想到这个情况,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等他们情绪稳定下来。

      “连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她们娘俩该怎么办啊,还好我买了意外险,赔的钱也够他们生活了,只是他们娘俩该怪我不辞而别了”刘星林正目光空洞的喃喃自语。

      “我们两口子都来了,剩俩孩子要麻烦他们爷爷奶奶了,小云小华,爸妈对不住你们了”这是蔡海遥在嚎啕大哭…

      众人情绪慢慢稳定,生活还得继续,压力仍然巨大,虽然以前有所猜测,但在得知真相后,首先想到的是一些政策的调整。

      “我们身处的库页岛土地虽然肥沃,但气候严寒,生存下来没问题,但要有大的发展就不好说了,另外我们是400年之后的人,和当地人融合很困难,下来我们肯定要自立。自立的地盘要考虑好”。林教授起言。

      冷春山对历史有点研究“现在是1620年,接下来整个东亚要风云变幻,我想我们要仔细分析周边势力,要在夹缝里生存下去。离我们最近的是日本,日本的松前藩就在南面的北海道,哦,现在叫虾夷岛,这个藩势力不是很大,只是控制了虾夷岛的一小部分,岛上和库页岛的本土势力是阿依努人,比较原始,只要咱们低调发展,暂时威胁不是很大的”

      “海对面是海参崴地区,目前还属于明朝,不过后金马上要崛起,在对面要面对他们,松前藩和后金是主要威胁,但松前藩更大,他们后面还有德川幕府,一旦应对不好,对咱们有灭顶之灾”。

      “还有的地址离经济中心比较远,咱们这个时节靠风帆航海,运输量非常有限,而且这片地域,港口冬季都是封冻,常规航海操作肯定不行”赵鑫补充。

      形势分析完,大家一一补足方案,现在稍稍拨开迷雾,大家的应对也逐渐条理起来,形成了一些决议,一会还要开大会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