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色加什么色等于白色

      1941年秋,禅达,坐落于华夏滇西的一个小镇。

      迷迷糊糊的廖铭禹脑子里还在回忆着那段和队长的通话,还有最后引爆身上的剃刀地雷的时刻。

      “我这是死了吗”艰难的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青色的石板路,路两庞都是木质结构的破旧平房。廖铭禹一脸懵逼,什么情况,这是哪啊?

      不过作为一名顶级特种兵的他,在清醒过来第一时间本能的躲到隐蔽位置查看环境。难道是被敌人带到MD境内的小村庄了吗,看了下自己身上,除了一条四角裤身上没有多余的一点布料。“这就尴尬了,还被人扒光舔包。”不过,身上的伤怎么都消失了。按道理讲,剃刀地雷近距离爆炸的威力,不把人炸成两截都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

      就在他迷茫的时候,脑子里一阵巨疼,随后脑海里出现一个机械般的声音:“检查到宿主苏醒,请宿主确认,战争系统是否开启?”

      “什么玩意?战争系统?你是谁,我现在在哪?还有,为什么我身上的伤都好了?”廖铭禹急忙问道。

      “请宿主确认,是否开启系统”机械声音再次响起,并不管廖铭禹如何提问。“好吧,确认开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弄清楚是什么情况,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脑子里面现在是一片混乱。

      “叮……系统已开启,宿主廖铭禹,现在回答您的问题,您可以称呼我超时空战争系统,您的身体已经被系统修复,我们所在的地方已经和原时空发生了差别,这里是1941年的滇西禅达镇。”

      “什么,1941?抗战时期?80年前?”廖铭禹大脑一片空白,靠,我这就穿越了?明明当时想着和敌人同归于尽,却好死不死的当了回穿越人士,让这位年轻的特种兵战士一时间难以消化。

      “那我还回得去吗?”廖铭禹问出了关键问题。系统说道:“可以。”“要怎么做?”廖铭禹急忙问道。不管怎么说,在原时空里还有着自己的父母,战友和亲人,这些都是廖铭禹割舍不掉的。

      “目前宿主权限不足,无法回答,宿主若是想回去,完成系统给予的各种任务,升级系统获得权限。”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廖铭禹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也冷静下来,父母岁数不算大,老爹老妈早年经商,有一笔不小的积蓄,也算得上中产阶级,生活完全不成问题,倒是那帮该死的毒贩,明明已经快要和队友抓住那帮人,却因为线人背叛导致他们小队陷入重围,全队一番苦战,全部牺牲。本来他这条命,也该和队友们一样,可现在却阴差阳错的活了下来。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原时空里战友们肯定认为自己已经战死,要是老爹老妈知道了,得有多伤心啊,唉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不管怎么说还有机会回去,只是这任务怕是没那么好完成的。不管了,死都死过一次还怕个毛。

      廖铭禹本身就是桀骜不驯,冲动又自由洒脱的个性。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系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检测到初始礼包,请问宿主是否开启?”

      “哦?还有礼包,开启啊,这1941年正是抗战最艰难的那几年,你不给我整出点好东西我怎么混下去,还对得起我这穿越一回吗。”廖铭禹不禁乐道。

      “初始礼包开启中

      恭喜宿主获得m1911手枪一把,.45口径子弹200发。

      军用急救包x2。

      远征军团长军装一套。

      中正式步枪x10,子弹200发。

      上校团长军官证一本,并已成功将宿主相关信息植入本时空政府档案库。

      军用储存袋一个,猪肉10斤,白面10斤,大葱1斤,酱油一瓶,粉条一捆,香烟10包,猪油,盐……现已全部存入系统仓库,宿主可随时取出。”

      “什么鬼,前面还挺正经的,后面都是啥玩意,倒是给我个团长身份,是准备带个伙食团出来吗”廖铭禹顿时哭笑不得“唉等等、1941、禅达、团长、猪肉、粉条……这他娘的不会是我的团长我的团的世界里面吧?!”

      话说回来,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电视剧,倒是廖铭禹特别喜欢的一部影视作品,里面的故事曲折离奇,原著里其实很多角色的结局都不太好,这也是他一直惋惜的地方,没成想,这下居然穿越到这个世界里面。孟烦了、要麻、不辣、迷龙、郝兽医……炮灰团里的那些家伙们。

      “嘿嘿,这帮家伙兴许还在弄猪肉炖粉条呢。”刚想到这里,系统声音又响起:“任务发布,前往炮灰团骨干院落,帮助他们煮一顿正宗的猪肉炖粉条,成为川军团团长。任务奖励:军用急救包x10,大洋30枚,中正式步枪x30,远征军士兵军装30套。任务失败:扣除仓库里一切物品。”

      唉,这一来就整猪肉炖粉条,还真把自己当伙食团团长了啊,不过为了回去的线索,也为了他心中的期待,不去也得去了啊。这下可抢了虞啸卿的活了,不过廖铭禹相信,以他的能力再加上系统的帮助,一定可以将这帮炮灰打造成勇往直前的铁血部队。

      于是他从仓库中取出那套军官制服,上衣,裤子,军靴,军帽一应俱全。领章上两杠三星,代表着他上校团长的身份,胸口上都铭牌写着他的个人信息,一米八的身高穿上这套合身的军装,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挺拔。把玩了一下那把M1911手枪,虽然弹匣只有7发,不过.45的口径是普通9mm手枪子弹无法比拟的。极高的人体抑止力,基本上一枪就能使敌人丧失行动能力。

      这把被称为二战时期最经典的手枪,在美军部队里面整整服役了74年,银灰色的枪身简约又大气,廖铭禹十分满意这把配枪。就这样,将枪插入枪套里,把10斤猪肉和酱油大葱等等食材用储存袋装好,他走向了炮灰团们聚集的那片院落。

      没走多远,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破旧老式庭院,一群穿的破破烂烂,宛如叫花子一般的士兵围着一口大锅在煮着什么东西。

      一个干瘦的身影火急火燎的跑过去,手里还捧着两颗大白菜:“让让让,我加伙,我加伙。”

      不辣,原名邓宝,头发永远是乱糟糟的湖南兵,一个穷困潦倒,把自己枪都拿去当掉的溃兵。

      “嘿嘿,我加伙,看到没,大白菜,两颗呢”瘦的跟个猴子一样的不辣笑嘻嘻的举着白菜对大伙说道。

      “你个狗日的,去哪点偷的大白菜。”四川兵要麻没好气踢了他一脚。本来他也拿的白菜回来,只不过和不辣比,他的那点白菜比起来完全就是几张烂菜叶子一般,两个人嘻嘻哈哈的闹做一团。

      “抬高一点,慢一点,慢慢倒啦,这是上等山泉水的啦,”粤军出生的蛇屁股指挥着众人。

      康丫拿着一小袋盐,像撒盐哥一样动作夸张的把盐撒入锅中,用棍子搅拌了一下锅中的汤水,尝了一口:“嗯!真鲜活。”

      这个时候,花架子少校阿译走了过来,仰着头,撩了撩头上的刘海,举起一块小的可怜的猪肉骄傲的说道:“这块猪肉,三斤四两六钱,来之不易,来之不易啊兄弟们,我以抗日救国,抵御外辱之名,以及……”“拿来吧你,快切,切了!”话还没说完,肉就被众人抢了过去。“块块不敢切大了,切大了煮不熟,切小了容易烂。诶”山西来的郝兽医还想叮嘱来句,就被众人推拉到一边,大伙笑嘻嘻的准备下锅。

      孟烦了一瘸一拐的拿着从小醉家偷的粉条,用投篮一样的姿势把粉条扔进锅里,得意的看着众人。

      “哎呀不能这么炖的啦,这么炖会成汤糊糊的啦。”蛇屁股一阵痛心疾首。

      “嘿,门口那个,你是干啥子的?”要麻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廖铭禹,众人也回过头来好奇的看着他。

      廖铭禹微微一笑,抬起头大声说道:“我是你们的团长!”

      “团长?”

      要麻一脸懵逼,疑惑的看着不辣等人。不辣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什么情况。

      孟烦了一边往锅底下添柴火,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哟喂,咱这浑身都烂掉一半的炮灰团,感情还有位团长惦记呢。”

      众人也疑惑的看着这位自称团长的人,干净整洁的军装和皮靴与这里的环境倒是有点格格不入,高大挺拔的身材,剑眉星目,小麦色的脸庞棱角分明,嘴角天生上扬,即使平时不笑也给人一种笑呵呵的表情,但他凌厉的眼神里面又透露着一丝威严。

      廖铭禹也不理他,知道孟烦了这家伙在原著里就是个毒舌货。他大步走到菜锅旁,掀开了锅口盖着的草帽闻了闻:“你们这是在做猪肉炖粉条?你们知道什么叫猪肉炖粉条吗?”

      一帮士兵站在原地,不知所以的大眼瞪小眼。

      “他们知道个屁,一帮瘪犊子玩意。”躺在吊床上吃着西瓜的东北兵迷龙不屑的说道,没好气的朝众人吐了一口西瓜籽。

      迷龙是整个炮灰团最富有的人,在溃败前就是部队军需处长,一场败仗下来,全军伤亡惨重,建制被打散,迷龙命大没死,倒是一大批物资便宜了这家伙。

      廖铭禹笑笑,把手里的袋子往前一扔,好家伙!众人定睛一看,白花花的猪肉,肥瘦均匀,绝对是上好的猪五花,起码有10斤,阿译那块小的可怜的猪肉比起来简直不能看,还有白面,大葱,酱油粉条……

      “哟,货挺硬啊长官,刚从黑市过来滴不。”

      “额的乖乖。”

      “咕”

      不辣重重的咽了口口水,却被要麻一巴掌呼到头上“狗日没出息的东西,两块猪肉就把你龟儿馋成这幅样儿?”一边又把脸凑过来,笑嘻嘻的露出两块大板牙:“长官,需要帮忙不。”

      “少废话,你们想不想吃一顿正宗的白菜猪肉炖粉条?”

      “想”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这他娘的比喊口号还要整齐划一。

      “好,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白菜猪肉炖粉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