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影视大全播放

      老赵“哈哈”大笑,嘲讽道:“少见马童那样的小头目,喝了人家的‘二锅头’,还把个小娘们儿当宝贝似的供着,也太没有男子汉的血性了。”

      李来亨不以为然地说:“兄台错了,将军吃咸菜——各人有心爱。在男欢女爱上远的不说,就譬如秦淮八艳的陈圆圆,经历的男人不算少吧,可是,贵为大明朝总兵的平西侯吴三桂愣是被其迷得要死要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为了陈圆圆,冲冠一怒为红颜,倾覆了汉家数千年江山。你说的佟三娘不爱大帅爱马童,或许就是喜欢小白脸儿。”

      老赵叹了口气,说:“古往今来多少代,感情这东西没有人能说的明白。就说我们大帅吧,人称‘白蛟龙’,也是个小白脸儿,虽说长的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可是毕竟已经三十几岁了。可是,远在百里之外的开县号称‘顺虎过天星’的梁大帅,有个女儿梁秋荷,不合在前些天庆贺梁帅生日聚会上见了我们白帅一面,立刻就被我们白帅的风度所吸引,寻死觅活非我们白帅不嫁。梁帅一开始特别恼火,他比我们白帅大不了几岁,过去都是弟兄相称,现在要变翁婿,怎么都觉得别扭。我们白帅也不同意,说将来不好相处。但是,当不得梁帅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梁夫人受不了女儿相思成病,逼着梁帅腆着脸来求我们白帅应允。你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敢情男人漂亮了也能招蜂引蝶!梁秋荷比佟三娘还要痴情。”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本来,李来亨开始时认为新宁县、开县离通向长江的大路较远,并没有将他们考虑在侦查或者算计的范围内。听老赵为了给自己解闷,无意间叨叨的这件风流韵事,不由得动开了心思。绕道新宁县和开县,虽说距离稍远了一些,正可以出其不意。且能绕开梁山县和万州,甚至出乎意料地从侧后对云阳发起攻击。他决定千方百计地麻痹这两地的军兵,为将来用兵创造条件。

      听得有人盘问,老赵上前说明情况。随之,李来亨被人搀扶下马,有人递给他一个枪攥,他被人用红缨枪牵着走了挺远。老赵两次提示他抬脚跨门槛,最后停留在一个充盈着酒香的地方。只听得有人说:“报告大帅,卡子上查获的达州军情署谍报人员一名带到。”

      “松绑,给其去除眼罩。”

      有人答应着,给李来亨松开了绑绳,解下了眼罩。他眨巴了几下眼睛,看见自己身处一个豪华的宴会厅中。一张八仙桌上首坐着两位尊者,一位面如银盘,不怒自威。一位留着长髯,面若重枣。四五个将军两侧作陪。

      见李来亨面露不解之色,一位将军喝道:“大胆狂徒,见了两位大帅胆敢不跪,是何道理?”

      李来亨呲牙咧嘴,苦笑道:“小人昨天在达州刚刚受刑,今天又被逼着骑马出行,方才被你们的人绑缚半天,现在站立都很困难,不敢动弹。”

      上首白脸尊者“咦”了一声,道:“他们不是说你是来自达州的谍报人员么?为何又在达州受刑?从实讲来。”

      “大人,这关系到小人隐私,我可以不讲吗?”李来亨试探着问。

      几个陪客的将军一齐站了起来,最先开口的人呵斥道:“大胆狂徒,白大帅问话尔竟敢拒不回答,来呀,拉下去大刑伺候!”

      那位被称为白大帅的人一挥手,对冲进房中的军兵说道:“你们带他下去验伤,看其有没有说谎。”

      四五个军兵把李来亨带到另一房间,命令他解开裤子一看,昨天受刑处被马鞍一磨,血津津红乎乎的,便示意其将裤子穿好。而后就听得有人到隔壁报告,说那人屁股上伤痕累累,都渗血了。

      李来亨又被带进宴会厅,有人给他搬来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他下意识地一座,随之扶着椅子弹了起来,说不能坐了,就站着说吧。

      白大帅笑道:“你是达州的情报员,又在达州受了刑,因为什么?”

      李来亨脸蛋一耷拉,眨巴着眼睛委屈地说:“我探得一份重要情报,和同伴报告了达州景大帅。他和军师不相信,怀疑我们使诈,又是打,又是要斩首,考验了半天,才证实了情报的真实性。每人给了我们五两银子,作为补偿。今天,让我的同伴陪着副将去东乡传令,逼着我到沿途的梁山、万州通报敌情。结果,走到你们丁字路口卡子上,就被他们整了过来。”

      “喔,这么说来这份情报特别重要了?说说看,我也会奖励你的。”

      李来亨把情报内容已经经过又复述了一遍,并回答了其多种质询。

      白大帅笑道:“你既然屁股破了,就在我处好好将养两天,我会让人给你治伤。如果查证你的情报属实,我会奖励你。不过,不要妄想逃走。如果发觉你有异动,肯定要军法从事。好了,带下去好好招待和看守。”

      李来亨被安置在一个驿馆里,有人给治伤,有人给送饭,就是没自由。

      两天后,白大帅的情报人员传来消息,达州城和东乡县人心惶惶,鸡飞狗跳,城门紧闭。关厢不时有军兵巡逻,人们都传说曾经攻破阳平关的“一只虎”率领十几万大部队要过来了。达州城景大帅传令各部,不许主动招惹大顺军,要尽快地让大顺军这股杀神通过防区沿江东下。

      白蛟龙闻听松了一口气,看来传说中的阿济格穷追不舍给李自成造成了极大压力,以至于李过高一功匆匆过境转向川东。我们正好乐得袖手旁观,不去招惹这些大虫。他正要传令放了黎来,突然,十三家中势力最大习惯于对他人发号施令的九条龙刘进福从万县传来号令,命令各部尽全力拦截大顺军,坚决不能让其从川北转向川东。谁人胆敢纵敌,军法不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