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高H后宫里怎么破

      观众里还是有一些甜品爱好者,甚至本身就会制作一些美食。

      于是弹幕中就出现了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万层酥?有没有刚才看得比较认真的学习委员可以告诉我,主播是不是折叠了十三次?“

      “十三或者十四次吧,怎么了?”

      “对,十三次,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什么是万层酥?”

      “很难吗?我看主播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刚刚问出问题的是一个妙龄少女,她是一家法式甜品店的甜品师,毕业于樱花国的蓝带国际学院,法式甜品专业。

      法式甜品当然少不了酥皮,所以她对酥皮制作也算十分有心得。

      千层酥,对她来说难度不会很大,但是万层酥?

      她从未成功过,在少女的记忆中,自己那届同班同学,只有排名前十的优等生可以完成,而且他们在制作万层酥的时候,使用的油脂都是不容易融化的黄油,而且都是在空调房内完成的制作。

      难不成,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居然是隐藏在民间的点心高手?

      用极易融化的植物油脂,在常温下制作出完美的万层酥。

      她连忙点击关注,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联系,或者学习到一些特殊的技巧。

      李潇再次把双手从冰水中取出,小心翼翼地把已经制作好的万层酥的面皮连带着案板一同放入冰箱,等万层酥内的油脂再次凝固,就可以进行下一步制作了。

      回到货架,指关节在萝卜群里不断敲击,选了两条声音清脆白萝卜。

      洗净,去皮,没有使用刨子把萝卜切成片,而是拿起一把菜刀。

      先在萝卜的一面改了一刀,让萝卜可以平稳地放在砧板。

      手起刀落,刷刷刷刷,一片片薄如蝉翼的萝卜片被削了出来。

      不到半分钟,两块萝卜就被切好了,除了一开始被改掉了一刀,整个萝卜居然还保持了原本的形状。

      直播间再次炸锅

      “草草草草草草,我看到什么?!!”

      “这什么魔鬼刀工,就他么离谱啊!!?”

      “等等,是不是主播根本就没切啊,为什么这两个萝卜切完了,还是原来的样子?”

      “你们看清楚一点,虽然主播的摄像机很渣,但是还是能看出两个萝卜明显大了一圈了。“

      “吗的,我要给主播打赏给火箭,让他换个高清的摄像机,这个破摄像机恶心谁呢,害我都不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弹幕刚出现,直播间,就升起两个火箭,这个人居然真的打赏火箭,让李潇去买设备。

      紧接着,又有七八个火箭升起,全都是留言让主播买设备的,火箭升空的瞬间,人气再次飙升。

      21万,

      22万,

      25万,

      小猫直播的后台看到李潇的数据,立刻反应过来,有留言,有打赏,并不是刷数据,立刻就给了美食频道的推送。

      人数再次上涨

      27万,

      28万,

      30万。

      李潇可没有注意到直播间的情况,他一边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一边向着直播间讲解道“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切丝的小技巧。

      像是萝卜这种蔬菜,要切丝,必然是先要切成一片片,在切片的时候,不要完全切断,要留下粘连,这样萝卜片就不会散得到处都是,之后就会很好切丝了。“

      说着,他拿起其中一根萝卜的根部,白萝卜被他抓在半空,李潇的手腕轻轻一抖。

      整个萝卜就像是一块轻柔绢布,丝滑地扭动起来。

      隔壁桌的谢国勇恰好抬头看到这一幕,吓得眼睛都瞪大了,什么东西。

      那个小子手上拿的是什么?是萝卜吗?

      为什么萝卜可以这样子扭动?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一些藏在记忆中的片段被记起

      “你们切记,食物如果要切片,一定要厚薄均匀,不能为了追求薄而导致厚薄不一,这样会导致厚的那些还没熟,薄的那些已经煮烂了。”

      男人说完,就拿起面前的萝卜,萝卜在男人的抖动下像一条蛇一样扭转起来。

      谢国勇咽了口唾沫,记忆中男人的动作和李潇的动作重合在一起。

      他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记忆中出现的男人正是北京烹饪学院,中餐院砧板系的系教授,人称‘关三刀’,的关国荣,关教授。

      关教授的刀法几乎是学院里数一数二的,据说他切出来的萝卜丝,每一根都能穿过中号针的针眼。

      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居然有这样的刀工,谢国勇额头开始冒汗了。

      他已经知道,隔壁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这回麻烦了。

      不过谢国勇不愧是三星高级厨师,见识过的场面也不算少了。

      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可是靠着十二时辰这套菜品,才成功申请成为三星高级厨师的。

      虽然隔壁这个家伙基础功比自己厉害,但是想要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打败自己?

      不可能,我不可能输的。

      谢国勇通过不断默念,改变自己的想法,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操作。

      李潇可没看空关注谢国勇,他要一边做菜一边讲解教学,哪里有时间去关注谢国勇。

      在李潇话音落下后,直播间先是平静了几秒。

      随后弹幕就再次霸屏了。

      “好一个凡尔赛文赛,我真他么信了,小技巧?”

      “笑死,我能有这样的刀工,闭着眼睛都能被萝卜切好。”

      “好的,小技巧已经学废,请问主播的手什么时候可以拿。”

      “牛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萝卜可以自己扭过的,太玄幻了吧?”

      .....

      时间很紧迫,李潇也没有拖沓,把萝卜重新放回砧板,再次手起刀落,嗖嗖嗖,薄如蝉翼的萝卜片快速被切开。

      原本外观还完好无损的萝卜立刻像是山泥倾泻一样,萝卜丝丝滑地落在砧板上,没有一丝凝滞。

      又是半分钟过去,桌面上的萝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堆细若发丝的萝卜丝。

      李潇放下刀,随意抓起几根萝卜丝递到摄像机前面“你们看,按照我的小技巧切丝是非常容易,萝卜片不会散开,非常好切。”

      ......直播间

      “行了,行了,别秀了,秀得我头皮发麻。“

      “大佬,这鬼一样的刀工,有没有小技巧都应该一样吧?”

      “不行了,我不行了,这个主播过于凡尔赛,我的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