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西

      一位又一位的内门子弟离开,内门乃至整个沧水中的人也越来越少。

      就在今天,三日之期将到之时,第九域的人来了。

      风六代表第九域的众人对姚顺表达谢意,寒暄几句便离开了,唯有阿道和黄柳一暂时留下。

      姚顺见黄柳一的状态似乎调整过来了,搭话道:“黄师妹,好些了吗?”

      “嗯,想通了一些事情。”

      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让姚顺觉出不一样的地方了。

      与大师兄在一起之前,黄师妹完全是邻家小妹的样子,与大师兄在一起后,多了一分成熟。

      而现在说话的神情与语气,两种气质全都消失不见了。

      剩下了的只有冷漠,还有无尽的杀意。

      “师妹,你真的想通了吗?”

      阿道在一旁挤眉弄眼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姚顺师兄,我真的想通了,多谢在沧水内的诸多照顾,那人弑师为不孝,叛变为不忠,害得沧水弟子无家可归为不义,此人必杀之!”

      那人自然是大师兄,从说到大师兄起,黄柳一的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说的,最后一字落下时,姚顺感觉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说完这番话后,黄柳一只身离去。

      姚顺望着她的背影,刚刚没有说全,大师兄还负了你啊!

      其他人的目标都是施笑乙,几乎都要忽略了一同反叛的大师兄。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由爱转化成的恨最为深刻。

      哎!

      施笑乙此举改变了太多人的人生了。

      “顺哥,我都给你暗示了,你还问,黄姐姐现在变得很恐怖。”

      “就你刚才那两下?挤眉弄眼的我怎么能看出来,你是在提醒我不要继续问了?”

      阿道一脸的失望,摇头晃脑的说:“完喽完喽,我们两个默契都没有了。”

      两人开始斗嘴,就像曾经在无名镇上一样,就像在末日森林中一样。

      “道!你来了。”

      “翁灵师姐!”

      小二和翁灵此时收拾好东西出来,打断了两人的斗嘴。

      姚顺有些失落,用责怪的眼神看着翁灵。

      “师兄,你为何这么看着我?是因为吵架没赢,怪我出现的不及时吗?”

      姚顺笑着摇摇头,只是有些不舍。

      不舍与阿道之间的种种,包括斗嘴吵架。

      沧水没了,阿道来第二域绝对不是为了跟自己一起走,是来告别的。

      姚顺是改变阿道一生的人,反过来又何尝不是阿道改变了姚顺的一生呢?

      如果没有阿道,姚顺可能都不会走出无名镇,最后可能会跟付有明学医,做一名普通的医者。

      如果没有阿道,也不会进入沧水,来到悲伤帝国后,会成为一位不问世事的散修。

      有了阿道,改变了姚顺很多想法与去路,走出无名镇,进入沧水,以至于如今沧水大难,自己被牵连。

      现在确实有些麻烦,不对!用词不准确,是很麻烦。

      但姚顺不后悔,这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

      在结识阿道惹得一身麻烦,和不认识阿道独善其身之中,姚顺选择前者。

      有些事很奇妙,有些人命中注定,会不断的带来麻烦,却不舍得放弃,就如现在姚顺不舍分离。

      可人生就是如此,有起就有落,有聚就有散。

      离别到了面前不舍,只能证明即将分别之人的重要,却改变不了离别的事实。

      话到嘴边不得不说,有些话再拖,再掩饰,也要说。

      姚顺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还是开了口。

      “阿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让阿道跟自己一起,他是个有主意的人,决定之事无人能改变。

      “顺哥,我们可能要分别了。”

      “哦?你要去哪?”

      “去高手最多的地方。”

      “那是哪?”

      “我曾听师傅讲过,无心大陆有四大宗门,无人知其名,无人知其处,凌驾于帝国之上,是所有修炼之人向往的地方。”

      姚顺一边拍着阿道的肩膀一边大笑。

      “哈哈哈,这四大宗门没有人知道名字,没有人知道在哪,你怎么去?怎么找?”

      阿道没有因为姚顺的大笑而恼火,神情还是那般认真坚定。

      “顺哥,我能找到。”

      “你真无趣!”

      姚顺真的有时候觉得阿道热血过头,有些无趣。

      “顺哥,我一定能找到。”

      姚顺收敛笑容,搂过阿道。

      “我相信,我相信你能做到你任何想要做到的事情,我始终相信,去做吧。”

      阿道低头沉默了一会,猛然抬头。

      “顺哥,你不跟我去吗?”

      “好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就要分别了。”

      阿道没有像之前几次极力去劝,在沧水他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耽误修炼的人情往来,比如耽误修炼的儿女私情,比如耽误修炼的勾心斗角。

      还有不耽误修炼的尊重,尊重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他人无权干涉。

      “好,顺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说什么呢?抢我台词了。”

      “谁先想到谁先说!”

      “你说的对!”

      “你!你怎么不跟我斗嘴了?”

      “阿道,我本以为你会哭鼻子。”

      “顺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是男子汉,我们两个在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再说了!流眼泪这种耽误修炼的事情,我不会去做。”

      “如此这般,我就放心了。”

      “嗯,顺哥,我想成为像你一样强大的人,我知道你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哭,所以我要像你一样,不哭!”

      姚顺面带微笑,摆了摆手。

      “做你自己就好,走吧!”

      “嗯!我走了!”

      “走吧!”

      “我真走了!”

      “赶紧滚!滚去变强!成为这世间最强之人。”

      “嗯!”

      阿道应了一声,转头就走,走出老远又折了回来。

      重新站在姚顺面前,仰着头与姚顺对视。

      “还有什么事吗?”

      “有!我刚刚忘了说一件重要的事,所以我又折回来了。”

      “说!”

      “施笑乙你给我留着,我要杀!”

      “这可不能依你,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干劲,不能让你抢去目标。”

      “身为长兄,你不应该让着我吗?”

      “你是不是忘了我给你讲过的,孔融让梨的故事了?”

      ······

      最终的争论也没有个结果,阿道离开,走出第二域,走出内门,走出沧水。

      一直走到末日森林的边缘,才第一次回头看了一眼,看得是顺哥的方向。

      泪如泉涌,声如惊雷。

      “啊!!!啊!!顺哥,我走了!真的走了!”

      连阿道自己都没有发现,刚刚离别之时,忘记了恐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