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同性恋

      第二天天还没亮,恭姬已经来到了体术训练场,今天就是系里面的比试了,每个系都只有一定的名额可以晋级,每个学院一共六名额,可以让学院自由分配,而北霞一院的分配方式是体术系是两名,自然系两名,空间系一名,精神系一名

      体术系几百号人中只有两个名额,无人不争先恐后,早早的训练场挤满了人,几百号人等在这里等候老师们的安排。

      而恭姬刚走进这里,便有认出他的人,纷纷避让,他的怪异的能力,当时还没有学员能看得明白。

      办公室内,大叔自然也在,慕辰在窗口看着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整理整理着装往门口走去。

      “这帮小子打鸡血了吗,大清早的都来了。”大叔看到外面的场景有些惊讶。

      慕辰倒是习以为常,“每到这个时候,学员们都跟疯了似的,竟然都来了那就早开始早收工。”

      慕辰拉开办公室的门,径直走上了打擂台上,台下的学院一见是慕辰出来了,纷纷安静下来,这时又有十二名老师走了出来,站在慕辰身下。

      慕辰深吸口气,高声历啸的说到:“很好啊,每次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这就对了!你们当中,有的人已经了入校九年的师兄,今年要是还选不上,那就只能另谋高就了。”

      “所以,今年我要看到你们,拼劲全力,榨干全有的神迹,挥出超越你们平时能力的拳头。能做到吗!”

      “能!能!能!”台下整齐的呼喊着。

      恭姬在台下被这么一喊,弄得脑子嗡嗡响的,这一嚷嚷恐怕整个学院都能听到吧。

      “体术系比试现在开始!”慕辰手一挥,说完就走回了办公室。

      三百多名学院被分成十组,分下来一组三十二人。两人一组抽签比试。

      之所以两人为一组,这是慕辰考虑到的,一人强不是强,团队强是群狼,如果没有团队意识,到了最后的决赛关头必然是会出岔子。

      这次分组是随机的,不是按平时的班级划分,而且这里面有已经学习了九年的老生,也有只来一年的新生。看上去不公平,其实,这才是最公平的方式,老生的实力自然是在新生之上,但也不敢肯定所有的新生就一定弱,所以让所有的学生一起参加,只看能力,不看年纪。

      只见十位老师手捧箱子站在这十支队伍前,学员们在所属的箱子中抽签,签子是两份1到16的数字,抽到同样数字的为一组。

      体术系的教学讲究兵贵神速,学员们毫不拖泥带水,很快都拿到了自己的签子,恭姬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十”

      “十号?”恭姬喃喃自语的同时在人群中观察着。

      组里的学生纷纷寻找起自己的同伴。

      这时,恭姬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恭姬瞬间认出这个人,再熟悉不过了,不就是龙南念那个十来岁就两米高的胖子吗!

      此时龙南念也看到了他,龙南念倒是很随和,小眼眯呀眯的朝恭姬走来。

      “是你啊!”龙南念率先开口到。

      “这么巧哈,在这里遇见你。”恭姬象征性的回了一句,顺便问了下:“你是几号啊?”

      龙南念此时已经到了恭姬跟前,大手上还拿捏着签子,向恭姬展开。

      “你也是十号!?”恭姬吃惊的说到,这也太巧了。

      很快,所有的学院都找到了自己的同伴,恭姬和龙南念站到了一起,学员们重新排好队,听候发落。

      “第一组,一号队伍对战二号队伍。”发话的是负责恭姬这一组的老师,是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老师。

      “就在这一百平米的小擂台上战斗,失去战斗能力和离开场地范围者淘汰。”年轻老师接着说到,于此同时,点到名字的队伍已经走到了台上,对立而站。

      “哟这个一号队伍很倒霉啊!”身旁的龙南念突然开口说到:“二号队伍两位都是在这里九年的师兄了。”

      二号队伍的学生年级一看就是比一号的大很多。毕竟是在这里学习了九年,估计已经考上将士级了。每个等级之间的差距可都是天壤之别。

      果不其然,一号队伍中一名学员不到一分钟就被踢出了场外,另一个见状立刻投降了。

      恭姬抬头看着龙南念,佩服的说到:“哇!你是百事通吗?不会整个学院的学生你都认识吧?”

      龙南念憨憨一笑没有回答。

      下一组三号和四号,接着是五号对六号......

      仅仅半个小时,就到恭姬他们了,对战的是九号队伍。

      更巧的事来了,九号队伍中有一个恭姬也认识,金发少女,洛尘,另一个是个很有个性的男生,身高与恭姬相仿,银白色的头发,长长的刘海挡住眼睛还戴着口罩,几乎将整个脸都挡住了。

      洛尘一见恭姬,立刻阴阳怪气的说到:“哟!居然是你这变态啊!上次是我大意了,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谁谁谁变态啊,你上来就要给我一丈红你才是变态呢!”恭姬怒骂到。

      洛尘也是暴脾气,这岂能忍,“你个小王八蛋!老娘弄不死你?”

      “我怕你啊,疯女人!”

      两方的另一个队员分别拉着这两个脾气火爆的家伙,这才没让比赛提前开始。

      “行了!”一旁的老师看不下去了,赶紧叫住他们。

      老师朝恭姬的方向说到:“你叫恭姬是吧,慕主任吩咐,不到万不得已,只需用体术战斗,否则就出来踢你的屁股”

      老师说完,也不想墨迹了,立刻下令开始比赛

      龙南念低下身子在恭姬耳边说到:“那个戴口罩的不简单,他叫韩序白是北霞城城主的儿子,他们家族是以刺客之道闻名,速度和变化极为突出,要小心。”

      随后,只见韩序白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洛尘的身后。恭姬心头一惊,凭借被慕辰打出的意识,发现韩序白手臂的肌肉微微凸起,这是要进攻的节奏。

      比赛可是已经开始了,洛尘可不等他们咬耳朵,二话不说朝两人冲去。

      洛尘这种普通的速度,恭姬根本不放在眼里,他始终把注意力集中在韩序白身上。

      龙南念挡在恭姬身前,因为洛尘已经上来了。

      “横练气功,不动明王!”还是这招,能让龙南念十分抗揍。但是龙南念这一挡也让韩序白脱离了恭姬的视线。

      恭姬暗叫不好,立刻移到一边继续监视韩序白,可是,韩序白已经不再原地了。

      恭姬心中一惊,连忙朝四周张望。

      “好快.....”

      就在恭姬惊慌失措的时候,拦着洛尘的龙南念说到:“这是韩家的秘籍《踏雪无痕》”

      “踏雪无痕?慕辰老师说过,这是比游身步更厉害的秘籍,踏雪无痕,落地无声。”就在恭姬心中思索着的时候,身后一股神迹波动传来。

      “后面!”恭姬反应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转身就是一拳挥出。

      韩序白速度很快,但这时速度在恭姬的眼力范围,这一拳预判了他的行动轨迹。

      但是韩家竟然能闻名于世,功夫自然不是盖的,急停后跃与恭姬拉开距离。

      身后的龙南念和洛尘打的热火朝天,洛尘是朝着恭姬去的但是被龙南念死死的缠着。

      “死胖子!你让开!”洛尘没好气的说到。

      而没想到龙南念竟厚颜回答:“那个韩序白太麻烦了,还是你好对付些。”

      恭姬这边,两人对峙着,敌不动我不动。

      “好一个踏雪无痕,厉害。”

      “过奖。”

      韩序白话音刚落,他动了。

      敌一动,我先动,恭姬不甘人后,踩这游身步迎了上去。

      办公室内,大叔和慕辰正看着恭姬他们的比试。

      “恭姬这小子,一直跟我抱怨,说你这师父不称职,可他却没发现,除了游身步他身上都

      是你的东西。”慕辰欣慰的说。

      大叔笑了笑,接口到:“这小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高的天赋,我的本事都给他展示过,不明着教他,是因为只有自己领悟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只有自己领悟了,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诶,话说,你那老熊拍树到底什么时候交他?”

      “干嘛呀?我怎么感觉你是拿他在我这骗秘籍的啊!”慕辰装作一副警惕的样子

      “少废话,快说啊。”

      慕辰看着大叔,笑了笑,这一笑似乎另有深意

      “不教了,他不需要的。”

      韩序白与恭姬的身影在台上来回交织,与洛尘,龙南念两人那原地杵着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游身步虽不如踏雪无痕,可奈何恭姬体内神迹强于韩序白呢,相相弥补,两人速度不相上下。

      这场景更是让台下的学院和老师们瞠目结舌,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打起架来更比年深老迈的老战士们精彩的多。

      龙南念的横练气功防御力极强,加上他那一身肥肉够洛尘忙会的了,恭姬与韩序白的交手以快为主。但是这么打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恭姬始终还是自然系能力者,充斥经脉的神迹不如他们纯正,若不是慕辰这几年的调教恐怕早败下阵来了。

      看着步法变换莫测的踏雪无痕,恭姬想起了跟慕辰对练的场景,当时自己不也是凭变化莫测的步法跟慕辰周旋的,但是每次不到片刻就被慕辰破解。

      “慕辰老师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从没跟我讲解过啊.....”

      恭姬一边周旋,一边努力思考着。

      过了一会,突然恭姬灵光闪过

      只见恭姬停下脚步,以守为攻。打固定靶可是刺客的家常便饭,这么好的机会韩序白自然不会放过。急停变向,径直朝恭姬冲去,韩序白身影疾如闪电,却不知恭姬正是以破绽诱敌,

      正当韩序白向抓去的同时,恭姬回身一手抓来,快准狠的牵住了他的手,这必须得是很强的目力才能做到,往右一拉,封死了韩序白所有的逃脱空间。

      “拳打一仗不为远。”恭姬紧紧拉着韩序白,随后身子一边倒退一边往下拉,韩序白心中一惊,恭姬的手竟如此有力,本就来不及站稳的身子跟着沉了下去。

      “近打只在一寸间!”话音一落,力从地起,腰马合一,用肩旁狠狠的撞在韩序白的身上。

      韩序白闷哼一声,恭姬松开手,放他连连倒退,但恭姬并没有就此停手,乘胜追击。

      此时慕辰每晚揍他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一掌拍在韩序白的气门中,这一下打断了他的呼吸,上打云掠点提,中打挨戳挤靠,下打吃根埋根。贴身近发,三盘连击不给韩序白喘气的机会。

      最后,恭姬一步跨前送上必杀一击,可惜,慢在多了一个架势。帅是够帅但是让韩序白回过了神,身形一闪避开这一击。

      恭姬是着实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回过神来,更想不到的是躲过这一拳,竟立即朝自己展开反击。

      恭姬收回手挡在胸前,不料,迅疾而来的韩序白一步绕过了恭姬。

      “不好!”心中暗叫不妙,但凭韩序白的速度,为时已晚。恭姬看着他竟然朝龙南念攻了过去,只得大叫一声“小心!”

      龙南念胖乎乎的身子倒不像想象中的笨重,旋身挡过洛尘的攻击紧接着一掌虚空扇出。

      “老熊赶蜜蜂!”

      龙南念身边一股澎湃的气浪宛如涟漪震荡开来。

      龙南念的一举一动被恭姬不由自主的收入眼底,但现在不容多做思考。

      洛尘和韩序白延迟了原本的动作,龙南念这老熊赶蜜蜂仗势逼人但似乎没什么伤害。洛尘迟缓片刻又再次秣马厉兵。

      “背靠背!”恭姬知会一声,一跃落在龙南念身后。两人背靠背面对前后两名对手,避免“肉夹馍”的情况出现。

      “哼!韩序白!别跟他们墨迹了。”洛尘吆喝一声,韩序白轻轻点了点头。

      “好机会!”身后的恭姬突然说了一句,龙南念听得有些糊涂,但是恭姬那坚定的语气让龙南念选择相信他。

      这时,洛尘身上金光渐渐刺眼。

      “什么!?”全场哗然,显然,这是洛尘第一次在体术系中使用这招,这是什么?台下的学生没人知道,但是办公室的两位却一眼看了出来。

      恭姬也是吃惊,但是慕辰教导过,战斗时,不管对方的招式多诡异,多炫酷,第一眼都必须是寻找对方的破绽,方才洛尘的声势浩荡的气势让恭姬明白了她必然是放大招的节奏。

      面对这种情况恭姬可以说是最擅长的,以守为攻。

      “让开!”恭姬一声喝到。

      龙南念一机灵,连忙向旁边闪开,就在让开的一瞬间,就看见恭姬一闪而过,朝洛尘冲去。

      洛尘这是要搓大招啊,恭姬怎么还往前冲,台下谈论纷纭。看到前冲的恭姬,韩序白缓缓闭上双眼,用手臂挡在双眼前。

      “你找死!圣光闪耀!”

      “光系?”恭姬脑海中闪过两个字,但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

      只见恭姬脚踏游身步在洛尘面前一个虚晃,洛尘跟着将视线集中在恭姬身上。

      “二字戏法!”

      顿时,恭姬沉下身子,急停在洛尘身下,并作出了蓄势待发之势,等到,洛尘技能触发之际。

      “飒沓如流星!”

      这一刻对于恭姬而言仿佛是禁止的一般,神迹内蕴,波涛汹涌的神迹在经脉中高速流动着,这记飒沓如流星用出了恭姬万步的力量,他的目标不再是近在咫尺的洛尘,或者说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洛尘。

      闭着双眼的韩序白怎么都想不到,一次呼吸间,恭姬就来到了他的身前。同样,恭姬也没想到老天都在帮他,韩序白要是敢闭上眼睛,那就是白给。

      韩序白反应也是很快,但是一切都晚了,箭矢般的速度加上身体的力量,在身体承受能力可观的情况下是可以制造出大于基础数倍的力量。

      腰部带动胯位,恭姬朝韩序白下盘啊就是一个鞭腿扫去,韩序白只觉得左腿一阵剧痛,随后就感觉不到左腿的存在了,一阵惨叫声后,他应声飞起,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才摔在地方。

      “闭眼!!!”

      恭姬击倒韩序白的同时惊呼出声,龙南念看起来憨憨的可却不傻,方才看到韩序白的举动就觉得古怪,而洛尘发光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早就抱着脑袋趴在了地上,样子极为滑稽。

      反倒是恭姬,愣住的那一会,洛尘的圣光闪耀已经爆发,强烈的金光带着炽热扑面而来。

      慕辰笑到:“用大动作掩盖自己的目的,佯攻洛尘让韩序白放松警惕,同时也防止洛尘提醒韩序白,再利用速度的优势对韩序白及时发起攻击。”

      “想不到啊,你这里还有这么个小姑娘。”办公室里的大叔也是吃惊。

      慕辰自豪的笑笑:“哼,你当我真就碌碌无为的当个教书先生?洛尘这孩子是两年前过来的实验生,虽说光系能力者没有攻击性,可是同金系一样神迹可以内蕴在体内,虽然神迹的总量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奈何她努力啊。光系在战场上有着很强的干扰和辅助作用,如果能力者同时拥有一定的体术能力,作用就可成倍提升,我已经向学院提出申请,在光系中增添体术系课程,只要王城审经通过,北霞一院就会立刻执行。”

      “咦”大叔指了指恭姬的位置,说到“看来你要去踢他屁股了。”

      慕辰顺眼望去,恭姬所在的擂台上光芒已经消散,台上所剩的只有气喘吁吁的洛尘,滑稽的龙南念,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韩序白和一个金属壁垒,金属壁垒宛如一个蚕蛹般直立在地面上。

      学员们从光芒中回过神来后目光都转移到了这个金属蚕蛹上。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金属蚕蛹上的金属元素渐渐化作齑粉散去,里面,恭姬精神恍惚的跪在那里。

      整场战斗下来,恭姬又以大叔的“执拿通灵”之技作出这个蚕蛹,即便他是神启体质,神迹也快消耗殆尽了。

      不过每晚都会被慕辰打到神迹枯竭,此时这种精神恍惚和虚弱感他倒习以为常。可唯一奇怪的是,他竟无法联系上空中这些正在消散的金属元素。

      目前,台上实力保存最完整的就是第十组的龙南念了。看着摇摇欲坠的洛尘,一旁的老师开口说到:“洛尘,你已经没有战斗力了。还要继续吗?”

      “谁....谁说的!”洛尘逞强地说到。

      但在这时,龙南念爬了起来,身上的神迹还留有八成之多,横练气功开启,浩荡的架势摆在洛尘面前。

      龙南念到:“你还要打吗?”

      简单的话语却透露出他骇人的声势。

      洛尘虽双眼流露不甘之色,但不得不宣布认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