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乐视频下载了可以立马卸载的吗

      段恩赐在日记里写下

      2021

      二月二十三,小风,七点有点凉

      昨晚八点睡的觉,好梦,梦记不清了,半夜老鼠拨响了吉他,起来洗个澡,突然想起来桌子,桌子和窗户,桌子应该靠着窗,这样想想都和谐,如果不太喜欢家,那一定是桌子没有靠着窗。

      父母离婚后,爸爸选择净身出户,在这个时代里,离婚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了,很多人忙着分手,忙着谈恋爱,忙着为自己的欲望找借口。

      离婚后,他们搬了家,这样离学校更近一些。春天里的柳絮像雪一样,在树上,在泥土里,在书桌前,在窗沿缝隙里堆满。

      离婚后,亲戚们显然比当事人更有理解,全部都凑在了一起,一言一语的重新把疤痕撕开,段恩赐厌恶这种闲聊,厌恶别人讨论自己,他自己并没有很在意的事,竟然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大事。贫瘠不妨碍有花开,不想听就走远一点好了。

      春天适合所有的事情发生,搬家后段恩赐转到了家附近的一高,妈妈在外地工作,他在舅舅家。从小到大他已经适应了转学,适应了寄宿,适应了学会适应。春天适合开始,适合讲故事。

      2014年的段恩赐转去了一高,逸夫楼三层,一四班,他一个人报名,考试,然后去找班级,在班门口探着头往里瞄了一圈,果然没一个认识的,有点新鲜有点失落,老师指了指最后的座位,他很快的跑过去坐下,猫在那个角落,猫了四五天,直到他的同桌问他: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段恩赐”

      这是他来到这说的第一句话。

      “你呢”

      段恩赐画着画低头问同桌

      “我叫马光楠”

      马光楠白白净净的,头发不长到额头上一点,脸上有一点点小雀斑,两颗虎牙。挺可爱的。这样应该也算是认识了。

      俩人熟络后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死党,男孩子的友谊就像潮涨版汹涌,段恩赐依旧画画,哼歌,不过多了一个陪他画画哼歌的人了。马光楠总有很多问题,段恩赐不想回答的问题。

      恩赐,你唱的什么歌

      恩赐,你学过美术吗

      恩赐,你中午吃什么

      段恩赐无聊的时候趴在那有气无力的说

      陈奕迅的歌

      没学过美术,我姐学的美术,市第一吧

      中午不吃,你吃什么给我带

      马光楠是第一个无限包容他的人,每次都嗯嗯嗯的回答,每次都带上他那一份饭。

      初春里柳絮飘的哪都是,周值日的时候段恩赐都很烦,心不在焉的聊天,懒懒散散的扫,他蹲在学校湖边喊马光楠说:

      “楠哥,走啊,吃早饭!”

      马关楠干什么都认真,就是学习学不好,段恩赐始终认为他的楠哥以后能成大事,楠哥日后果然有一番事业,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马光楠没听到,段恩赐又喊了一遍

      “楠哥,走啊,吃饭!”

      马光楠看了看他,摇摇头

      “不啦不啦,待会老班该罚咱俩站门口了”

      有风来了,带来了一次大雪纷飞,这时候校园里放着周杰伦的《晴天》,楠哥也不忍了,扫把一扔。

      “走,吃饭!”

      去食堂的路上只能碰到跑着回班的高三学长,和他们两人一样不紧不慢的还有偷偷谈恋爱的学生。段恩赐跑着神想着:爱情的样子应该是春天偷偷牵手不紧不慢的去吃早饭。

      段恩赐看着别人出着神,心里想到了林沫的马尾,可能喜欢的感觉就是在日光照射到所有碎片里都找得到她的影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