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里番在那可以看

      时间,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李远周围的鱼已然钓上来了差不多三十来条的样子,而其中的超过五斤的大鱼,就有二十来条。

      而这其中还不算那条鱼王,还有送出去的另一条大鲤鱼。

      一时之间,李远身旁的鱼堆,已然成为了所有人羡慕的存在,而坐在冰上的那些本来调侃李远狂妄的‘前辈’,此时一个个也是面色骚红。

      若是说抓到一条大鱼是运气,两条大鱼是能力,那二十条大鱼……只能说明李远的垂钓技术确实相当的牛逼!

      想最开始李远过来的时候,不少人还都指指点点,对李远一顿教学,可是这个年龄最小的冰钓者,却成为了所有人中收获最好的一个。

      李远离开望月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

      收起帐篷,带着行李,两个人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挪到了来时开的车子上。

      不过……

      虽然其他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可是对于今天冰钓钓上鱼,却并没有全都带走。

      李远将一些小鱼放生,留着他们长大,剩下的大个头的鱼,也足足剩了快三十条。

      将最大的鱼王带走,又拿了几根肥美的鲤鱼装起来,随后剩下的那些钓上来的野生鱼,索性全部都送给了来冰钓的其他钓友。

      这一举动,不由得再次让不少人纷纷赞叹。

      李远把今天钓上来的草鱼纷纷送人,只剩下了一条最大的给胡凯留下,然后留下了一条草鱼,留着今天晚上做铁锅炖鱼。

      等两个人转完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

      “妈,我回来了!”

      胡凯刚一进门,就神色相当喜悦的对着自己母亲叫道。

      “凯子,小远,你们回来了?出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胡凯的家里,只有他和胡凯母亲两个人在家,父亲在工地倒班,好几天才能回来一次。

      因为都是一个村子住着,李远小时候不少来胡凯家里蹭饭,所以胡凯一家人对李远也是很熟悉。

      胡凯满脸春光,兴奋的说道:“妈你不知道,小远的钓鱼技术那是相当厉害!就今天一天的时间,我们一共钓上来二、三百斤的鱼!”

      听见这个数字,胡凯的妈妈钱玉梅神色也带着满满的诧异。

      “这么多?!真的假的?!”

      胡凯点了点头。

      “当然是真的,那望月湖上,可就数我们两个钓的鱼多!不过,鱼太多了,也吃不完,我们就索性送出了一大半,只留了几条。”

      胡凯的妈妈钱玉梅性格豁达,虽然是也是农村人,不过做事却相当的开明。听见胡凯的话,李远妈妈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也是,这么多鱼,一时半会也吃不完,索性不如送人,让大家都尝尝鲜呢。”

      胡凯见到自己母亲没生气,神色也是颇为兴奋。

      “不过……妈,小远可是给咱家留了一条鱼王!就这一条鱼,估计都够我们吃一冬天了!”

      钱玉梅听见胡凯的话,此时倒是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疑惑。

      “鱼王?”

      “真的假的?”

      胡凯点头:“当然是真的了!就在外面,妈你看一眼就知道了。”

      钱玉梅虽然有些不信,可是见到自己儿子那兴奋的样子,擦了擦正在洗衣服的手,走了出来。

      而在看见那地上的大鱼之后,满目都是惊异之色。

      “这么大的鱼!”

      “小远,这是你钓上来的?”

      李远点了点头。

      “二姨,是小凯帮我一起钓到的。”

      钱玉梅:“就凯子那两下子我这个当娘的还能不知道?肯定是你钓上来的,不过这么大的鱼,得有个七八年的时间才能长到这么大吧?”

      李远:“这是一条十二年的野生鲤鱼,按照这个年纪,凯子的鱼王倒是也没有什么毛病。”

      钱玉梅眼中依旧遍布惊讶之色。

      “十二年?!我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大的鱼。”

      本来钱玉梅听见自己的儿子说钓到了鱼王,钱玉梅还不信,不过如今看见这条又黑又肥的鲤鱼,除了鱼王,还真没有什么能形同这条大鲤鱼的。

      “不过……这么大鲤鱼应该得挺贵的吧?”

      胡凯点头:“可不是,刚刚钓上来的时候,还有个大哥说要花钱买呢,算下来……这条鱼怎么也能卖个一千多块钱!”

      钱玉梅再次诧异。

      “这么多钱?”

      “小远那你怎么没卖啊?”

      说到这,胡凯的脸色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倒是一旁的李远结果了话。

      “钓到了不少,这条就留下了,这条鱼留着你们家过年吃正好。”

      钱玉梅急忙拒绝:“这怎么行呢?太贵重了,小远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李远的态度倒是十分坚决。

      “二姨,你也知道我家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人,老爷和二婶家里人也少,刚刚钓的鱼都已经送去了,这条你们就留着吧,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李远见到钱玉梅还是有些犹豫,继续说道:“本来我还想今晚在二姨家里蹭饭呢,你要是不收,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钱玉梅不由得被李远逗笑。

      “你这孩子,好,那今天晚上二姨给你做好吃的。”

      一旁,胡凯却笑着说道:“妈,你说错了,今天晚上是小远给咱们做好吃的。”

      钱玉梅一脸疑惑。

      “小远做?他会吗?”

      胡凯:“妈你这话问的就错了,小凯不禁会做饭,而且做的东西还可好吃了!上次去河边,这小子给我做的鱼可是让我回味好几天呢!”

      钱玉梅忽然想起来什么,随后说道:“我想起来了,你这小子前一段时间天天张罗要吃鱼,我给你做了你又没吃几口,弄个半天是嫌弃我手艺差啊!”

      ……

      半个小时后。

      此时,李远已经将之前从望月湖捞回来的草鱼鳞片去掉,收拾干净放在一旁待用,而鱼背上也已经被李远用刀在两侧切上刀口。

      这样改刀之后的鱼,在炖制的过程中会更加的入味一些。

      而整个过程之中,李远再次在直播间中展现了自己那熟练的刀法,获得一大波人的点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