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TXT

      待四人落座后,端木生才发现,其中竟然是以最不起眼的老叟为首。

      端木生向众人道:“昨日从风驰会议事大厅传来情报,一者大河剑宗长老堂的胡平已经到了庐江郡,目前不知去向。第二徐良已经半步五气,仅凭气势就吓走了胡平。素闻先天中差异极大,不知各位前辈有何高见。”

      那白衣皓首的温前辈声音温和的解释道:“先天分三花五气,三花者,人花,又称铅华之花,精气之花。地花者,元神之花。天花者,虚空之花。其中自然是一层压着一层。”

      端木生又道:“那五气又如何?”

      温前辈道:“三花抱合结成大丹就是五气。所谓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世人以为这俩者同在先天是一个境界,实际相差甚远。就拿大晋来说,三花者远不止一百之数,然修得到五气的不到十人,也许你以为以十几取一对天资独厚着也许不难,但是三花境最后也只有百五之寿,而五气足有三百。所以三十取一犹为不止。那徐良没那么容易破了五气去,半步之遥,千里之差。”

      王朝卿道:“咱家听说,凡入五气者须得圆满心境,那徐良丧子亡妻之后,一直可没走出去。”

      “多谢公公和温前辈指教,不知各位可有对付徐良的把握。”端木生终于切入了正题。

      这时那门牙漏风的关老伸出了一根手指,端木生震撼道:“一招?”关老老脸一红,摇了摇头,看到关老的囧状,端木生语气一黯:“您一个人?”。关老摇了摇头淡定道:“一起上!”端木生愕然。

      又疑惑的问道:“那之前大内要只派俩个人当如何?”武安长公主道:“那自然不能与徐良交战,来者不过让徐良杀不得你而已。情况不妙,撤往幽州。”

      端木生道:“那如今人手充足诸位有何打算?”

      温体仁道:“那自然是要与徐良做过一场,然后带着你一起去幽州,摩罗山的手已经伸到那里了,本来是要我和王公公先行一步的。皇太后改变了大监司的主意。”

      王朝卿补充道:“但也希望你尽快解决风驰会的事情,摩罗山在幽州的事情相当棘手。”

      随后端木生通知大军开拔进驻庐江,同时通知府衙官员做好议事的准备。

      一个时辰后,端木生带领近万禁军,旌旗招展的来到庐江郡丹阳府城。随着队伍的开拔,城里城外的人四处相告,但是端木生没有在城外和城内的直道中看到任何围观的百姓。

      对于百姓来说,风驰会是本地最大的江湖帮派,素来和官府勾结不清,虽然消息上讲朝廷此次派燕平王带禁军来镇压,可俗话讲强龙不压地头蛇,由其对于武林高手来说打不过还是可以走掉的。日后再回来,受苦的不还是他们百姓,由此可见百姓对风驰会的畏惧显然更胜一筹。

      城门外庐州官员整整齐齐分列俩阵,七品以上全部在列。

      端木生没有和他们寒暄的心思,简单的客套了一下就骑马进城直奔府衙而去了。

      那里准备召开的五品以上官员的整体会议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随着端木生骑马进城,一个背剑的束发白色长衫男子,耷拉着眼皮,拦在了路中间。身后跟着一个蓝色长袍的剑客。

      禁军刚要有所动作,端木生伸手止住了他们,所料不差,前面那人就是胡平了吧。

      只见他抱拳道:“大河剑宗长老堂胡平见过燕平王殿下。”

      端木生回了一礼,在晋秦楚三国都有一个同样的准则,就是先天宗师见王侯不拜,剑履上殿,歇赞不名。

      可以说要不是有李不平这档子事,胡平是不会在意端木生先施一礼的,他就是当着大军的面拦在这直道上,也得众人绕着他走。

      只见胡平道:“听闻燕平王殿下欲将我大河剑宗弟子,压回幽州管教,不知可有此事?”

      端木生在马上,高高的看着他,质问道:“这就是你大河剑宗的态度?”

      胡平道:“李不平自小在山中长大,对山外人情世故有些不通,所以才会受到小人蛊惑,险些办了错事,我大河剑宗门规森严,此次出山,就是为了带李不平回山受罚。”

      端木生哈哈一笑道:“大河剑宗乃七派之首,在大晋更是武林中的中流砥柱,朝廷历来和大河剑宗交好,胡长老可知道为什么?”

      胡平捋了捋胡须,思考着。端木生不待他作答就说道:“因为朝廷和大河剑宗虽然一个管着大晋军民一个身在武林,但双方各自都遵守着条约,从不跨越底线。李不平此次刺驾你可以说他少年努莽,朝廷为了大河剑宗于幽州的稳定也可以从轻处置。但本王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孤是不会把他给你们带回大河剑宗处置的,因为他犯的不是你大河剑宗的门规,而是我大晋的律法,他犯事的地方也不是你大河剑宗的山门,而是我大晋的晋京。不知如此胡长老明白了吗?”

      胡平仍然没有放弃,他追了俩步赶上端木生继续道:“燕平王听我一言,若放李不平回山,我大河剑宗必于殿下交好,殿下不日就将往幽州,到时候低头不见抬头见…”

      端木生冷冽的看了胡平一眼,“这么说阁下是在警告我,若不在此放了李不平,便于我交恶咯。”

      胡平道:“大河剑宗一直为正道魁首,掌门不愿意此事闹大。”

      端木生道:“本王自由决策,李不平是一定要带到幽州处置的。”

      胡平还想说些什么,只见端木生策马向前走去。后面马车里的王朝卿撩开了车帘,那个门牙漏风的关老探出头对胡平温和的笑了笑。

      胡平冲着马车无奈的抱了抱拳,关老缩了回去,此事倒暂时结束了。

      三天前,南楚少林少室山,一着黄色僧袍的老者,立于山巅,双手拖于腹下,运气猛吸一口,如长鲸吞水一般,方圆数里内风云涌动,尽向其一人涌来,随后猛的一声长啸,声浪向远处荡开,如罡风扫彻大地又如暴风骤雨一般震颤了整个少林。

      偏在那啸声中有一人,身形稳定,不徐不慢的走向那长发老僧。

      老僧看到来人,身着一件破旧的咖灰色步袍,长眉大耳,就知道是方丈来了。

      随即施了一礼道:“老僧广智见过方丈。”

      方丈回了一礼道:“师弟的狮哄功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俩人寒暄了一番,方丈道:“午后大晋一好友飞鹰给我传了急信,信上说“宗圆已于十年前加入了风驰会,任帮中护法,近日因刺王杀驾被大晋燕平王所擒,我来此的本意是要你也去看上一看,如果可以亲手送他一程。别坏了少林的名誉。”

      广智合掌道:“是老僧的职责,那日心软放跑了这个贼子,没想到到如今他依然贼性不改,老僧这就出山了了这个孽障,以正少林威名。”

      方丈点了点头:“速去吧,不日宗圆就将被压到庐州。”

      当端木生步入大堂的时候,庐州五品以上文武早已具在,刺史何行立刻起身,率众人道:“下官庐州刺史和平率庐州五品以上文武参见燕平王殿下。”

      端木生受了一礼也不叫人起身,就这样直愣愣的走到堂前那块清正廉明匾额下面道:“尔等认得此字否。”

      何年道:“回禀殿下,此乃刺史正堂,清正廉明匾。”

      端木生点了点头,“清正廉明,孤没有看见,庐州本不是孤的属地,孤也没有代他人执钺的意思,但孤受陛下之命而来,有调各府兵马之权,不知诸位准备的如何了。”

      何年起身向后看去:“三府将军何在?出来答话。”

      三人同时领命向前,端木生打量了三人一眼,心里便下了定位:“一个草包,一个废物,还有一人压根是个叛徒。”

      端木生直奔主题问道:“一府应有士卒多少人?”

      凤阳府将军冷汗直冒出列答道:“回燕平王殿下,据朝廷编制应有五千五百余人。”

      端木生又问:“按朝廷惯例,征调当地兵马,各府将军应派多少人前往。”

      刺史府将军道:“除留一百余人守营以外,其余应当全部调往。”

      端木生点了点头:“诸位既然都知道那就按军法行事了。来人统统拿下,凤阳府将军和刺史府将军一人一百军棍,降三级,家产充公,丹阳府将军,就地斩绝。。”

      不待外面来人丹阳府将军就跳了出来:“禀殿下,我也带了三千余人而来啊,现在就在城中。”

      端木生呵呵一笑道:“俩日前的今天你要有此觉悟,今日也不至于如此,至于你带来的人,早就有禁军去分化管理了,想借此保住自己是没有可能了。”

      丹阳府将军惊愕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他推开俩个拉扯禁军大叫道:“王爷我有风驰会的情报。”

      端木生喝止了禁军道:“说说看。”

      丹阳府将军汇报道:“三日前,风驰会的副帮主就找过我要我擒下信使,反诬其一口来拖住燕王,他连夜找了一些人,都是庐州附近的大盗,纠结了约俩千余人,听说里面还有宗师高手。”

      端木生愣了愣心道“俗话讲强龙不压地头蛇果然如此,若不是这个二五仔泄露了情报,此次和风驰会的较量很可能会被这一支奇兵,直捣黄龙,彻底拖垮整个庐江的部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