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疼但是没出血

      青玄峰山下。

      一辆马车停在了上山的台阶前。

      “师兄,我们到了。”

      一名相貌平平的蓝衣男子转过身去,对马车里一名清秀俊逸的年轻人说道。

      这两人,正是徐二和苏云。

      听到徐二的声音,苏云便停止修炼状态,睁开了眼睛。

      走下马车,苏云望着面前高耸入云的青玄峰,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

      长时间的赶路,并不仅是消耗了他们的元力,更消磨着他们的精神。

      于是在前几天,苏云便打算暂时放缓行程,改为乘坐马车,慢慢返回宗门。

      几天过去,他们终于是到达了青玄峰脚下。

      这几天来,苏云一直在淬炼和消化着一门神通,那是他当初离开玉虫宗前,进行了一次打卡得来的。

      这门神通,名为摄魂读心大法。

      摄魂读心大法。

      顾名思义,并非一门攻伐神通,而是具有功能性的辅助神通。

      而且,由于它创造自魔宗,手段可谓相当简单粗暴。

      只要使用神通的人,实力和精神力都远超过对手,便可以对其进行摄魂读心,强行获取对方记忆里的信息。

      随着修炼的愈发深入,得到的记忆信息的片段,也会越多。

      但如果使用者的修为过浅,亦或是精神力太弱,对被作用者,将会造成不可逆的副作用。

      轻则下半辈子变成白痴,重则当场暴毙。

      从某种程度上。

      这门神通,除了简单粗暴以外,甚至还可以用歹毒二字形容。

      当然,以苏云目前的境界和精神力,除非作用在陆地神仙境强者的身上,对其他人,是不大可能产生副作用的。

      “摄魂读心大法,魔宗起的名字...还真是够直接的。”

      神通的效果,自然是简单粗暴,而且特别好用。

      这名字,也同样是简单粗暴。

      苏云微笑着摇了摇头,其他地方他都很满意,唯独神通的名字,他不敢苟同。

      “苏云师兄,你笑什么?”

      徐二好奇。

      “终于回到宗门了,我很高兴。”

      苏云道。

      “嗯,我也是。”

      徐二点头。

      两人很快沿着台阶,上了山。

      但很快。

      他们便发现了一丝丝不对劲。

      宗门内的氛围,似乎相当的冷清。

      路上虽然还有青玄宗弟子走来走去,但人数早已没有了他们离去前那么多。

      甚至可以说少了一大半。

      就连平时爆满的演武场,此刻也没半个人影。

      而且,苏云和徐二发现。

      走在路上。

      每个人都低着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神情无比的凝重。

      似乎,宗内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苏云和徐二从他们旁边经过,他们甚至连注意都没注意到。

      要知道。

      苏云表现的境界,在宗内虽然排不上号。

      但他这张脸,却是几乎所有人都认识的。

      平日里。

      但凡苏云结束闭关。

      走在路上,各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打招呼的声音,绝对不会停歇。

      而徐二。

      也算得上是青玄宗的一颗新星,认识的人也不少。

      可就是这样的两人。

      今天,居然连一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

      这不对劲。

      而且是很不对劲。

      “苏云师兄,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宗内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

      徐二不由得看向苏云。

      “嗯,很不对劲。”

      苏云点了点头。

      这一路上见到的青玄宗弟子,无一不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如果是一人也就罢了。

      可能只会让人觉得,这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

      但如果人人都是如此,便只能往宗门身上考虑了。

      “去找江长老问问吧。”

      徐二提议道。

      这种事情一般找其他弟子问,是问不清楚的。

      还得去问问宗内的高层才行。

      苏云摇了摇头:

      “不用了,他已经来了。”

      只见一道体魄如虬龙般扎实的男子,向着两人迎面而来。

      “江长老。”

      两人同时抱拳道。

      “你们回来了。”

      见苏云和徐二回来,江远桥紧缩的眉头,终于有了一丝缓缓的舒张。

      但他的脸上,仍挂着浓重的疲倦之色,神态憔悴,似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

      “江长老,你没事吧?”

      徐二关切道。

      “不要紧。”

      江远桥摆了摆手,看着两人,沙哑道。

      “江长老,是宗内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云问。

      如果说宗内弟子的表现,还无法代表有事发生。

      那么此刻江远桥的表现,便彻底证明了,这是真的。

      “说来话长......”

      江远桥先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而后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一一解释给两人。

      “......”

      听完江远桥的话。

      苏云和徐二,同时陷入了沉默。

      他们两人也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个几个月时间,青玄宗内,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就在两人沉默至于,江远桥又说出了一个震惊人心的消息:

      “如今宗门已经打算遣散宗内弟子,十年内,务必将所有弟子安顿好。”

      “也就是说...其实你们不用回来也可以。”

      “那江长老你们呢?”

      徐二连忙道。

      遣散弟子,这可不是件小事,需要慎重考虑。

      一旦将宗内弟子遣散,青玄宗便相当于名存实亡。

      而且,宗内的高层,又该何去何从?

      “这件事,我青玄宗的弟子们,都是无辜的。”

      “但高层已经一致决定,除了罗生等几人,其余人,死守宗门。”

      江远桥又道。

      说罢,一声叹息。

      ......

      苏云随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来当初并不是错觉。”

      苏云暗道。

      很早之前,他便有过一次被人窥伺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现一次。

      直至苏云踏入半缺道侯境之后,这种感觉尤为更甚,似有周期性,有规律一般。

      不过当初苏云并没有太在意,只认为自己是修炼得过于劳累,有些太过敏感了,才会产生这种感觉。

      现在看来,这并不是错觉。

      那个时候,他就是被人窥视了。

      只不过苏云的境界还不够,所以才会产生了误解。

      “想不到,居然所有人,都对‘祖师’有执念......”

      苏云微微叹气。

      青玄宗的祖师,早已在二十年前身殒。

      其他人所看见的,所认为的祖师,不过都是苏云在借用这个身份。

      不过没想到。

      不仅是青玄宗内部,就连外界,都时刻关注着祖师的消息。

      其中以十大宗门,尤为更甚。

      这一点,从苏云离开青玄宗,返回苏家之后,十大宗门攻上山来,便可表现得出。

      苏云离开青玄宗,而且一走就是好几个月。

      气息消失。

      十大宗门自然便会以为,青玄宗的祖师已经消失。

      再考虑到祖师的寿元,其实早已走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

      几乎不会有人不认为,祖师只是暂时离开了,而不是殒落了。

      再加上背后有神秘强者的支持。

      十大宗门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十个宗主和门主联手杀上山来。

      “看来还是我疏忽了,日后须得寻找一门掩盖气息之法,否则还是有被他人监视的可能。”

      苏云沉吟道。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修炼有这种功法,掩盖去自己的气息。

      恐怕十大宗门现在,也绝不敢如此有恃无恐。

      “不过话说回来。”

      “帮助十大宗门的那位神秘强者,难不成是十大宗门的某位祖师?”

      从当初楚修留下的资料来看。

      十大宗门,也同样隐藏了一批锁命的祖师。

      他们的实力,皆在悟道境之上,甚至比起当初的楚修,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真的是十大宗门的某一位祖师,确实有可能用秘法监视苏云的存在。

      而有了祖师作为后盾。

      十大宗门自然也放开了手脚,再无顾忌。

      “我身为护宗人,有守护宗门的义务。”

      “十大宗门......”

      “今日我苏云,便要亲自找你们讨个说法!”

      苏云陡然起身。

      一抹愠色,从他的眉间流转而过。

      与此同时。

      深邃的眼眸中,霍然爆发出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只要有我在,青玄宗,永远不会落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