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视频官网在线直播

      凤凌轩站在玻璃前面,下面各个巷子的角落都是是张牙舞爪的感染者,夜晚这些感染者回到街上来,想要晚上赶路不容易。

      整整两天,这一路停停歇歇,加上女生害怕,他们还没走出千城旁边的小镇百福镇。

      大城人口密集,感染者数量更多,尤其是去宛城,要穿过好几个大城,一路的艰难,可想而知。

      “凌轩同学,你先吃点东西吧”杜芬芬递过水和面包,凤凌轩礼貌接过,认真道谢。

      “你不吃吗?”杜芬芬柔声问。

      “我等下吃,没事”凤凌轩捏的面包有些变形,这些东西根本填不饱肚子,他把目光落在杜芬芬细白的脖子上,吞吞口水。

      杜芬芬觉察到凤凌轩的目光,顿时脸颊发热,低头害羞的说道“凌轩同学,你先吃,要是不够跟我说”

      杜芬芬跑开,双颊通红,凤凌轩,是不是喜欢她啊?总是盯着她看,杜芬芬这么一想,觉得身体更热。

      凤凌轩掐住自己的喉咙,要不是杜芬芬跑得快,他有可能已经对着杜芬芬的脖子咬下去。

      凤凌轩沮丧的靠着墙角滑落,那日昏迷后,从房间醒来,他觉察到自己的不对劲,开始渴望鲜血。

      凤凌轩试过各种食物,番茄,血肠,都试过,可没有一种食物能解除他的饥饿,他是不是总有一天会失控,变成楼下的那种怪物?

      凤凌轩害怕变成那样,他不是没想过自杀,可终究没有勇气,再说杜芬芬救了他,他总要把恩人安全送回宛城。

      “芬芬”童瑶叫住人,挤眉弄眼“可以啊,凤学霸对女生一向高冷,唯独对你温言细语,是不是喜欢你啊”周围几个女生也围过来,一脸八卦。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我帮了他”杜芬芬娇羞的说道,心跳好快,要是凌轩同学真喜欢她,跟她表白,她要不要答应?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不是正好”童瑶碰碰杜芬芬,笑的玩味,示意杜芬芬要抓紧,凤学霸可是很抢手的。

      杜芬芬咬唇,笑的腼腆,凤凌轩长得帅气,成绩又好,据说家境也不错,要是他当自己男朋友,应该可以吧!

      末世才开始,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一场大型点的瘟疫,很快就会过去,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几个女生嬉嬉闹闹,还如在学校一般。

      江一帆揉揉眉心到凤凌轩身边,单纯也是一件好事,那些女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一点危机感都没。

      江一帆俯视下面那些感染的人,总是心里不安。

      “怎么了?”江一帆递了一瓶水给凤凌轩,是不是不舒服?一路脸色都不太好。

      “没事”凤凌轩把头扭到窗边,尽量不去看江一帆的脖子,否则好不容易平息饥饿感,会再次出笼。

      “看什么?”江一帆顺着凤凌轩目光下去,入眼是一辆越野吉普“好车,就是有点惨”

      凤凌轩喜爱车,思大谁都知晓“改造吉普,能撞成这样,应该遇到了车祸”凤凌轩把注意力转移到车上。

      车门打开,先下来的是一双黑色的马丁靴,蓝色的小脚牛仔裤包裹着笔直修长的腿,贴身的羊毛衫勾勒出柳腰,外面套着一件米色的皮衣,站在车旁,英姿飒爽。

      黑色的鸭舌帽,遮住大半边脸,露出精致的下巴。

      那人似乎注意到有人看她,微微抬头,随后摘了鸭舌帽,露出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一双水灵灵的杏眼顾盼生辉,两道卧蚕,衬的眼睛似乎在笑,宛如亲切的邻家小妹妹,弯起的樱唇,更是堪比花瓣。

      “这小妹妹挺可爱啊”江一帆说完,见凤凌轩站起来往楼梯边走去。

      江一帆在后面打趣“你去干嘛?”你不是不近女色,这么着急?你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也不比别人差。

      凤凌轩没想会在这里遇到月清颜,月清颜刚才的唇语江一帆没听见,他却读懂了:凤凌轩,不下来你就死定了。

      月清颜说的话,和那张大家闺秀的脸,南辕北辙。

      凤凌轩其实和月清颜并不太熟,虽然他们同乡,高中也同班了一年。

      月家的哥哥个个妹控,班上男生没人能跟月家的姑娘说上几句话。

      后来分班,两人不在同一班级,凤凌轩和月清颜也不过是在同一张成绩榜上的缘分,就更谈不上相熟,可刚才月清颜的话,对他极度不满。

      高中毕业,他们大学在同一个城市,四年没见面,他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凤凌轩思索,也没想起什么时候得罪了月家大小姐。

      “月同学,好久不见”凤凌轩打招呼,走近闻到一股草木清香,饥饿感汹涌而出,差点瞬间湮灭他的理智,凤凌轩捂住口鼻,后退了一步,远离那香味,才好受一点。

      后世的病娇,如今还是水嫩的大家公子,月清颜轻笑“好久不见?不太久吧,凤三公子”

      月清颜把凤凌轩远离的一番动作看在眼里,这么快就忍受不住?前世不是很能忍,一路忍到了宛城。

      月清颜脱了手套,打量四周,这地方选的不错,挺干净,还以为要找凤凌轩一段时间,没想这么快遇上。

      凤凌轩竭尽全力把注意力放到谈话上,忽略那沾上就让人疯狂的香气“我记得我们毕业就没见过”四年应该算久吧!

      “一天前,我们就见过”月清颜语气讽刺“我把你从夕阳街拖到情人街,再扛你上五楼,让你等我四个小时不过分吧!你居然放我鸽子”

      “什么?”凤凌轩皱眉,当时他发高烧,在夕阳街昏倒,醒来见到床边的杜芬芬,以为是杜芬芬救了他,他询问过杜芬芬,而杜芬芬也没否认,只是当时神色有些不自然,如今一想,顿时觉得疑点重重。

      根据他观察,杜芬芬力气在女生中算一般,要拖动昏迷的他都不容易,更不用说扛着他上五楼。

      “你不会告诉,墙上那么大的红字,你看不见?”月清颜挑眉质问。

      被迫重生,又被丧尸仙鹤欺负,月清颜决定迁怒病娇少爷,让他体会一下自己的怒火,反正他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司机,不算自己人。

      凤凌轩回想,当时墙上一片红色,像是谁的涂鸦,杜芬芬急着要走,所以他没仔细看,如今一回想,字迹看不清,可那独特的月,却没有被遮掩完全。

      月清颜步步逼问“怎么,救命之恩不想认?”

      “不是”凤凌轩皱眉,很明显,他被骗了,自己变得奇怪后,智商也下降,这么简单的骗局都没识破?

      江一帆跟着下来,不是杜芬芬救了你吗?这什么情况?

      “是我疏忽,我能为你做什么?”凤凌轩承认自己错误,并没有推卸责任,更没牵连出杜芬芬。

      病娇公子还保持着君子风度呢,月清颜也懒得做坏人“简单,为了拖你,耽误了我回去的时间,你送我回风城,反正我们也同路,不耽误你”经历了末世,月清颜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炉火纯青。

      一个尖锐声音插入“回风城?凤同学,你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去宛城吗?”童瑶下来叫人吃饭,刚好听到这句。

      “芬芬怎么办?”童瑶看清月清颜容貌,警铃大作,这人这未免长得太好看,她们学校的校花也不过如此,校花还没有这人身上那股清贵气质。

      “先弄清楚再说”江一帆拦住童瑶,这里面怕是误会不小,杜芬芬的救命之恩有待商榷。

      童瑶根本不管,推开江一帆大喊“芬芬,快下来”童瑶恶狠狠的盯着月清颜,有她在,这狐狸精,休想跟芬芬抢人。

      杜芬芬快步下来,童谣立即告状“芬芬,这狐狸精要拐跑凤凌轩,凤凌轩不跟我们回宛城”

      “凌轩同学,你不跟我们一起走?”杜芬芬一双大眼睛隐约有泪水,去宛城还有不少的路,凤凌轩走了,谁把她当成公主供着?

      狐狸精?这是夸她漂亮!啧啧,月清颜笑的玩味,明明她才智双全,怎么这么多人眼神不好,之前也有人叫她徒有其表的狐狸精。

      月清颜没理会两人,问凤凌轩“你女朋友?”

      前世就是这女人将病娇三公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啊,今世这个杜芬芬什么的,怕是要失望。

      前世杜芬芬冒充是凤凌轩的救命恩人,让凤凌轩送她回宛城。

      后来这女人找到更好靠山后,一脚踹开凤凌轩,揭发凤凌轩异种人的事实,让凤凌轩成为众矢之的,差点死在异能者的围剿之下。

      传闻那个时候这两人都要订婚了,杜芬芬真是大义灭亲。

      这款柔柔弱弱的小美女,弱柳扶风,的确容易引起人的保护欲,也不怪病娇公子眼瞎。

      “不是”凤凌轩摇头,送杜芬芬回去,是还救命之恩,不能占人家便宜。

      杜芬芬听到这句摇摇欲坠,凤凌轩怎么可能不喜欢她?那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那行,准备走吧”月清颜言简意赅。

      “你抢人家男朋友,你要不要脸?”童瑶拦住月清颜,誓死捍卫朋友的权利。

      “男朋友?”月清颜笑的意味深长。

      凤凌轩挡在月清颜面前,好看的剑眉微微隆起,跟童瑶解释“童同学,这种事情不好乱说,我和杜同学之间清清白白。之前是我误会杜同学,才会答应与你们同去宛城”从始至终,都与感情无关。

      “凌轩同学,你不信我?”杜芬芬咬唇,泫然欲泣“为了你,我一路好怕的”

      童瑶气愤不已,指着凤凌轩破口大骂“就是,凤凌轩我们真是看错你了,你居然为了一个狐狸精,连救命之恩都不管,你还是不是人!”

      “等等,凤三公子,你到底欠多少救命之恩?”月清颜打量凤凌轩,你是有多弱,到处欠人家救命之恩?

      凤凌轩还没想好怎么想好解释他的失误,童谣声音已经响起“芬芬把凤凌轩从丧尸群中救出来,不是救命之恩是什么,还想抵赖?”童谣质问,一副老母鸡的样子,护着娇弱的杜芬芬。

      要是眼神能杀人,估计童谣已经捅了月清颜好几刀。

      月清颜笑的玩味“不会刚好是在情人街吧”情人街在百福镇偏西位置,从千城出发,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就是情人街附近。

      童瑶古怪的看着月清颜“你怎么知道?你跟踪我们”

      月清颜差点笑出来,这同学脑洞真大,杜芬芬拉拉童瑶衣服,一副不要计较的样子。

      童瑶回头安慰杜芬芬“纷纷,这种狐狸精,就要怼的她活不下去,你别怕,那些臭男人不帮你,我帮你”

      月清颜慢悠悠的说道,手撕白莲花这技能生疏了好久,说实话,还是被那渣渣前未婚夫渣了以后学会的,希望这技能没生疏还能用“因为我也刚好把这娇贵的凤三公子,一路从夕阳街拖到情人街,再扛上五楼啊”

      从千城去风城和宛城,都要穿过百福镇,所以凤凌轩和江一帆一行人结伴。

      在夕阳街的时候,几人被丧尸分开,凤凌轩高烧昏迷,遇到了原本打算回千城的月清颜。

      月清颜话刚落音,杜芬芬尖锐的叫道“不可能”

      杜芬芬见大家都望着她,这么大声,不像是她的性格,随即轻轻解释“我是说,可能有误会”

      月清颜上下打量杜芬芬,眼神充满压迫,让杜芬芬不由后退一步“我还在想,好歹也是堂堂凤家公子,怎么这么怕死,一个人溜之大吉,四个小时都不等我,原来是有人冒认我的救命之恩啊”

      月清颜将救命之恩咬的极重,要不是这小白花揉碎了病娇公子那颗玻璃心,他不至于颓废到和丧尸皇同归于尽,从而连累她重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