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秀live官网

      室内的温度一路攀升,越来越是压抑着粉红色的气息,顾凌真瘫软在他的怀里,脸颊紧紧地靠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呼吸急促的一起一伏,灼烫的肌肤与她身上的触感触碰在一起,顾凌真半推半拒:“别……别这样……”

      封北临如同饿狼的眯起了双眼,目光狠厉地看着她:“我想……”

      “这样。”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封北临再次堵上了她的唇,从顾凌真粉嫩地嘴唇一步步地亲到她的侧脸,额头,再一步步地往她的耳垂,脖颈……

      一点点,一点点的似乎要把她吞入腹中,封北临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动,就把顾凌真的工作服上的扣子解掉了第一颗,紧接着到第二颗,第三颗的时候。

      顾凌真只觉的脑海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她涣散的眼神聚焦,猛然抓住封北临的手,从桌子上跳下来,险些摔伤。

      站稳后背对封北临偷偷地扣上扣子:“封总,别这样。”

      迅速地把自己的着装穿好后发现一旁有自己的那一套衣服,想来是封北临安排的,二话不说地拿起自己的衣服:“谢谢金主大人,我先换一下。”

      说完后,顾凌真侧身进去了一旁的小厕所里换了这身衣服,看着厕所镜中的自己,头发零散飘落在肩头,嘴唇边边红润的不像话,顾凌真出神般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轻声笑了笑。

      把自己的仪容仪表弄好以后,她出去看到封北临站在窗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对于有钱人的世界,这个城市就是纸醉金迷,对于没钱没势的人……

      就像店门外一道道奔波的身影,都在为生活努力。

      “有时候我很羡慕他们。”顾凌真站在封北临的身旁,与他一起看着外面的世界,眼神里满是艳羡:“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努力地活着,而我活着……”

      顾凌真察觉到自己不应该这么说,猛的住嘴回头,封北临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不继续说?”

      她悄然一笑,轻轻地将手搭在封北临的肩膀上:“我活着,是为了取悦你。”

      她轻轻地拉过封北临的领带,封北临也顺势弯腰,而女子垫脚倾身过去在他的耳边说道:“我的金主大人。”

      说完这句话她重新站好歪头一笑,封北临微眯起双眼,冰冷的面容上似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正要出手一道铃声响起。

      封北临看了一眼顾凌真自然而然地接起电话,对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感觉封北临沉声应到:“我现在过去。”

      而顾凌真也要跟着他一同走,两人刚出了办公室门没几步路,迎面而来的是陆子辰。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陆子辰单刀直入直接问道,略略看着他们身后出来的那个房间,心里不禁隐隐有了猜测。

      顾凌真双手环胸:“我在哪儿不需要汇报给陆总吧。”紧接着她双手一摊:“如你所见,寻求快乐来了。”

      “难不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顾凌真娇然笑着:“可我也不是陆总的艺人啦,跟着我们老总过来玩玩儿没什么关系吧。”

      陆子辰听着这些话心里有些不高兴:“你们真的只是过来玩玩?”

      “陆总不信自然可以去查查。”封北临沉着脸说道。

      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周身的氛围就很紧张,顾凌真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在陆子辰的身后,她微微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又是那些人,如果被他们发现,陆子辰那边怕就不好处理。

      “陆总送我回去,结果半路就走,原来也是来玩的。”顾凌真的语气里带点醋味。

      陆子辰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真,我只是要处理工作上的问题。”

      “谁工作上的事情会来这种地方。”顾凌真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富公子我见得多了,你想玩儿便好好玩吧。”

      突然,陆子辰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总。”

      原来是jioe会所的经理,此刻站在陆子辰的面前,解释着说道:“刚才2601包厢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陆总应该也听说了。”经理笑着看了眼他身后的徐总等人。

      紧接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他:“这是2601包厢的卡,为了让各位安心,只要您持有这卡,随时可以来会所,每次消费均免费。”

      “方才员工实在没点儿眼力见让各位受惊了。”

      陆子辰接过盯着卡看了几眼,狭长的凤眸微眯:“那个员工人呢?”

      “真的很抱歉。”经理叹了一口气:“那位女员工也是近期招进来的,方才接到电话她母亲病危,现在已经去了医院。”

      陆子辰微微挑眉:“这么巧。”

      经理也很无奈:“是啊,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处理,还请陆总多多体谅,你看你来我办公室里,我们好好的再聊聊赔偿费的问题怎么样?”

      陆子辰想拒绝,虽然这个会所在圈子里很出名,但是他的资本足以让他在这里消费,用不上什么优惠,简直就是在降低他的身价。

      陆子辰回头看了一眼顾凌真,想要从中发现些什么,然而女子却什么眼神都没给他,就像之前她对其他富二代那样。

      不屑,傲慢,而他就是喜欢她的这股劲儿,是谁都学不来的。

      陆子辰垂眸,现在就先处理好钱包的事情,于是跟着经理走远了。

      等他们的身影远远的离开,顾凌真挪进封北临,近到能闻到他身上的龙涎香味儿。

      “是你安排的?”

      封北临低声回应到:“当然。”

      “消费的事情也会弄好,陆子辰想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

      顾凌真坐上了封北临的车,打开副驾驶座上的镜子,对镜自赏并且还画上了口红,嘴唇旁边红肿的已经慢慢地消散下去,幸好方才里面灯光幽暗,而她又离得不近。

      不然就会被陆子辰看出端倪。

      等车慢慢地挺稳在了公司停车场,顾凌真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这么晚还要来公司吗?”

      封北临“嗯”了一声,略显沉着:“有点事情得处理一下,这个点儿公司没人,你待会儿就在小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