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拔出来啊我今天危险期

      第十章前往京都

      一觉天明,陆川醒来。

      起床后揉了揉头,陆川觉得没太睡好,毕竟熬夜,再加上昨晚还经历过妖魔气息的压迫,没有一个良好的睡眠质量,也不难理解。

      真是一夜醒来,恍如隔世,回想着昨夜竟然干了那么多事,陆川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脸。

      起身,推开房门。看着大白的天,他平静的道:“早上好啊,各位,新生愉快。”

      一盆水和一条干净的布巾,出现在他的眼前,是两个血影武士端上的。

      而一名女性血影妖魔,还想伺候陆川,但是陆川却拒绝了,而是自己洗漱起来。

      洗完了脸,顿觉清爽了一些,没休息好的头疼,也缓解了不少。

      陆川转头看向一名血影武士,平淡的开口问道:“怎么样了,东西搜集的?”

      一名血影武士上前,递上了一叠地图。

      陆川接过,翻看起来。

      嗯……

      看的有点费劲,不过勉强还是能看懂。

      翻看了一会,陆川就将它们还给了血影武士,嘀咕了一句:“还是去镇上转转吧,找一个熟路的。”

      他走出了院子,镇上本来就稀疏的居民,此时更加的少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脸上的神情也充斥着不安,看到陆川后,脸色瞬间大变。

      转身就要逃走。

      陆川轻轻一昂首,一个血影武士就出现在了那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认识我?”

      “你……你不是死了吗?”

      陆川微眯起眼,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致的笑容,看来还真认识自己啊。回忆了一下,昨天听自己讲故事的人中,好像还真有这么一位仁兄。

      “说吧,怎么回事,你从什么地方听说我死了的?”

      这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他有些发抖的颤声道:“是小五郎告诉我们的,说您变成了鬼,不不不……是说您因为被景光大人,不是,是醍醐大人害了,所以复活后,将醍醐大人杀了!”

      “他还说、还说,醍醐大人是因为投靠了妖魔,才把您杀死……大家都很害怕,我本来是想着看看能不能逃出去,啊!我绝不是因为害怕……”

      陆川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你昨晚为什么不逃?”

      “额……镇上有很多红色的鬼魂游荡,大家都说那是您的魂灵在寻找可以发泄怒火的人,所以都被吓的不敢出屋了,我觉得白天可能安全一些,所以才想……”

      青年的脸色很尴尬。

      好了,知道你想趁着白天逃走了。

      陆川脸色也有些无奈,没想到昨天派血影去找地图,能惹出那么大动静。

      不过不算什么大事。

      “小五郎在什么地方?”

      “那个家伙应该还在在将军府,说是要向将军夫人告诉将军死了的事情。他刚进去没多久,一堆血影就冲进了将军府,让很多本来想逃走的将军府下人都被堵在将军府里了。”

      陆川拍了拍这个青年的肩,向着将军府的方向去了。

      ……

      再次登门,陆川的待遇比之前更好了,将军府的下人,用着近乎对待神明或者说妖魔的敬畏态度,把陆川带到了会客室。

      同样拒绝了茶水,陆川吸溜着自己房车中储备的椰子,一边等着将军夫人的到来。

      没等多长时间,挺着大肚子的将军夫人和两个侍女,以及熟悉的小五郎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将军夫人红着眼睛,却没有像是对待一个仇人一般的要扑过来报仇,而是恭敬的行了一礼。

      “妾身见过陆生大人。”

      “将军夫人就不必多礼了,你还有孕在身,坐下说吧。”

      陆川平淡的道。

      看着她鼓起的肚子,陆川猜到了一些她的想法。

      然后他转过头,看着小五郎道:“小五郎君,倒是又见面了。我倒是没想到,你还会回将军府。”

      小五郎看着陆川,迟疑道:“陆生阁下,你不是已经……”

      “死了?那只是你们的猜测,你可以把我想象成是一名武士的同时,还是一名阴阳师,昨天你们遇到的那个是我的式神。”

      陆川笑道:“我也不想说废话了,小五郎君,你知道去往京都的路吗?我有些事,是想要请教一下天皇阁下呢。”

      小五郎的脸色阴晴不定,许久后,他叹了一口气道:“一切都听陆生大人的。”

      “陆生大人,我想知道我的夫君是否真的与妖魔有关。”

      将军夫人突然开口道。

      “这件事,重要吗?”

      “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之后,我可以任凭大人处置。”

      看着女人坚定的眼神,陆川淡淡的道:“真与假,并不重要,不过我没有必要对你撒谎,人也不可能凭空额头上多出一个印记。至于你,就算了,你随意爱干什么干什么。”

      将军夫人沉默了下去,是的,陆川并没有欺骗她的必要。

      那也就是说,她的夫君,真的与妖魔有联系……

      “那么小五郎君,咱们就走吧。”

      外面的天空猛然爆发出了强烈的风,把门吹得直响,一辆没有马的车架就停在了外面的庭院之中。

      陆川率先起身而走,坐上了车架,小五郎犹豫了一下,也连忙跟了上去。

      “你坐在外面,放心,风吹不到你。”

      “是。”

      两只血色的妖魔再次浮现,一左一右的平稳托起了车架,飞了起来。

      小五郎惊骇的抓紧了两侧的把手。

      “指路,京都的路。”

      “是、是……”

      车架在天空化作的一道红光。

      看着远去的红光,将军夫人抓紧了自己的衣袖,泪忽然流了满面,昏倒了过去,惹得下人们惊呼起来。

      随着陆川前往将军府的一行,以及离去,随着将军府下人的透露,陆川本来死而复生,寻找将军报仇的形象,猛然逆转成了强大的除魔武士,遭受将军的陷害,依然能搏杀妖魔,还斩杀了作恶的将军。

      至于将军是否作恶?

      他们活的这么辛苦,一定是将军供奉妖魔的原因。

      有些人甚至想冲进将军府要个说法,可是终究畏惧昨夜一堆妖魔冲入将军府的情景,始终不敢进去。

      而那道在天空中远去的红光,也让陆川的身份更加神话起来。

      有人说,陆生大人,其实不是东方国度的知府之子,而是天上的大神下凡,专门来人间斩妖除魔的。

      传着传着,陆生这个名字也变成了陆生一斋。

      斋,有着清净,神圣的意思。

      陆生一斋,在醍醐领的百姓看来,是大神降生凡间,化名陆生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