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玲种子

      “赵骅,你的幕后指使是我那亲叔叔,还是那二堡主伯父,还是另有其人?”

      在溶洞里雷廷剑无聊之余除了练剑还有读那本兵书之外,更多的就是分析谁是幕后主使。

      如果他父亲没有遇刺,那么这个平西王的帽子不用说就是他的了。

      可惜他还没满月,就是去了父母的庇护,从雷家传人变成了无足轻重的旁支。

      而他的亲叔叔则成了所有人眼里最佳的平西王继承者的人选。

      但是雷廷剑活着,这个变数还是存在的,毕竟除了平西王雷镇山的庇护之外。

      还有一个尽管很多年没有关心过他,甚至从来都没遣人探望过一回他,但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影子。

      那就是雷廷剑的姥爷,当今炎日帝国最高的存在,炎日大帝——叶辉!

      所以只有他死了,这一切才能尘埃落定。

      所以他亲叔叔具备杀人动机。

      另外一个就是二堡主,他的堂大伯雷定兴,堡里都传言,忠驷侯雷定晏将来继承平西王之后,这个老家的堡主之位就是雷廷剑的了。

      二堡主雷定兴忠心耿耿为雷神堡操心几十年,最后却给一个毛头小子做了嫁衣,这对雷定兴来说确实不公平,但是雷廷剑的出身好啊,族长之位和堡主之位总会有一个吧。

      而且雷定兴不止一次酒后吐真言,暗恨自己儿子出身不好,还没出生,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所以二堡主雷定兴也有嫌疑。

      所以谁会是幕后指使?

      雷廷剑揉揉隐隐作痛的大脑袋,“不想了,不想了……”

      “这出口都这么久了,还搜寻无果,八成和那地下河有关,只是这河水最近突然暴涨,原来的那个浅洼如今也不安全,捕鱼都是难事了。”

      “难道已经到第二年夏天了么?”

      想到暴涨的地下河水,雷廷剑瞠目结舌,“我是觉得时间长,但是不应该那么长吧……”

      殊不知外界已是深秋。

      这几天秋雨绵绵,雷廷剑失踪,对雷家来说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

      忠驷侯雷定晏作为雷神堡堡主,在收到信息之后和连夜赶到的二堡主雷定兴一起返回雷神堡。

      这一住就近两个月,不久前忠驷侯雷定晏在和家族长老开会后,决定撤回了所有搜索人马。

      就在雷定晏准备返回平西府的时候,一场秋雨不期而至,这一下就是五六天。

      “即便他们俩活着,这场大雨也能要了他们的命,这么大的雨,就是那溶洞都能灌满,唉……给帝都皇族报丧吧,好歹他也是帝孙。”

      雷定晏一脸阴沉的站在亭台中,看着眼前顺着亭檐落下的雨帘,本来悦耳的嘀嗒声,在他听来却是异常刺耳。

      “回去吧,那个赵骅让他来见我,我有话要问……”

      雷定晏拉紧了裹着的貂皮大衣,缩了缩脖子,回屋去了。

      ……

      这俩月,二堡主雷定兴难得的清闲了下来。

      “二堡主,忠驷侯又把赵骅喊去问话了……”

      一道身影悄悄的出现在雷定兴的宅子。

      “哦,你去盯着,我这就去……”

      好不容易清闲下来的雷定兴正懒散得躺在躺椅上赏着秋雨,闻讯之后,整个人立马从躺椅上弹了起来。

      整个人似乎换了一个状态一般。

      “六弟啊六弟,你终于要忍不住了,我真看错你了……”

      雷定兴心中有着些许兴奋,又有一丝痛惜。

      “廷剑那家伙资质不错,在咱雷神堡数一数二的存在,以后即便继承不了平西王或者族长之位,但也是我们雷神堡的天才,可造之材啊!”

      “六弟怎能这么糊涂,自毁长城!唉……”

      雷定兴自言自语罢。

      “你,快去把王爷亲卫队长喊来,让他带人直接去堡主宅子。”

      “是!”

      一个亲信得令之后冲入大雨之中。

      雷定兴急匆匆的披了一件衣服,连雨伞都没打,就出门了。

      ……

      “二堡主,堡主正在里面审问赵骅呢,他吩咐过,没他允许不许任何人入内。”

      门口的侍卫果然挡住了雷定兴的去路。

      “放肆!”

      雷定兴声色俱厉。

      “二堡主,您就别为难……”

      “滚开!”

      受到阻拦,雷定兴约觉得此事蹊跷,更加不顾一切的往里闯。

      “二堡主,要不先等会,我去通报一声……二堡主……”

      那侍卫不敢硬拦,赶紧跟上雷定兴。

      “给我把他拦住。”

      雷定兴头也不回的往里闯,那侍卫阻拦不住,刚要大声示警,却被雷定兴亲信捂住口鼻,发不出声。

      “呜呜……你们这……是造反……放开我……唔……”

      怎奈雷定兴的亲信人多势众,两位雷定晏的侍卫很快被捆绑了起来,嘴巴里也都塞了块破布。

      而雷定晏却毫不知情。

      “说,是谁指使你的?”

      一道严厉的声音大老远从宅子里传了出来,那正是雷定晏的声音。

      “哼,演什么戏!”

      雷定兴自然不信,快速朝发声的地方走去。

      “回堡主的话,我所说句句属实,五少爷真的是自己失手坠入石窟的,真的和我没关系……呜呜……我自幼孤儿,是老王爷收养了我,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他老人家的事?”

      “哼,你怕是不知道廷剑现在的本事,那石窟我去看了,除非他昏死跌进去,否则以他的身手他断断不可能掉下去。”

      “堡主,小的句句属实,你冤枉我了,也许田磊急情之下跳下去,把五少爷拽入深渊呢……反正我就看到五少爷在眼前突然没了,我还没来及反应,田公子也跟着跳了下去……”

      “哼,你这套说辞说了多少遍了,漏洞百出,骗鬼呢?”

      “说,你背后的幕后指使是谁?是不是堡里的某位大人物?”

      “堡主你真的冤枉小的了,小的所说句句属实……”

      “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赵骅不再正面回答雷定晏的问题,只是机械的重复着。

      “砰!”

      大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雷定兴出现的大门口,阴沉着一张脸。

      “哼,你想灭口么,还是想让他指证是我指使的?”

      “大哥,你怎么来了?”雷定晏对雷定兴的突然到来感觉到很吃惊。

      屋内地上赵骅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雷定晏则手持宝剑架在瑟瑟发抖的赵骅脖子上。

      赵骅脖子上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