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影院一分钟试看一下

      苏云哪里料想着现在自己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不断的思考着在接下来的这段事情里面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尽可能的不会这么倒霉,展现出来的这些力量又不能轻易的爆发出来,毕竟自己的不远处还有个虎视眈眈的人在盯着呢自己要是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力量爆发出来,那搞不好自己这条小命也就没有了。

      可就是现在的他正在不断地思考的如何让自己力量前进,自己的师傅却悠哉悠哉的喝着小酒,正在慢慢的往这里来着。

      但是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去判定自己面前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所以说他只好让自己暂时劳动一下。

      等到了确定人物以后头顶的这个人,要是朋友的话,那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大不了自己忍一忍都可以理解的,但要是敌人的话,第一个就上去把这个狗脑袋给打爆。

      说实话,时间进行到这一会儿,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专门的去找一个一点都不靠谱的家伙,帮自己解决这个事情,自己是否什么人自己心里也清楚,但问题是到了现在,后悔这个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苏云习惯性地摇了摇头,让自己尽可能保持清醒的状态,毕竟现在就直接飞上天去锤爆自己头顶的这个人的狗头,确确实实有点暴露自己的实力了。

      所以苏云还是忍住了自己现在想骂娘的心情我现在底下再一次直接盘腿坐到地面上面,当然这并不是他在进行者放弃,而是在不断地感受着时间的流逝,一次确保自己能够更加迅速的反应。

      可就在苏云尽可能保持自己平稳的心情的时候,不远处的山坡上,也就是他感受到的来的人所在的地方,震耳欲聋1的声音开始响起来。

      “好徒弟,你受惊了,师傅,我这就来救你,为此,师傅我还特地带了两个长老过来,就是为了帮助你解决现在的困境!”

      苏云:???

      听到自己师傅的声音,想起来苏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明白了,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原本以为这只是天天道宗,或者说玄玉宗的长老跟自己进行交接,或者说战斗来了。

      自己师傅来这里搞什么鬼?

      专门让自己这个徒弟的思考人生来了吗?

      苏云习惯性地摇了摇头,尽可能的让自己限制的思想清醒一下,毕竟有时候对于自家的这个师傅,他还是有点拿捏不稳。

      师傅他老人家一向这么不靠谱,来到这里搞事情嘛,再说了,刚才为什么不传播一下信号,好歹给自己一个消息让他们过来了,不然的话自己在这里真的很累的!

      很快的师傅变过来了。而这个时候苏云也看到了自己师傅所待的这一个密闭空间,像个大盒子一样的东西!

      “师傅,你做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苏云随手敲了敲铁盒子,有点看不懂这个东西!

      师傅一边喝着酒一边打着哈哈。

      “这不是来的时候嘛,我感觉这个风有点大,所以特地说给自己准备了一个专门用来挡风的东西。”

      苏云:!!!

      我他喵的心态裂开了呀!

      苏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安安静静的在这里走着,即使是运用到了自己最大程度上的风的力量,还是没有感受到任何关于自己师傅的气息,只是感受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合着师傅他老人家当时特地使用这玩意儿对自己也就是自己徒弟进行着防范。

      至于什么挡风之类的事情,那真的是无稽之谈,这人要能当个啥风再说了,师傅他老人家都已经金丹境界了,这点小风能把他怎么着?

      苏云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要理解师傅,毕竟他老人家这么远的跑一趟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这位长老是?”

      苏云将目光放到了旁边,一直满脸微笑,看着自己的长老身上,不由得出声询问道。

      师傅在旁边一边喝着酒一边回答到。

      “这位呀,这个是你庄叔,来喊一声!”

      “庄长老好!”

      苏云没有去理会自家师傅,然后是对着别人问好,这让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毕竟刚才来的时候他还在夸苏云多么的孝顺。

      现在倒好,这小子一点都不给自己找面子。

      轻声咳嗽了几下之后,师傅他老人家又继续为苏云所讲述着。

      “由于你这一次所挖掘的灵脉是由他人占取而得来的,所以说要对你的这一次行为做成一个功勋评估,于是来确保公平公正,所以说我特地把你张叔叫来了。”

      师傅他老人家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特地还挤眉弄眼的捣鼓了几下。

      苏云尴尬一笑,没有言语,毕竟就算是师傅他能搞定张叔,那旁边的这一位,怎么搞?

      而原本在天空中不断盘旋的那位金丹境界的修炼者,这个时候降落了下来。

      “师傅,师叔!”

      这时候苏莹才发现,原来一直在自己头顶盘旋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看起来比自己大了四五岁而已。

      而这个时候他也明白,原来这个头顶飞舞的男子,竟然是自己旁边的这一位师叔的弟子。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越发的微妙啊。

      “不过为什么这位师兄的气息给我一种金丹境界的感觉,刚才还着实吓我一跳!”

      长老摸着自己的胡子笑而不语,随即给了自己师傅一个眼神。

      “咳咳,这主要是你师傅我的杰作,闲来没事儿干的时候,我创造了一种可以让别人气势发生改变,但战斗力一点不变的丹药。

      一共三颗,这一次就用了一颗,而这也是最后一颗了。”

      苏云听到这里,忍不住捂了捂自己的眉毛有些悲忘的说道。

      “所以说您老人家为了特地的教训我一下,专门使用了这样的东西?”

      师傅在旁边笑个不停,而那位师叔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四处的打量着,至于旁边的那个青年男子,在这个时候感觉自己憋的很辛苦。

      苏云习惯性地摇了摇头,评定一下自己内心的这种绝望,然后又慢悠悠地向洞口走去。

      毕竟作为占领者,他需要向来源的这几位讲述一下这里所蕴含的资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