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杏hd官网进入

      怎么办呐?苦思冥想后,觉得自己必须先示敌以弱,在选拔赛上隐藏自己的实力,只要能够在选拔赛上获得一个较低的名次,能够参加大赛就行。而在大赛上自己要连战连捷,携一路连胜余威闯到玄龙跟前,在声势上先压倒玄龙,那样玄龙的十成武功就施展不出七成,自己再把武功充分施展。此消彼长,自己就能战胜玄龙。到时自己再耍些手段,给玄龙留下些不可治愈的伤情。最好能废掉他的武功。光剩下一个雪儿,那不是手到擒来吗。雪儿刚刚突破锻体境三层到锻体境四层,和自己差着一个层次呐。别看只是一个层次的差别,那差别可大了。可以说高一个层次就是不可战胜的。到时候自己把雪儿的修为废掉送给弟弟享用就算完成了弟弟的托付。现在自己在家中可是非同一般的人物,连父亲都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可不能完不成弟弟的托付坏了自己的名头。他打定主意,只要是和他对战的人就绝不留情。不把对方打伤打残绝不罢手。尤其他是地灵宫选拔赛的第十名,一开始和他对战的人大都是七、八、九、十名的人物,本身和他的真实的实力有着一定的差距。再加上他如同疯狂的打法,一开始和他对战的人大都受了不轻的伤。以至于连天一真人都看不下去了,扭头问地灵宫宫主马寿成:“寿成啊,这个弟子是你们地灵宫的吧?是叫朱成的吧?今天怎么跟疯了似的?一会儿你说说他,对方认输了就不要再打了。”“是,观主。”马寿成应道。趁着打完一场的机会把朱成叫到跟前说了他几句。朱成维维应是,回到场上。还是一切照旧,我行我素。这一下弄得全场人人憎恨,个个咬牙切齿。朱成还自以为得计,认为全场都怕他了,待会儿玄龙上来还能不怕么?

      正好听到叫玄龙上场,玄龙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朱成却以为玄龙的面色不豫是害怕,二人见面,二话不说,挥拳就打。朱成使出浑身力气,拳头挂着风声向玄龙身体的要害部位……丹田打来。玄龙一看,还真想废了我的武功啊。

      场上响起惊呼:“还真是锻体境五层啊!怪不得那么嚣张。”

      “就算你是锻体境五层,也不能下手太狠吧,一上来就奔人家丹田下手,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呐?”

      “就是,这样还不如直接打死他。丹田被废了,全身武功消失了,对修仙的人来说,那可是生如死呀。”

      场上议论纷纷,玄龙可没工夫听他们废话。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朱成一拳打来的瞬间身形滴溜一转,让过朱成的拳头,卯足全身的力气,破乾坤指也是轰向朱成的丹田,直接把朱成轰到台下。全场一片惊呼,连天一真人都站起身来惊问:“这是哪一宫的弟子,怎么我不认识?”李毅峰赶紧站起身来回话:“回观主师兄的话,这是我们天灵宫的弟子,叫玄龙。今年刚刚十五岁,天赋极高。他突破锻体境五层到锻体境六层的事连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三个月前刚刚突破锻体境四层到锻体境五层,他什么时候突破锻体境五层到锻体境六层的事我还真不知道。”

      天一真人笑道:“好,我八仙观终于出了个天才少年。一定要精心培养,使之成才。毅风啊,师兄我想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不知你是否能够忍痛割爱?”

      李毅峰笑道:“观主师兄即起了爱才之心,属下岂能没有成人之美?等比赛完后,属下通知玄龙去观主住处灵光小筑找您,由师兄您亲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吧。”

      天一真人抚须大笑,心情格外畅快:“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可造之材。怎能不心中快慰。哈哈哈。”

      他们俩人完成了一次快乐的交谈。哪知他们交谈的话题人物此时已悬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怎么回事,原来玄龙对上了刁蛮少女李莎。

      李莎一上台,玄龙心中拿她和雪儿姐姐做了对比。觉得少女是很漂亮,但是和雪儿姐姐比,还是差一点。也只能说春兰秋菊各览一时之色。起码玄龙见了她没有心中一动的感觉。于是上前拱手道:“这位妹妹,能告诉我你的来历么?”李莎莞尔一笑:“可以啊,但必须打败我。只要打败我,你问什么我都老老实实告诉你。如果被我打败,你就必须老老实实做我的小弟,任我差遣。必须听我的话。”

      玄龙问道:“如果咱们不打,我认输呢?”

      “认输就是败了。只要是你败了,不管咱们打没打,你都是败了。既然败了,就得有手下败将的觉悟。你必须绕场三圈,叫你家的仆役敲锣打鼓,你要大喊:‘我是玄龙,我是李莎小姐的手下败将,这样才行。”

      玄龙苦笑道:“那咱们还是打吧。”

      李莎得意洋洋地说:“打也行,但我有个条件,你必须把刚才的本事使出来,本小姐不希望你不拿出真本事来,敷衍本小姐。”

      玄龙苦笑说:“这哪是比赛,分明是哄小孩子过家家嘛。”

      不等玄龙拉开架势,李莎已一拳打来,玄龙赶忙左手往外一驾。右手攥拳往李莎面门打来。李莎光顾着看玄龙如何出招了,没想到玄龙的动作敏捷如斯,等感觉到拳风扑面而来,再定睛一看,拳头已到了面前。急叫一声:“娘啊。”就闭眼等死。她清楚光是拳风已撕扯得她面皮生痛,那么大的拳头砸在脸上,非把整张脸砸得凹下去。可等了半天,没有动静。试着睁开一只眼看了看,大拳头就停在自己的鼻子尖前头。又睁开另一只眼看了看,自己没看错,大拳头就是停在自己的鼻子尖前头。毫无征兆地,李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拳头不停地捶着玄龙的胸膛,嘴里喃喃地说着:“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就听玄龙说道:“师父,我这算欺负她吗?”

      “算呐,这还不算欺负她,怎样才算欺负她?”李莎背后传来李毅峰憋着笑的声音。“闺女,有爹爹在不用怕他,爹爹帮你打他。”

      李莎转身对李毅峰说:“爹爹,你别欺负人,你一个当师父的打一个刚跟你学了一年的徒弟。那叫欺负人。”

      “我这叫欺负人?那你刚才叫人家敲锣打鼓说自己是李莎姑娘的手下败将算不算欺负人?”

      “那不算。”

      “不算,那算什么?”

      “那算……那算……”

      “快说,那算什么?”

      李莎一狠心,一跺脚说道:“爹爹这可是你逼我说的。我们……那顶多……算是我们小儿女之间的打情骂俏。你满意了吗?”

      玄龙听了,以手加额,心想现在的小姑娘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扔啊。扭头看向李毅峰,只见李毅峰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显然也被他闺女的话雷得不轻。

      玄龙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师父,您是找我吗?”

      李毅峰如梦初醒,才从女儿给她带来的震惊中醒过神来。说道:“是这么回事,观主要召见你。你一会儿比赛完了去观主的住处灵光小筑见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