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换娶妻中文字幕6

      丁宁恍然大悟:“喔,原来是因为这个。方才对姨娘说过,上司给了十天假,这一来一往就是八九天。好几年不在南京,回去给人拜个年就得抓紧归队,否则就犯了军规。要不是这个,与小妹多多亲近几天,正是愚兄心愿。”

      张倩倩转嗔为喜,道:“这还差不多,今后诸事小心,保护好自己。得便到时候,托人捎封信来。这三四年,你写过几封信?”

      丁宁连忙说:“是我不好,只说路途遥远怕找麻烦。今后,时常给姨夫姨妈还有小妹问安。”

      张倩倩打开自己的小箱子,说:“这里有好多零食,过来吃吧。”

      丁宁刚要说“不饿,”看见其期盼的眼神,连忙说“好的”。他下手就去抓箱子中的糖果,被其敲了一调羹,说:“手脏,张嘴。”说罢,用纤纤素手拿起调羹,舀起一块糖果,向他口中送来。

      丁宁张开了口,她却又不送了,丁宁有些囧。刚闭口,糖果又送到了唇边。如此逗弄,惹得心头一热,伸手把玉人拉进怀中,低下头去,悄声说:“不吃糖果了,我要吃樱桃。”说着,就向其樱桃小口亲了下去。

      张倩倩慌了,连忙想挣脱。在一个青年军官的怀里,这挣扎就是诱惑。这欲拒还迎的躲避,更刺激了丁宁的索吻欲望。终于,四片嘴唇对在了一起。猝不及防间,一条有力的舌头攻关破寨,侵入口中。张倩倩一声“嘤咛”,唇舌洞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弥漫开来。

      正在情深意浓,外面传来一阵口哨声,慌得两人连忙分开。就听得房门一响,三毛走进屋来,鼻子一抽:“嗯,什么味道?糖果。好啊姐姐,偷着让少爷吃糖果,不给我吃。”说着,下手就抓。

      张倩倩斥责道:“邋里邋遢,洗过手再吃。”自己沾湿了毛巾,给丁宁擦去嘴上的口红,说:“怎么吃的,嘴上都是油。”

      三毛嘴里塞满了糖果,呜噜着说:“老爸让少爷去选马配鞍呢。”

      “等一下,给你些东西。”张倩倩打开立柜,拿出围脖手套鞋垫,用一个粉红包袱皮包起来,递给丁宁。

      分手的时刻到了,三毛把干妈给夫人的礼物帮丁宁在备马上拴好,抽抽搭搭地说:“少爷,我就不在跟你回去了,回去帮我问老爷太太好。丁伯,照顾好少爷。”说着,“哇”地哭着跑回了府中。

      丁宁请姨夫姨妈留步,深情地给倩倩打了声招呼,翻身上马,和丁槐两人四马踏上了归途。

      紧赶慢赶,在腊月三十傍晚赶回了南京。在劈哩噼啪的鞭炮声中,他们策马进了京城。毕竟是京都之地,大街上搭起了座座彩楼,家家户户都贴春联挂灯笼,一派太平景象。

      见他们平安归来,老爷太太喜笑颜开。只是看见丁宁丁槐疲惫不堪拉巴着步子走路的样子,才知道他们受了多少苦楚。

      丁宁简单说了去宁波的事情,又说了三毛给姨妈当义子的事情。然后说今晚我就不守岁了,简单吃点东西就睡觉,明天也不要叫我太早,我要把这些天缺的觉补回来。

      洗澡时,丁宁才知道自己屁股上也打了泡。让人悄悄叫来丁槐,给自己挑破水泡上药,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倒是老家院丁槐比他结实,把路途经过又仔细给老爷太太讲了一遍,领了一锭赏银,回自己的家里休息去了。

      翌日便是弘光元年(清世祖二年、大顺永昌二年、大顺二年)大年初一。天色尚未到五更,就有心急的居民燃起了鞭炮。接着,城里到处响起络绎不绝的鞭炮声,一直响到清晨尚未停息。起五更的人们早早地起床,在神仙牌位及祠堂和祖宗牌位前点起大红蜡烛,供上三牲和时鲜果蔬,恭恭敬敬的上香,磕头,口中念念有词,祈求神灵和祖宗在天之灵保佑,保佑自己和家人升官发财,生意兴隆,子孙昌盛,金榜题名,等等。长辈还要給晚辈小孩子发压岁钱。然后,便是给族人、街坊、邻居、亲戚朋友拜年。距离稍远的,则到初二一直到初五带着礼物走亲戚拜年。

      朝廷大臣则与民众不同,三品以上的大员则要比早朝还要早一点儿赶到金銮殿,向皇上恭贺新年。照例是一番河清海晏四海升平千篇一律的吉祥话,皇上自然要慰勉臣下一番。

      今年,是南明弘光登基后的第一个春节,朝廷专门下诏要普天同庆。还说到正月十五皇上要与民同乐,夫子庙观灯。

      散朝后,中枢大臣或各派领袖抓紧回府,门下或派系官员络绎不绝上门拜年,有的顺便送礼,这种迎来送往基本上要持续到中午。

      中午,一般是吃团圆饭,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饭前,辈分最高年龄最大的长辈端坐中间,接受晚辈拜年,发红包,然后聚餐。

      丁宁虽然说过明早不起床狠着睡觉的话,可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还是打破了他的睡觉计划。无奈,坚持着爬了起来,虽然浑身还是酸痛难忍,但是依然跟着父亲到神主牌位前给祖宗上香行礼,要给父母亲磕头。

      丁磊拦住,说看你呲牙咧嘴的样子,免了吧,心意到了即可。

      丁宁说好不容易才在家过一个年,还是磕个头吧。

      老太太喜得合不拢嘴,从兜里掏出张银票当红包发给丁宁。丁宁不要,说我都这么大人了,咋能跟小孩子一样要红包。

      母亲笑道:“儿子忘了,咱们这里成亲也叫‘成人’。不娶媳妇就是没成人,就是小孩子,就能领红包。只要你不成亲,老娘就发着。”

      丁磊把儿子叫到一旁,说:“宁儿,过去都知道你从军不在家,不去咱们朋友家拜年说得过去。今年你在,如果不去走几家拜个年,咱们就失礼了。只是你身子骨不利落,不知道能否坚持?”

      丁宁说:“没事,坚持着走几家关系不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