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视频下载色板

      雁悲鸣蹬了苏御一脚,被苏御顽皮躲过。

      随后雁师姐手压横刀向街角走去,不回头地说:“那柄剑你要是觉得烫手,就送人好了。反正我与红黑神教再无任何瓜葛。”顿一下,又道:“以后我不会住在这里。”

      “哦……”

      雁师姐说以后不住在这里,这其实是一句暗语。

      苏御是被雁悲鸣一手引上道的,对师姐的暗语再熟悉不过。师姐的意思是,以后不会常住在这里,所以你不要指望每次来这里都会找到我。但这里依然是苏御与雁师姐之间的联络点。如果苏御真的要找师姐,可以在这里留下一些暗号。待雁师姐看到之后,自然会去找苏御。假如一个联络点真的放弃,雁师姐会在门楣和飞檐上留下特殊记号,远远望见,就提醒门里人赶紧离开此地,绝不要进去。

      望着师姐渐行渐远的背影,联想师姐的可怜身世,苏御心里不大舒服,向师姐挥手道:

      “师姐,再见师姐,我会想你的。你一定要保重呀!”

      “少哭丧了,我没那么容易死!”

      “噗噗”身旁老马吐唇,苏御扭头望去,感觉老马好像在偷笑——让你卖萌,怎么样,又被师姐骂了吧?

      苏御叹了口气。

      都说男人一百岁也是个孩子,而现在的自己,也就只能在三叔和师姐面前卖卖萌了。

      ——

      虽然平康坊里并非全是妓院和艺馆,但这里太出名,就好像“好莱坞”“拉斯维加斯”一样具有强烈的符号意义。

      作为郡主府入赘夫婿,跑到平康坊那种地方,这事儿要是传说出去一准没好结果。

      以讹传讹,不知道最后能传说成什么样子。

      而这种八卦消息,在贵妇圈子里传得是最快的。

      见过雁师姐后,连忙往家跑。

      可洛阳城内禁制奔马,真是让人着急。

      兜兜转转回到清化坊,把马放回马厩,快步走到郡主府,迎头望见小嬛。

      此时小嬛早已回家多时,找不到姑爷,急得团团转。

      “姑爷,您怎么才回来?”

      “你猜我为什么才回来?”苏御眯了眯眼睛。

      “姑爷一定是迷路了。”

      “知道你还问!”苏御拂袖进门,看起来不大高兴的样子。

      唐灵儿曾说,小嬛是郡主府里最有悟性的丫鬟,值得培养。那日拜堂的时候,选小嬛作为新郎替身,这算是对丫鬟的一种认可和鼓励。而小嬛与隔壁守寡的八小姐关系也十分融洽。据说过年过节的时候,八小姐都会照应一下小嬛。可在苏御来到这里之前,小嬛身上的穿戴并不甚好,都是被她的父亲和两个哥哥拖累的。

      经过三日相处,小嬛察觉苏御这人特别爱开玩笑,而且特别会装腔作势恫吓别人。看惯这些,小丫鬟已经有些疲了。

      “小嬛知道一个典故,叫做‘老马识途’。姑爷迷路了,那匹三十五岁的老马也会迷路吗?据说那老马很通人性不是吗?”

      苏御不搭茬,继续走路,走得还挺快。

      小丫鬟在身后小跑跟随:“姑爷,您是不是在骗小嬛?那可不好呦。要是让小姐知道,一准我们两个都要被惩罚。”

      苏御依然不说话。

      小嬛又在身后说:“姑爷,咱们现在有空闲,应该读一读家法吧。今天小姐会回来的。说不准就要考的。打手板的。”

      苏御突然站住脚。

      小嬛笑道:“姑爷想读吗?小嬛这就去取来。”

      “不,我突然想起晚上还要请长孙吃饭。你去通知唐麒,掌灯时分去陈家酒肆吃酒。”

      “哦?陈家酒肆在西府那边呀。”

      “你没听唐麒说饭堂都吃腻了吗?我猜他在东府这边的饭馆也都吃腻了。这次我带他去西府附近换换口味,我想他一定会愿意的。再说,东府西府毕竟都是唐家人嘛,搞得好像敌人似的,多不好。由我这新来的姑爷带着长孙去那边走动走动,也能缓和一下东西两府的尴尬气氛。我想如果唐振知道了,他也一定会很高兴的。他和唐宁心里一定不希望像现在这样。”

      “姑爷,您这么有把握?”

      “嗯,有把握。”

      ——

      把小嬛支得远远的,苏御在家练剑。

      看着这把落英剑,苏御心中有些不舍。

      可现在他只想着赶紧把剑送出去,送给谁都行,就是别留在自己身边。

      大约一个时辰,小嬛才赌气馕塞地走了回来。

      “呦,这是怎么了呢?谁给你气受了?”

      “没人给我气受。”小丫鬟一双大眼瞅向旁边的小树。

      苏御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可他也不追问小嬛生气的缘由,只是把剑收好,淡淡地问了一句:“唐麒怎么说?”

      “长孙说会按时赴约。”

      “那好,晚上我自己去赴宴。你就不必去了。哦对了,我给你留十个钱,晚上饿了,就去饭堂点些吃的。”

      小嬛突然眼眶一红:“姑爷,您这是嫌弃小嬛了吗?”

      苏御眉毛一挑:“为何如此说?”

      小丫鬟揉了揉眼角:“刚才去大夫人屋里找长孙,大夫人问我姑爷可有才学?我说姑爷很爱读书。大夫人问姑爷平时都看什么书,我却答不上来。我只说姑爷刚来没几天,我也没太留意。这时大夫人说,听说苏家姑爷年少时很是顽皮,不学无术,真不希望长孙与姑爷走得太近,生怕带坏了长孙。后来要不是唐麒坚持要与姑爷吃饭,或许这事儿就泡汤了呢。哼,听她那样说话,当时小嬛可生气了。难怪小瑜说大公子英年早逝就是被她克死的。我看也是这么回事。大公子文韬武略的一个人,当年武威大战何等惨烈,大公子都能熬过来。可娶了她之后,那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了。不是她克夫,又是什么?”

      苏御一皱眉,本想训斥小嬛两句,让她以后说话注意,千万不能背后诅咒大夫人。

      可是想了想,又觉得小嬛是故意这样骂人的,就是为了让姑爷消消火。

      丫鬟一片好心,同时又把大夫人对自己的印象说给自己听,自己怎能反过来说小嬛,这岂不是在打消小丫鬟说悄悄话的积极性,自封言路么。

      于是苏御点点头道:“对,一定是被她克死的。”

      苏御收剑,拍了拍手:“去给我打点水来。”

      “嗯,这就去。”

      小嬛刚出去,苏御坐回屋里,目光一扫不经意间竟然在烛台上看到一个“空”字。那“空”字是被锋利之物刻上去的。故意刻得歪歪斜斜。可仔细一看,与煎饼铺子见到的那个“空”字好似如出一辙。

      这是谁干的?

      什么时候干的?

      苏御一惊,背生寒意。

      这时听到急促脚步声,小嬛没打来水,反而站在门口道:“姑爷,秋姑来了,说要见您。”

      “她来干什么?”

      “不知道呀。”

      想起秋姑,苏御就觉得一阵头疼。

      “姑爷,小嬛又要说那种小家子气话了。可这话小嬛不得不说的。那秋姑专挑俊俏男生下手,名声可坏了呢。姑爷见她的时候,最好别给她什么好脸色。省得她自作多情。”

      “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