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木木在线

      【在玉净瓶旁签到!获得观音成道前皮肤碎片——白莲玉兜(传说级)】

      一条绣着白莲朵朵,质地软绵的白纱肚兜,缓缓飘落许仙手中。

      “???”

      许仙怔怔看着掌心上,属于女子特有的私密小衣,不禁陷入了茫然。

      “……”

      观音成道之前,也穿肚兜吗?

      额……为什么会想到她不穿的呢?

      恰在这时,一股残破的记忆传入许仙脑海。

      如雪的纱衣缓缓落地,姣好的曲线挂着一条绣着朵朵白莲的玉兜,一支玉足缓缓抬起,跨入水汽蒸腾的木桶……

      记忆的画面朦朦胧胧,仿佛隔着一层轻纱,在阵阵轻柔的水花声中,许仙看完了短暂的记忆碎片。

      “怎么才这一点?而且为何看不清?”许仙心如猫挠,陡生遗憾。

      观音成道前的画面,他真的很好奇。这位可是世间大能,万一能从记忆碎片领悟个一招半式,岂不是立刻起飞?

      他抓了抓手中质地软绵的玉兜,心中有些疑惑。

      莫非那些大能,置身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他们的记忆碎片是看不真切的?

      传说级?

      更新的系统,是将皮肤分了等级吗?那黑无常的皮肤又属于什么等级?

      接连的疑惑中。

      许仙摊开白莲玉兜,左瞧了瞧,右看了看,发现这玩意儿……好像真的只是一件普通的肚兜。

      至多也就材料稀罕了一些,质量比较好。

      许仙保证,他真的只是好奇!

      他试着拉扯了一番,使出三成力也没撕动。

      心中感叹不愧是观音成道前穿的肚兜!

      传说级,质量就是硬!

      “先不管这些了。”

      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许仙转头望向附近的环境。

      芒砀山峰峦广阔,目测山头数百,幅员千里。

      其间充满无尽鬼气,几无生灵存活。

      但这对于别人来说这鬼气森森、生机死寂的地域,他却是混得如鱼得水,并且准备以后长期住下去。

      翌日。

      一处山坳,被挖出了一间山洞石室。

      许仙取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一颗百年山精、一枚黑无常的鬼丹……没了。

      除了一些皮肤,他可谓穷的响叮当!

      昨日杀了一整天的邪手鬼,附近基本已经安全。遗憾的是,修为却几无精进。

      许仙张嘴,吐出一口森森鬼气裹住无常鬼丹。

      准备炼化增进修为。

      与此同时,他心中默念。

      “签到佛门气运!”

      【在玉净瓶旁签到!获得观音成道前皮肤碎片——红莲花兜(传说)】

      又是肚兜?

      “……”

      许仙抓着一件绣着红莲,香气宜人的薄纱肚兜。而后又取出昨日签到的白莲玉兜。

      神色古怪。

      这场景,若被外人看到,他怕是跳进流沙河也洗不清了!

      那位端庄素雅的观音大士,莫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许仙心中莫名一寒,打了个哆嗦,忙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无心之思,菩萨勿怪!菩萨勿怪!”

      而后几日。

      许仙就在山洞石室内闭关,寸步不离。缓慢的炼化着无常鬼丹,一直将修为道行增进至一百五十年。

      但是,这些天每一天签到的皮肤碎片,却让他的脸色一黑再黑。

      第一天。

      【获得青莲素兜……】

      第二天。

      【获得紫莲细兜……】

      第三天。

      【获得双莲绣兜……】

      各色各样的肚兜,层出不穷,让许仙简直大开眼界。

      也让他彻底断了继续在玉净瓶边上签到的心思。

      看来这位观音娘娘在成道前,也是位‘爱美’的女子。那天能够签到甘露宝瓶,是他运气爆发了……

      又是新的一天。

      许仙道:“签到鬼道气运。”

      系统提示随之响起。

      【在芒砀山签到!获得邪手鬼皮肤(普通)】

      下一刻。

      一只巨大而惨然的邪手,将许仙原本的身形渐渐覆盖。

      他,变成了一个掌心长满了诡异眼珠的鬼手怪物。

      “完整皮肤,普通级别?那黑无常皮肤的等级,应该属于普通和传说之间的某个?”

      在许仙的想法里,观音就算是未成道前,怎么也比黑无常强很多吧!

      就在这时,一段记忆涌入许仙脑海。

      ……

      赵新年是一名读书人。

      平凡的文采,平凡的家室,还有一位被他父亲当亲儿子养的平凡堂兄。

      直到有一天……

      天降横祸,父亲护送税银途中出了意外,整整十余万税银丢失,朝野震动。

      所幸,原本平庸的堂兄仿佛突然点开了灵光,虽然人变得奇奇怪怪,却也破了税银迷案,解了一家人之危。

      最主要的是,他居然变得比自己还要有文采,七步成诗,出口成章,去勾栏从来都不要钱……

      甚至,连科举之试都能助他押题!

      他的堂兄,成了让天下文儒震动的绝世奇才!

      “天不生我赵新年,大丰万古如长夜……”

      这一夜,雷雨滂沱,赵新年借酒消愁。

      他嫉,为何写出那些惊天动地诗词文章的,不是自己。

      他恨,仿若全天下秀美的小姐佳人,眼中只有光芒万丈的堂兄。

      酒至浓时,忽听门外一阵细微的动静。

      赵新年起身,开门一看。

      一位秀美倾城白群湿身的俏佳人,跌坐在房门,正揉着细嫩的玉足雪雪呼痛。

      “娘子?”

      赵新年醉眼朦胧,仿若见到了梦中情人。

      “官人……”

      一声低低的娇嫩痛哼。

      那一夜,赵新年一片温暖,如丝般顺滑,恍惚间,似梦到了自身被九条雪白的尾巴紧紧包裹。

      “你就是条九尾妖狐,我也认了!”沉睡中的赵新年,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兴奋。

      但当他醒来,身边哪里还有倾城佳人、九尾狐狸……身姿轻飘飘的,恍若一缕幽魂,飘荡在天地间。

      赵新年低头一看,身躯白蒙蒙一片,他确实变成了一缕魂魄!

      这是一处诡异的空间。

      前方是一池汪洋,血海升腾,怒涛怨灵,一个个鬼手如浪涛般深处血海,诡异、惨烈无比。

      血海之上,九轮猩红的月亮高高悬挂。

      红月不时幻化作一个个诡异的头颅,九条天柱般的脖颈,连接着一个巨大而狰狞的身躯。

      九个古怪的头颅有婴孩、有老朽、有诡兽……

      忽然,赵新年双目怒瞪。

      他清楚的看到九轮血月头颅其中一个,竟化作昨夜与他一夜鱼龙舞的绝色佳人!

      “呕~~”

      赵新年一阵作呕,立时明白哪有什么狐妖倾心,根本就是这九头怪物变化的恶灵借一夜交好,勾了他的魂!

      他昨夜竟是与……

      “呕、呕~~~”

      就算成了魂体,赵新年依然难以控制作呕的本能。

      “咯咯咯,好官人,就将魂身交于我罢!”

      一阵诡异的声音,似男似女,开头还是女声,说到一半却成了婴童,又一下变得老朽嘶哑。

      赵新年只觉身体不受控制,瞬间投入血海之中。

      而后的记忆浑浑噩噩,残破不堪。

      赵新年化作一个鬼手怪物,在芒砀山飘飘荡荡了不知多久,直至……遇到一个恐怖的黑色身影,手持一截玄黑锁链向他袭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