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femdom调教圣水

      “少侠误会了,我乃临安城城主凌天,无意与少侠为敌。”凌天虽也是静心境实力比顾尤还要强一些,但是纪凡宇表现出的实力和刚才白色灵兽身上的泛红雷电都让他心生警觉。

      “我杀得可是神庭护法,你作为城主难道不需要提神庭维护一下威严吗?”纪凡宇气势依旧不减,盯着凌天。

      “少侠与顾尤乃是私仇,他不能代表神庭,既然死了也是他技不如人。”凌天微笑着说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不离去。”纪凡宇嘴角上扬

      “哈哈哈……今日见少侠如此年轻便有如此实力,实在是佩服很呐,有心想要结交结交不知少侠师承和人?”凌天拱手

      “要动手就动手,不动手就滚!”纪凡宇说着向前走了一步,这货还想套自己的话哪能跟他还客气

      当即,气走刀身,刀身泛起荧光身形想凌天冲去,

      “一斩天地变”

      凌天不敢大意,取出一把宽背大刀猛然前挥,静心境中期的气劲形成的刀气与纪凡宇碰撞在一起

      “轰轰……”两股气劲相互抵消

      “滋啦……”一道红色雷电向凌天袭去

      看到雷电来袭,凌天来不及提刀搁到,左手握拳打出一道气劲要挡住雷电,结果雷电完全没有受到阻碍直接击在凌天的左拳上

      “嘶……”凌天倒吸一口凉气,左手此时一片焦黑,肉皮翻卷,鲜血直流

      凌天阴厉的看了纪凡宇和白冬一眼二话没说转头向临安城疾驰而去。

      纪凡宇望着凌天远去的身影并没有追上去,等到彻底看不见了

      “咳……”纪凡宇一阵咳嗽,赶紧从纳戒了拿出一些疗伤丹药吐了下去,简单的调息一会儿,带着白冬朝俪城方向行去。

      路上纪凡宇歪头看着白冬,白冬身体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身上的雷电颜色变了,现在连他自己也开始有点纳闷白冬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灵兽。

      为此,纪凡宇还特意查询了很多关于灵兽的书籍,这雷系灵兽里面也没有白冬这模样的,最后也就作罢了,只是今天白冬的实力也让他吃了一惊,一击居然能让静心境强者皮开肉裂,这是里可不容小视。

      纪凡宇和白冬一直到想在都还没有签订契约,纪凡宇本身没想着跟白冬签订,因为契约对于灵兽来说完全丧失了主权,连生命都会掌握在主人的手里,这契约纪凡宇很抵触,所以从来没想过签订。

      经过跟顾尤的战斗纪凡宇也一直在总结经验,避免以后再在战斗中犯一些低级错误,现在自己的立誓堪比静心境中期,比当初父亲估计的天合功成堪比灵渡境还高出一些。

      清楚了自己的实力,今后遇到意外情况也可以酌情处理了

      可气的是,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地合卷功法怎么修炼,只能按着那一张运行图行功,只是一直以来除了发现按照地合卷的运行功法修炼,除了伤势和气劲恢复的快一些其他的也没发现特别之处

      “算了,先去郦城。”纪凡宇不在多想,加快脚步赶去郦城。

      临安城,城主府

      几只信兽从府中飞起,信兽振翅飞向中央城方向,速度非常快。

      距离郦城几里之外有一片小型山脉,此山名唤“凤鸣山”,传说很久以前有人在山里面见过一头凤凰,凤凰见到人类,一声鸣叫展翅消失在天际,后来人们便叫这里为凤鸣山,

      一道山涧旁,纪凡宇收功睁开眼睛,身旁白冬在吃着野果。

      “这地合卷的运行功法恢复伤势的能力还真是没得说,跟人比斗受伤了半天之后就能恢复。”纪凡宇心里稍微平衡一些,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地合卷怎么修炼,但是最少疗伤还是非常好的。

      “天黑之前赶到郦城。”看着天色快要变暗纪凡宇抱起白冬动身。

      刚走出山涧,纪凡宇看到前方一棵树下有一人蹲在地上看些什么,纪凡宇心生警惕,感知了一下却是没有发现前面之人有任何修为,心中更是警觉。

      心中虽然警觉,表面平静的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才发现蹲在地上的是一个老头,头发乌黑,胡子却是花白,蹲坐在地上居然是再看两只蚂蚁打架。

      纪凡宇走进后再次感知对方,发现对方的确毫无修为,跟那种用秘法隐藏修为是不一样的,眼前这个老头就是就是一个普通人。

      纪凡宇心中感觉这老头有些诡异,荒山野岭之地,一个毫无修为耄耋之年的老头却是乌黑头发,蹲在这里看蚂蚁打架,纪凡宇决定试探一下

      “老先生,您这是在干嘛呢?”

      老头似乎听到纪凡宇说话才知道身边已经有了一人,抬头看着纪凡宇

      “小伙子,我在看众生。”

      纪凡宇感到好笑“众生?这不就是两只蚂蚁打架吗”

      老头摇了摇头“这就是众生。”

      纪凡宇感觉忽然感觉这老头好像脑袋有些毛病,不想再说转身就要离开

      “小伙子,还请留步。”老头看到纪凡宇迈步要走赶紧叫住。

      纪凡宇又看向老头“老先生,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老头指了指纪凡宇身前的地上“你前面有一群蚂蚁在搬家,刚才你一脚落下可是会踩死很多蚂蚁的,所以才叫你留步。”

      纪凡宇心中无语感觉这老头真的不可理喻噗呲一声笑出来“我走我的路,一群蝼蚁死活干我何事。”

      听到纪凡宇如此说老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后背靠在树上哈哈大笑起来。

      纪凡宇有些疑惑心想“我一句话又这么可笑吗?这老头怕不是真的疯吧。”

      老头笑完指着地上的蚂蚁看着纪凡宇“小伙子,他们在眼中是蝼蚁,是因为他们太弱小了,你有没有想过,在比你强大的人眼里,你又何尝不是一直蝼蚁。”

      听到老头这话,纪凡宇瞳孔骤缩,盯着老头“老先生此话什么意思?”

      老头笑着摇摇头“就是字面的意思,你看你脚下的这些蝼蚁,就拿这两只打架的来说,你猜测一下他们两个谁会赢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