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吃自己兔兔图片

      至尊法师想要让萨洛蒙接受普通人的生活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并非因为萨洛蒙不愿意接受,而是因为魔法世界的生活和普通人的生活相差太多,怪诞的事物充斥秘法师的整个人生,对魔法世界的匆匆一瞥都有可能将普通人代入疯狂的边缘。

      人体就仿佛微生物的培养皿,无论人类知情与否,身体上都会寄生着成千上万的细菌,灵魂同样也会吸引寄生体,当秘法师睁开真正的眼睛之后就会看到那些寄生在灵魂上的超维度细菌。当然,这些小怪物并非全部有害,有的甚至还有益处,只不过有些超维度细菌会造成精神负担。但无论如何,当是一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寄生虫向你打招呼的时候,任何人都不会提起兴趣——就算是荷尔蒙爆棚的青春期少年也不会。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和女同学谈恋爱的原因。”萨洛蒙将玻璃杯放在了桌子上,杯子里的冰啤酒被他一口气喝掉了一半,“我今天甚至没看清她们的脸长什么样。”

      “狗屎!”酒吧中的其他人摇了摇头,说出一句脏话。

      “梅林的内裤!”这是一个英国巫师。

      这间酒吧是卡西里奥斯带他来的,就如同《哈利·波特》中的破釜酒吧一样,隐藏在纽约市深处的无门酒吧只面向魔法世界开放,全世界的魔法师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会来这里晃荡,其中也包括了卡玛泰姬的秘法师。也只有在这里,萨洛蒙才不会因为喝啤酒而被警察抓走。

      “看到了吗,萨洛蒙,这根本不是借口。”卡西里奥斯坐在萨洛蒙对面,他笑着说道,“普通人和秘法师完全可以结合,香港圣殿的守护者就是一个例子,那些寄生体根本算不上什么理由,只要你愿意就能消灭它们。”

      “我觉得我倒是好心,在打架的时候还帮那些家伙消灭了脑袋上的超维度细菌。”萨洛蒙说,“但我并不觉得尊者让我去适应人类社会这种行为有什么必要性,我们对于普通人来说太过怪异了。”

      “没错!”一个如同毛熊一般的壮汉挤了过来,将萨洛蒙从沙发的一头挤到了另一头,他浓烈的体味甚至差点将萨洛蒙熏得晕过去。但这位毛绒绒的壮汉似乎毫无自觉,他还用一条无比粗大的手臂傍着萨洛蒙的肩膀,强行将他埋进那件熊皮围脖里。

      “当我科欧兹用唾沫帮助他们清理掉克罗地亚恶魔野猪的时候,受到的只有驱逐。”壮汉大声说道,“他们都是些不知好歹的家伙,就连请我喝一杯酒都不肯。”

      这是科欧兹伯爵,他在九岁的时候就杀死并且吃掉了一头熊,那头熊是一只魔法熊,从那以后他的肠道里就寄生了魔法力量和旋毛虫。当地人管他叫西伯利亚先知,尽管他并不会任何预言魔法,但他还是整片大地上最有男人气魄的魔术士。科欧兹伯爵的早餐是附魔的树皮,每餐过后必须喝下毒药,他的唾沫还有剧毒,因此只有当他保证不随便吐唾沫之后,无门酒吧才同意招待他。

      “科欧兹,这是至尊法师的弟子,还请你不要灌输奇奇怪怪的想法。还有,你难道觉得你用口水帮助别人之后,他们还会感谢你吗?”卡西里奥斯说,“但你恐怕是这间酒吧当中,唯一敢对至尊法师的做法提出异议的人了。”

      “狗屎!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科欧兹伯爵如梦初醒,他松开了手臂,将萨洛蒙从熊皮围脖里解放了出来,“嗯?我刚才说了什么?不管了,我还有酒没有喝完。”

      “呼——”萨洛蒙呼吸着久别重逢的新鲜空气,“我差点被憋死。卡西里奥斯,为什么不帮我一下?”

      “我想你自己可以应对。卡西里奥斯说,“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对科欧兹并不陌生,至尊法师已经让他将自己的魔法整理起来,放进了纽约圣殿。你难道没有看过那本书吗?”

      “你是说那本640号书架上的,长满了黑毛的书吗?”萨洛蒙问道,“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选择靠近那本书,那本书附近的酒精浓度已经超标了,到处都是伏特加的味儿。”

      “如果你看过那本书,就能发现科欧兹的头像被印在上面。就算你不曾看过那当中的内容,那头像也能让你知道该离什么人远一点。”卡西里奥斯说,“小心一些,魔法王子又来了,他到处催着别人缴纳账单。”

      “你的账单还没支付呢,卡西里奥斯。”摩纳克可能是这间酒吧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了,他是一个满头白发,一只眼睛带着眼罩,穿着打扮如同老西部牛仔一样的怪老头,当尊者向萨洛蒙阐明使用魔法的代价的时候,就曾经用摩纳克举例子。他是最为标准的一类魔法师,虽然他是一位黑魔法使用者,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他的父母在印度当传教士的时候,被当地持有黑魔法的部落杀害,摩纳克则被其部落酋长领养。在学会了黑魔法之后,摩纳克返回了英国,而部落也被英国殖民者消灭,在这之后,摩纳克就返回了印度,试图偿还之前部落所犯下的错误。当结束了那一切之后,摩纳克开始在全世界流浪,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他人。

      “在我那会儿,每当我用一个咒语去击倒一群**术士并拯救一个可怜的金发妞的命时,我都会在那晚回到家,并且溺死我的一只兔子……”摩纳克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经历,这个怪老头将这个故事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酒吧内的听众们都听得耳朵生茧了。

      “我想我已经支付过我的账单了。”卡西里奥斯的笑容消失了,“我早就支付过了,摩纳克,在进入卡玛泰姬之前我就已经支付过了,虽然那代价让我无法承受。”

      “账单不是那么容易偿还的,你要付出的还有许多。”摩纳克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盯着萨洛蒙,锐利的眼神像是即将击发的左轮手枪,尖利的目光则像子弹一样随时可以穿透任何人体,“小子,你听到了吗?就算你是至尊法师的弟子,也要支付账单,没有人可以例外。”

      “我已经支付过了,在我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萨洛蒙说,“毕竟有些东西不是兔子就可以支付的,不是吗?”

      “那你还算有点勇气。”摩纳克从桌子边走开了,“记住,要偿还账单……”

      摩纳克走后,卡西里奥斯沉默了。过了好久,他才开口说道,“他挺讨人厌的,不是吗?”

      “我觉得还不错。”萨洛蒙拿起杯子,喝完剩下的半杯啤酒。他打了个嗝。“有个人提醒我们应该付出什么代价也是好事,尊者不可能时时刻刻提醒我们,有些东西是施法材料无法替代的。”

      “你倒是一个守规矩的孩子,尊者肯定很欣慰,因为在卡玛泰姬中最难的不是学习魔法,而是学习规则。”卡西里奥斯深呼吸,将自己手中所剩无几的威士忌一饮而尽,“你做得很好,真的非常好。”

      ————————————————

      “酒味。”雅典娜在萨洛蒙身边嗅了嗅,她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女人味,还有恶魔味。小家伙,难道你终于开窍了,想要和女人一起喝酒了?但你也没有必要召唤深渊的魅魔吧,人类女人已经无法满足你了吗?”

      “我只喝了一杯啤酒。”萨洛蒙说,“如果你说的是香水味……我只是去我的合作伙伴那吃了晚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生。”

      “你是指,不久之前至尊法师用镜像维度包裹地球的事吗?”雅典娜说,“我在那时就闻到了浓浓的恶魔臭味。难道那件事和你也有关系?你在那段时间请假这么长时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算是参与者之一。”萨洛蒙说,“但我来这里是为了补习功课的,我的雕塑课程还未结束。明天,我还必须去上学呢。”

      “孤儿院的孩子可是许久没有见到你了,萨洛蒙。”雅典娜拉着萨洛蒙就往外走。她说,“你的戏法让他们流连忘返,你知道当你不在的时候,我要哄他们睡觉有多困难吗?”

      “虽说并非魔法侧的事情我就不应该过问,但我还是不知道你收养这些天赋异禀的孩子是为了做什么。”当雅典娜带着萨洛蒙下楼,走到孤儿院的后门的时候,秘法师说道,“我也不曾见过你培养他们训练自己的能力。”

      “因为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雅典娜回过头来,看着萨洛蒙的眼睛,“他们的能力毫无来源,就算是我,也不知道谁对他们的基因动了手脚。那段异常的基因赋予了他们力量,但他们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就连至尊法师也说不出是谁做的这件事。所以我收集被遗弃的他们,教导他们压抑自己的本性,让他们不至于闹出大乱子——你也知道人类是怎么对待异类的,就算同为人类,也会分出各种阶级。如果他们暴露在普通人的视线中,我可以想象得到他们的下场,无外乎监狱和实验室,哪个都算不上好。不过还有一些好事,那就是这种能力时有时无,在某些时候,他们的能力会完全消失,成为真正的普通人。”

      “可能是因为平行世界干涉的缘故,这种干涉最终将会消失,他们会成为真正的普通人,甚至那段异常的基因也有可能被修复。”萨洛蒙说着就打开了门,“他们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却仍旧出现了。或许是因为身为平行世界的同位体,他们的力量被平行世界的相同个体唤醒了,因此才会出现各种各种的能力。”

      “你什么意思?”雅典娜问道。

      “这是我的终极课题。”萨洛蒙说,“平行世界干涉,这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听上去很难,是至尊法师布置给你的吗?”雅典娜说,“还有,在这些孩子面前记得叫我密涅瓦。”

      “当然不是,这是上一次的事件带给我的灵感。”萨洛蒙不愿意过多阐明自己的想法,他转移了话题,“你不是不喜欢罗马人吗?为什么还坚持要叫这个名字。”

      “总比告诉别人我叫雅典娜来得好。”智慧女神说,“在驾照上写着密涅瓦总比写着雅典娜更容易让人接受。现在,你需要给孩子们表演戏法,他们很想你。”

      “我看出来了。”萨洛蒙将一个贴着自己双腿的小家伙抱了起来,这个小女孩抱着萨洛蒙的脸用力地亲了一口,“晚上好,洛娜,今天晚上想要看什么。”

      “猫和老鼠!”小女孩大声喊道。

      “那我们还需要征求一些其他人意见。”萨洛蒙悄声说道,“不过只要你不告诉别人,我就给你看汤姆和杰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