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远古神话>

      “你。。。你是逍遥叹?那个天选者逍遥叹?”众生平等四字一出,暗处一道声音惊恐的问道,逍遥叹听出来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之前有说过话,好像当时为桔梗说话,应该是来自于千岛之国之人。

      “小子,你耳聋了吗?还是你之前没有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到现在才听到逍遥叹这个称呼。”

      “千岛之国的小子,你的族人早已经提到那小子名叫逍遥叹,你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哈哈哈!这就是你和老夫之前所说的,学习忍术的代价?原来学习忍术会让脑子变笨,变得更加的迟钝,那老夫还学忍术做什么?笨蛋的东西,不要也罢。”一位老者心思活络,一句话让他联想到了很多很多。

      “呵呵呵!听说千岛之国自从天选者接管之后,消息越来越灵通,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是不知道这个逍遥叹有何特别之处?”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女子仔细看了看逍遥叹,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花来:同样是人,逍遥叹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哈~哈!各位大人,你们误会了,之前没认出逍遥叹,是因为天选者特殊的取名风格,他们最喜欢蹭所谓的热度,哪个人物比较出名了,那么其名字、衣着打扮、行为习惯等将被其进行模仿,而这个逍遥叹之名便是其中之一,你们常年呆在这一线天,对外界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自然不明白逍遥叹这三个字所代表的含义。逍遥叹三个字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但是它的另外一个称呼,我相信所有人都有听过,因为这个称呼,天下闻名。”

      “哦!小子,说来听听,老夫倒是很好奇,此人到底是何身份,竟然可以天下闻名。老夫没有记错的话,近几十年来崛起的。。。”

      “因老,尽几十年来出名的年轻一辈不多,不少都与神魔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天选者方面。。。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应该就是音乐王朝的那个什么陨殿下,猫眼,他的全名叫什么来者?”明处一位蒙面老者转头问向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云星陨也就当初音乐王朝圣旨昭告天下之时,他才多留意了一眼,毕竟音乐王朝是中州的超级势力,人族的两大王朝之一,它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引起所有人的关注目光。

      “师尊,是云星陨殿下,在我来之前听说是此人至今行踪未定,留传的身份版本之多,让人咋舌,哪个是云星陨殿下真正的身份,至今官方没有给出任何的说法,所以,云星陨殿下是否与天选者有关,至今为止还是一个谜团。”猫眼对着老者躬身施礼,不敢生出半点欺骗之意,对于未得到证实的传言,也只是半信半疑。

      “原来如此,千岛之国小子,是什么事情确定了你自己心中那个逍遥叹的身份?”

      “众生平等,众生平等是一个法阵,就如其名字一般,凡是在此法阵区域内之人,修为境界、法术强度、宝物使用等方面处于平等状况。各位大人,你们应该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情况,这就是这个法阵的能力所在。

      据我所知,目前也就逍遥叹可以完整的将其能力发挥出来,而那些冒名顶替者,虽然可以将自己假扮成逍遥叹的模样,模仿其语气以及行为动作,不过,众生平等至今为止没有听说有第二个逍遥叹会使用,这也是辨认逍遥叹真身和假身的一种方法。”

      “一种?小子,难道还有其它方法?”对于这些常年驻守在一线天的老年天团来说,大陆上发生的事情,除非一些特别重大的,如先天至宝出世,诸神陨落,药王城炼丹师大赛大事等大事件,听到与自己所在势力有关的传闻,或者听到与自己有关的言论等,否则,即使是一些天才妖孽,如权勿用、帝释天、阳光等人物,也未必能入他们的法眼,毕竟这群老年人天团经历的事件太多了,活到他们这把年纪,天才妖孽他们听说了不少,也见过不少,最终还不是和他们一样,要么死在修行的路上,要么泯然众人,成为一位普普通通的超巅峰境界强者。

      “言出法随以及他们天选者口中的作死行为,尤其是这小子逃跑能力一流,每次都能在神族强者的抓捕之下逃脱。。。”

      “这位大人,你的说法我不认同,你所谓的神族强者抓捕,应该指的是他们大肆捕捉天选者吧!但问题是每次我与他们见面都没有要抓捕我的意思,怎么说我在是在他们手下逃脱?

      应该如此说,神族强者的眼神有问题,我逍遥叹每次都不在他们的抓捕选项之内,所以,每次都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大摇大摆的在他们面前走动,知道不,大人,这才是我的光辉形象,而不是你之前说的那种狼狈不堪的形象。”逍遥叹觉得此时应该为自己正名,以麻痹对方的神经和判断,这样才有助于自己顺利脱身。

      “逍遥叹,你就是陨殿下?”一位兽人族强者眼睛发光,有一种名为阴谋的光芒在其眼中流转。

      “大人,你这话说的,好像怀疑我似的,那么问题来了,我逍遥叹到底是谁?是不是你们口中的陨殿下,还是有其它的身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被逍遥叹摆了一道,老年人天团自然不舒服,纷纷将自己的威压散出,面色不善的看着逍遥叹,等着对方跪地求饶,不管逍遥叹是不是那位陨殿下,今天都别想活着离开。

      “各位大人,想要用想当年来压制我们,可惜啊!让你们失算了,首先,请注意一下目前你们面临的形势,再注意看周围的环境变化,这里可不是你们的一线天,老大在,你们为所欲为的日子已经到头了!”龙战随意的将脚下的一块石子踢向一位老者,后者冷漠的一挥手,对于这没有任何星境的攻击不是很在意,以自己七星境的修为,对于这种攻击随随便便都能挥退,完全对自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自信满满的他怎么也没料到,之后的情景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

      老者的随意一挥手,并未对前进中的石子产生多大的影响,石头依然去势不减,直奔老者而去,而那一挥手间所产生的波动,让石子前进的方向稍微做了一些改变,径直奔向老者的面部,而老子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长年累积下来的战斗直觉,让他将头往旁边一偏,躲过了石子攻向眼睛的位置,但却没有躲过这赤裸裸打脸行为,龙战所踢出的石子不偏不倚,正好击向老者面部一道已经愈合的伤疤,疼痛感传来,让老者惊呼一声,凶怒不已。

      “小子,你可知道惹怒老夫的后果很严重,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低境界小子所能承受的起的,老夫这就让你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觉。。。你。。。”老者话未说完,只感觉疼痛之处再次受到袭击,身体立刻不受自己控制向后退,感觉到意识越来越薄弱,老者艰难的朝着袭击方向看去,只见逍遥叹手中拿着一把他没有见过的武器,冷冷的看着他。

      逍遥叹发现老者将目光转向自己,漠然说道:“你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都和你们说众生平等了,岛国识货之人也向你们解释了什么叫众生平等了,竟然还敢小看这法阵的威力,死了也是活该。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各位大人,给你们一个提醒,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状况吧!相对于死不明目,我更喜欢死得其所这个词。”

      老者想要说什么,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蹦不出半个音节,眼皮子越来越沉,身体力量消失的越来越多,最终眼前一黑,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留给世界最后的音响是,重物坠地声。

      “死了,那小子手中是什么武器?怎么从来没见过?”

      “小子,是谁借给你的狗胆,敢当着我们的面,接二连三的杀人,天选者身份吗?”

      “千岛之国的小子,知道那小子手中武器是什么?有什么诡异之处?”一位老年人天团魔族成员见其他人员或低头沉思,或目视逍遥叹手中的武器,或等待的其他人的答案,以命令的语气对隐藏在暗处的千岛之国人员发问。

      没有人给予回答,静等一分钟之后,魔族老者耐心到达的极限,冷冷地再问了一句:“千岛之国的小子,这里是曙光大陆,不是你千岛之国,请记住你们的身份,别以为隐藏在暗处,我们就不知道你们身在何处,要杀你们,易如反掌。说,那个逍遥叹手中的武器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途?它的鬼诡异之处在什么地方?”

      “小子,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考虑,否则,你们就和那群小子一起,永远的留下来吧!”

      “千岛之国的贱民们,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老祖能让你们回答问题的机会,那是你们的荣幸,千百世才修来的福分,还不速速将自己所知的说出来。”

      “唉!一个已经被天选者完全奴役的种族,对天选者已经惧怕到如此地步了?看来,我族对他们天选者的打击力度还不够,需要加强啊!而对于像千岛之国这样的贱骨头、软骨头,应该见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有其他人员进行附和,喝斥千岛之国人员,魔族老者的话,让他们反应过来了,论对逍遥叹手中武器的了解,除了逍遥叹一行人之外,也只有这些来自于千岛之国的人员,问逍遥叹显然行不通,现在他们还在这所谓的众生平等法阵中,虽然感觉到了异常,但是,需要时间进行全面的检测,因此还不宜与逍遥叹起正面冲突,于是千岛之国这个软柿子成了最好的人选。

      “一群快入土的人了,到现在还不识好歹,只会守着自己光辉岁月不放,还真是可悲,可怜,可叹!醒醒吧,老不死的,记住,你们现在在什么法阵之中,是众生平等,天选者逍遥叹的众生平等。”

      “虽然对于逍遥叹,老子很不爽,不过,他的能力,老子还是信得过的,希望你们今天活着出去之后,要告诫你们的后辈晚生,以后遇到众生平等,尤其是逍遥叹的众生平等,能有多远离多远,否则,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就太悲催了。”

      “众生皆平等,糟老头老太太们,我们现在在同一个水平上,摆正一下你们的态度,否则,姑奶奶,不能保证你们能活着离开一线天,不,是能活过今天。”

      “放肆!”

      “老子还胆大呢!”

      “死来!”

      “老不死的,这句话正是我要说的。羞不羞啊,竟然抢年轻人的台词。”

      “气煞老夫,你们几个给我上,让他们明白得罪老夫的下场。”

      “呵~呵!奴家怕怕的哦!来一个汝家无所谓,来七八个汝家还承受得起,来五六十个,唉!你们这群为老不尊的老不休,原来是如此的中看不中用,银枪蜡烛头,不行啊!”

      “千岛之国之人,果然如传闻一般,不但人贱,心更贱,贱出我等所能想象的境界了。”

      “哈哈哈!各位大人,难道你们还没有发现,你们现在连一点星力都没有了吗?现在的你们,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们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还敢在我们面前嚣张?借用你们的话说,是谁给的你们狗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