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好想你吉他谱

      “你终于舍得离开你的椅子了?”

      小二躺到在旁边,在看到姚顺的一瞬间,竟然感觉生不出气来了。

      “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自然知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小二有些不悦,伸腿踢了姚顺一脚。

      “只是听着可不行,你要往心里去。”

      姚顺终于睁开眼睛,将小二停留在自己肩膀上的脚挪开。

      “其实那日你说的话我就听进去了,没看到我近日都在这里修炼吗?你现在总不能说我不上进了吧?其实我很听话的,就是嘴硬而已。”

      小二心里清楚,这家伙想把事情糊弄过去,你才不会嘴硬呢,就是不上进。

      可是话已经聊到这里了,想再说姚顺几句,好像不大合适。

      “那我就不打扰你修炼了,以后每日清晨饭后,你要在我那里待上一个时辰。”

      姚顺用天真无邪眼神看着小二。

      “一个时辰?做什么?”

      小二轻轻一笑,慵懒的扭着腰往第二层走去。

      “就你那个不是男人的样子,还能做什么?我给你按摩按摩!”

      ······

      两日前,门主岛。

      门主午时出关后,与施笑乙对三位试炼获胜者一一指点。

      首先是黄柳一。

      “你因何而厌恶?”

      黄柳一半跪在地,十分尊敬门主。

      “我厌恶不忠不义之人,让世界上没有这种人,是我的目标。”

      门主有些惊讶,随后笑了,笑得很开心。

      “哈哈哈!好孩子!既然是这样,你就是沧水最忠心的徒弟了,你可有疑问之处?”

      黄柳一想了一下,问出一个问题。

      “门主,我和大师兄同为厌恶情绪,他的招式诡秘多变,讲究的是手段多,而我只修行一个招式,讲究的是精,哪一种才是正确的?”

      门主略微沉吟,问向施笑乙。

      “小乙,你觉得哪一种是正确的路?”

      施笑乙对门主十分尊敬,行了一礼后才开口。

      “我觉得这世界上有千万条路,每一条通往的地方都不一样,重要的不是哪一条路,而是能不能走到最后。”

      门主点了点头,脸有草帽挡着,看不出表情,不过想来是赞赏的表情吧。

      “你明白了吗?重要的不是哪一条路,最适合你的路,就是最强的!”

      黄柳一豁然开朗,跪在地上深深一拜。

      随后门主问向翁灵。

      “小家伙,你也是恐惧情绪,你因何而恐惧?”

      翁灵见黄柳一那么恭敬,也半跪在地。

      “我因失去而恐惧。”

      “嗯,也不错,你可有什么问题?”

      翁灵皱起眉头,“门主,我的境界停留在二境巅峰已有时日,迟迟无法突破。”

      门主伸出手轻点了一下翁灵的额头。

      “资质没有问题,能量波动没问题,差在对恐惧的领悟了,我问你,你的恐惧因何而起?”

      翁灵毫不犹豫的说:“因失去家人而起。”

      “距离现在多久了?”

      “嗯,已有十多年之久。”

      “也就是说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家人。”

      “是!”

      “你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吗?”

      “弟子不会忘!”

      “那你体会一下!”

      翁灵将身心带回那个夜晚,沉浸其中。

      门主微微摇头说:“你还记得那时事情,但是你忘了当时的恐惧,没有保持着恐惧,你的实力当然无法精进。”

      “可有解决之法?”

      门主微微抬头看向翁灵。

      “你资质上佳,只要能够再次感受失去的恐惧,即刻便能突破二境,如若不能,此生无法再进一步。”

      翁灵眼神颤动,失去?难道我一定要失去些什么才能继续修炼吗?

      “门主,可是······”

      门主伸出手阻止翁灵继续说下去。

      “没有什么可是,如何抉择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门主离开,施笑乙跟在后面,临走时深深看了两人一眼。

      门主解惑后,一人如醍醐灌顶,一人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走出这间草屋,来到阿道的住处。

      阿道见门主进来,立刻行礼问候。

      “九域道,参见门主!”

      门主轻轻扶住阿道的胳膊。

      “不必多礼,我问你,你因为而恐惧?”

      “我因弱小而恐惧。”

      “哦?”

      这个回答让门主都觉得有些奇怪。

      “厉害!”

      阿道挠挠头,说:“啊?门主是在夸我吗?”

      “没错,就是夸你,你有什么问题吗?”

      阿道想了一下,再三犹豫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门主,我因弱小而恐惧,师傅他老人家和大师兄都说我应该找个对比目标,我最后选择的是顺哥,可是他太强了,让我觉得无法超越。”

      门主侧看了一眼施笑乙。

      “顺哥?”

      施笑乙连忙解释,“就是与我决赛的姚顺!”

      “哈哈哈!原来是他啊!我大概能够理解你的恐惧了,他是个无欲无求之人吧?即使这样还能比你强,所以你恐惧。”

      阿道认真的点了点头,就是这样,顺哥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轻易变强。

      “你的问题很好解决,不管他有多强,只要你能撑得住恐惧,不被恐惧击垮,就会快速成长,加油吧,我很看好你!”

      阿道有些激动,重新找到了信心。

      “多谢门主指教!”

      门主没有回应,转身离去,走到门口处时,又回头说了一句。

      “如果有一天你超过了姚顺,不要自我满足,要寻找更加强大的人作为目标,他是有极限的,而你,没有!”

      说完转身离去,对为试炼获胜者传音。

      “你三人接下来自行修炼,我会时刻关注,你们修炼中出现什么问题,我会解答!”

      三人全都凭空行了一礼,这是出于内心的尊重,无论是好是坏,门主对她们每个人的疑问都做出了解答,受益匪浅。

      黄柳一与阿道对自身修炼的决心更加坚定了,只有翁灵,不知如何是好。

      两日后的今天。

      门主没有再出现指点,三人各自修炼。

      不过施笑乙师兄时常会来看几人,每日三餐也是由他送的。

      三人有其他疑问也会问施笑乙,他的态度谦和,彬彬有礼,有问必答。

      施笑乙不仅对师弟师妹们很照顾,对门主的恭敬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时不时便会看到施笑乙跪拜,无时无刻不服侍在门主身边。

      想来也不奇怪,施笑乙的心愿就是拜入门主岛,好不容易完成了心愿,定会倍加珍惜。

      两天的时间,只有翁灵还在苦恼,门主虽已解惑,可这是自相矛盾的事情。

      翁灵怕的是失去,最不想的也是失去。

      可是修炼偏偏要自己失去才行,这使得翁灵无比纠结。

      自己在意的是什么?

      家人!

      称得上家人的只有师傅与姚顺。

      失去师傅?

      这不可能!

      失去姚顺?

      也不可能!

      翁灵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这是个死问题,没有答案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