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西瓜

      叶离在旁边等了半天看沈秋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她慢慢靠近躺在沙发上的沈秋。

      走到他面前发现沈秋已经呼呼大睡起来,兴许是太累了。现在的沈秋安静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熟的模样甚是可爱。

      叶离用手紧紧裹着自己,赤着脚悄悄的走向二楼。生怕弄出一丁点声响惊醒了沈秋,她走一步就回头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沈秋,看他醒了没有。

      等到叶离走到二楼沈秋房间去后,她使出排山倒海的力气把沈秋的被子紧紧抱住。小心翼翼的下楼,微风一吹,她不禁一直打寒战。

      刚洗完澡还被风吹了会,她都要开始打喷嚏了,估计有点着凉了。

      把沈秋的被子搬到一楼后,叶离将沈秋的头轻轻的放正,让他睡的舒服点。细心的给他盖上被子,还去准备了热毛巾给沈秋擦脸,整个过程很小心翼翼,擦脸都是很温柔,生怕吵醒了沈秋。

      叶离处理好一切后,麻利的跑去换了个衣服。在回到一楼,确定沈秋没什么事后她就放心去睡觉了。

      沈秋那么高个,叶离这么弱小。把沈秋从一楼背到二楼他房间去睡觉不太实际,沈秋自己又没有意识,他不可能自己起来去二楼房间睡觉。各种权衡利弊之后,叶离最终还是决定让他谁一楼沙发。安全,还实在,没毛病!

      叶离一个晚上睡的很好,一大早就被手机闹钟闹醒。她换好衣服就梳洗完就去准备早餐,学校的早餐真的不好吃。

      那个食堂大妈特别坏,每次给叶离打的稀饭都特别少。可能是看叶离是生面孔,就想着欺负她。

      后来叶离都是在家里吃完早餐才去学校的,顺便帮沈秋也准备了。

      怕吵醒沈秋,叶离小心翼翼的下楼,然后把厨房门关上。尽可能的做饭声音小点,但油烟机的声音还是很大。

      沈秋被油烟机的噪音直接吵醒了,他艰难的睁开眼。

      只觉得自己脖子好疼,像是落枕了。他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沈秋很疑惑。自己不应该是在二楼房间睡觉的吗?怎么会跑到一楼沙发上睡觉,而且他的头疼的快裂开。

      不过他思前想后,就是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看了一下茶几上的果酒,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喝果酒然后醉了。

      喝醉后的事情,他一点也想不起来,应该是断片了。

      沈秋头疼的像裂开了一样,也不愿意去一直想昨天的事。

      难道是叶离帮自己盖的被子?叶离昨天晚上照顾的自己?

      这个想法瞬间就被沈秋排除了,不可能的。叶离怎么可能还会对自己这么好,他不趁机报复自己不错了。

      他全当自己梦游,半夜又跑到楼下睡了。

      他将被子扔到一边,起身发现自己衣服都没换,身上还有一股酒味。难闻死了,他自己都嫌弃身上的味道,没办法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叶离。

      觉得还有很多时间,他赶紧的跑到二楼去洗澡换衣服,争取在早餐好的时候下来吃早饭。

      叶离不知道沈秋醒了,她一个劲的在厨房忙碌。

      等她准备好早餐的时候,沈秋刚好也洗漱完了,他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饭。

      看到沈秋起来还换好衣服,叶离有点吃惊。但她没表现出来,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

      叶离不主动说,沈秋就不主动的去问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就拽着各自的心事默默吃早餐,气氛有点尴尬。

      吃完早餐后叶离就直接去上学了,没管身后的沈秋。他们都有各种的生活,平常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互不打扰。

      叶离大清早来到教室后,却被同学们的异样眼光感到好奇。

      “就是她吗?”

      “对对对!”

      “好像叫什么叶离!”

      “就是她昨天最后一场英语考试作弊被抓了!”

      “听说还被监考老师赶出教室了,我昨天就在现场!”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议论纷纷,因为考试座位号是随机的,有些同学被分配到别的班级考试去了。所以不知道昨天的那件事,这不就有“好心人”告诉那些不知道的同学。

      王鑫婉正在跟别的同学讲叶离昨天的风光事迹,生怕别人不知道叶离作弊了一样。

      还传的挺离谱,什么叶离用手机查答案呀,什么还威胁旁边的同学把答案告诉她呀,不告诉就放学堵他什么的,还跟监考老师叫板,恨不得打监考老师之类的,简直是扭曲事实,把叶离说的十恶不赦。

      给人感觉叶离就是个坏学生,那些同学都离叶离远远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是那样的人!”

      “不会吧,之前她虽然话不多,跟我们交流也不多,但给人感觉还是个好学生呀!”

      “就是,就是,人不可貌相!”

      那些八卦的女生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的正热烈。生怕叶离听不到一样,声音故意说的很大。

      叶离很是无语,多少也注意一点好吗?她本尊还在这,当着她的面这样光明正大的说真的好吗?

      叶离难得理会这群人,清者自清。她没有作弊就是没有作弊,就算所有人都误会她。至少许言相信了她,那样就足够了。

      叶离不想跟这群女生计较,她也不想去跟这群人解释。因为在她们心中自己就是个坏学生,还作弊被老师赶出考场。所以不管自己这么解释,哪怕事实就是如此,她们也不会相信的。

      所以叶离也懒得去费这口舌之争,索性她直接打开书本预习接下来老师上课的内容。

      眼不见心为净,她直接无视了教室里的其他人。

      其实叶离冤枉了那个监考老师,她看王鑫婉他们都在穿自己作弊的事。以为那个老师把自己的名单上交学校了,所以才弄的人尽皆知。

      那个监考老师并没有把叶离名字交上去,他后来就知道自己冤枉了叶离,但又拉不下脸面就没有承认自己冤枉了叶离。

      以至于在那场考试的学生都以为叶离就是作弊了,毕竟监考老师后来也没为叶离澄清。

      反正老师之间是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同学之间都传开了叶离英语考试作弊。这可多亏了王鑫婉这个大嘴巴,一传十,十传百。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王鑫婉也是废了一番劲,呼吁了周围所有朋友帮自己宣传,才有了现在叶离作弊全校学生皆知的效果。

      王鑫婉这样大费周章的对付叶离,可真是煞费苦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