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牛直播间娱加

      塞德拉斯星球-北寒带,白夜,零下40摄氏度,大型暴风雪。

      总数48人的魔法研究调查大队乘坐水陆两栖船,向北极进发,这种舰船本质上是军用【陆地巡洋舰】的降级,但也已足够应对冰天雪地中的挑战。

      能够与他们接触的,个头最大也就是些鲸鱼、熊,这里没有泰坦一类的海洋巨型生物,倒是追逐风暴,吸食雷电的“泰拉”会在此大量出现——而它们恰恰很温和,也无任何能对巫师产生威胁的攻击手段,它们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飘在天上长着触手,形态会变,但主体仍是椭圆的“热气球”或者“飞艇”。

      有时一些巫师飞得太高,搞出点动静还会吓到它们,那时,泰拉们往往无规律的快速变化姿态,挥舞肢体,作出很凶猛的样子,以期恫吓外来者。

      只穿着棉绒长裤和薄衬衫的男青年踩着阶梯,伸手按在一旁的【通讯管道】上,向某处汇报:

      【四号能源炉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他是一环巫师。

      限于只具有“大多数人”级的天赋所以进境很慢,但有着不同寻常的学习能力,譬如符文掌握,有证书为证比同龄人高两级,又由于知识反推修行,所以他还是可以靠时间堆到【三环巫师】,修炼灵魂重塑天赋的。

      【很好,回来吧,给你们早餐留了蛋糕。】

      船上有人生日,所以食堂加班做了奶油蛋糕——这艘船还蛮大,有足够的空间给厨师自由发挥。

      它高约二十五米,长百米,纯金属构造,外部有防风暴壳,有六组能源炉供能,其中两组备用,平时不开,其余四个,有两个【断续导引式】供能,通过周期性刺激炉内能量源,以维持船上一切功能正常运行,剩下两个,低功率运行时是【连续导引式】,即一刻不停地供能,高功率时为【爆炸导引式】,会产生可控的不可控爆炸,它和亚空间有关,科考船主炮就是靠这玩意儿才能动。

      另外,有足够的寝室可以睡下至多60人,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还有公共影院与图书室,甚至有小型种植房,作为辅助净化空气,和提供最低限量的蔬果。

      “欸。”青年转头看向身后的同伴,“跑团玩儿么?”

      “你带了?”

      “带了,这次跑八人团。”

      真有意思的娱乐就剩这么点了。

      他们推开了能源仓的大门,走上回到生活区的走廊,迎面是稍凉快的空气,吹着很舒服。

      然后回到生活区以后,在过道的一面小黑板上,几个电影名之后,选了个电影名画杠。

      接着到了食堂,从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拿到奶油蛋糕。

      “嘿。”

      管食堂的妹子笑着向他们打招呼:“朋友们,给【红树叶】画条杠吧。”

      “不行!”

      他们拒绝了,青年笑着说:

      “我们看够了情情爱爱了,现在让我看点别的吧。”

      “不要啊....”她故作委屈的样子,“你舍得让我难过么?”

      “舍得。”

      干脆的回答。

      “.....【阿瓦兰迦粗口】。”

      无视其幽怨的眼神,调头就走,青年对同伴说:“你再叫两三个人过来,女的不要。”

      “得嘞。”

      接着寝室里,不出意外地三个人都齐-船上是五人寝-而且都在看书或者用【魔能放映器】看之前存的视频,他问:“有人玩儿跑团么?”

      “算我一个!”“我也来。”

      都举手了。

      “再等一下,人还没齐,亚瑟已经去叫人了。”

      青年加纳在自己的床位上坐下,从【随身空间】里取出跑团桌游本,隔壁床的同伴兴冲冲地拿过去拆开,其余几人迅速将物件摆好,熟练地开始人物卡制作,他首先取出了笔记本,写日志,加纳计划回去之后把它邮寄给家里人,他看向旁边的圆形玻璃窗,从这里能看到,窗户透射出的一缕光仅照亮几米内的黑暗。

      就迅速被猛烈的风雪吞没。

      他轻轻地呼了口气,拿起笔.....

      ——————

      11月7日,暴风雪,启航第20天。

      妈,写到这儿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我只知道我在往北极走,那里非常冷,据说最低会到零下70c,可以让一杯热水撒出去就冻成冰渣子。

      家里人还好吗?

      我弟要是还闹腾,太熊了跟我说,我回去就送他两套习题,保证是撕了答案的。

      还有,记得跟爸说,我这几年不打算去干别的,在考察队里感觉很好,所以,就不要再跟我说什么去找轻松的事情做了,我这个年纪,又能做什么呢,到处多看看不也挺好么,寄回去的照片也看到了吧,那场面,家那边绝对看不到,我们这次又能看到极光,这两年又到了地质活跃期,看到的极光比往年更亮,更美。

      只要到时暴风雪能停。

      我再给你们寄张星空的照片,我保证没有比那里星星更亮的地方了。

      ——你们儿子。

      我争取明年四月份回家。

      ——————

      加纳召来热量将纸面的墨迹迅速烘干,合上本子,也到室友们布置的桌游边开始人物卡制作。

      亚瑟也终于回来了。

      这项始于阿瓦兰迦南部某个叫“美索伦纳”的城市圈的娱乐活动,几乎在年轻一代,乃至小半中年人间掀起一场潮流,“跑团”——设计背景故事、场景,然后将自主设计的角色投入其中,探索、交互,使人们仿佛能切身体会到在某段故事中冒险,它不同于以往的纸牌,传统娱乐模式。

      套用它的发明者的话来说。

      属于“游戏机制的更高级”。

      “好,我的角色是个....机械师。”加纳说,“他在某场生产事故中意外毁容,所以换上了个和脸长在一起的金属面具。”

      他们正在跑的这个团,被称作“蒸汽朋克”,最初版设计者用天马行空地想象力设计了一个不能施法的世界,人们依靠蒸汽和电为动力进行生产生活,这直接导致民间开始大量出现关于“蒸汽朋克”的幻想作品——作者明确地说了,允许所有人使用这个创意。

      “我是一个普通的安保公司雇员.....”

      温暖的房间里,气氛迅速欢乐起来。

      窗外的暴风雪又大了几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